藤本廣義訪談說(同人創作結局)

  • 【結局內容】

      以下節選自藤本廣義(藤本弘的徒弟)的訪談:

      他對我們說,其實哆啦A夢是有結局的。

      「我在網上也看過類似的帖子,是不是說主人公是個自閉患者?」我問。

      「不是的,網絡上的傳聞都是假的,」他說,「小學館的漫畫上曾經有過一個結尾,說哆啦A夢離開了大雄,不過那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因為最後哆啦A夢還是回來了。」

      「那真正的結尾是什麼呢?」我們急切地追問道。

      藤本歎了口氣說:「其實我挺不願意談這個結局的,當時知道這個結局的時候很小,所以覺得有點灰暗,現在年齡大了想想也沒什麼呢。你們也知道藤子·F·不二雄除了畫《哆啦A夢》還畫過其他的漫畫吧,其中有一個個叫《異色短篇集》,是一些科幻,KB,和深刻反思人性的短篇漫畫。藤本弘去世的時候總共畫了5本《異色短篇集》。而實際上他去世前正在著手第6本的創作,可是第6本只進行了幾篇的文字分鏡和草圖,他便去世了。後來整理他的遺物的時候這些草稿流落到了他的徒弟手裏,而其中裏面就有一篇關於《哆啦A夢》大結局的。由於藤本弘去世的時候遺言讓他的兩個徒弟來接手《哆啦A夢》的衣缽,所以他的徒弟也就沒有把這個結局畫出來。後來我聽說了這件事情,特地跑到他的徒弟那想看一下藤本弘畫的結局。他的徒弟不好推辭,就給我看了。」

      藤本廣義低下了頭,像是在回憶。我們沒有講話,靜靜等著他下面的話。

      他抬起頭,看著我們說:「我看了那個故事,只是草圖和簡單的文字介紹,大體的意思是這樣的:一天早晨,大雄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坐在一個奇怪的椅子上,眼前就是哆啦A夢。哆啦A夢熱情的向它打招呼,可是表情呆滯。大雄試圖從椅子上站起來可是卻摔倒了。哆啦A夢說,『由於你長時間坐在椅子上且生命都是靠營養液繼續,所以你的肌肉過於萎縮,不方便行走。』大雄不明白哆啦A夢說的是什麼意思。於是哆啦A夢向他解釋道,『在 22 世紀,人類的科技大幅度的發展,但是新的能源和食物問題卻沒有得到解決,地球的人口爆炸式增長。於是,當時的人類政府出於人類總體利益的考慮,決定對新誕生的嬰兒統一進行大腦測試,被證實智力處於一定水平線之下的新生兒將會被連接上一種維持生命的裝置,這種裝置會給他們輸送低成本的營養液維持生命,並且會讓他們進入一種虛擬狀態。』」

      「像是黑客帝國呢。」有人插嘴道。

      藤本點了下頭,繼續講,「『在這種虛擬狀態下,這個裝置將會模擬出新奇,有趣的場景,讓人感受到現實世界裏體會不到的快樂。』 於是,一切都明瞭了。 那些哆啦A夢口袋裏的道具——竹蜻蜓,隨意門,縮小燈,桃太郎飯團,時光包巾……那些童年的好友——宜靜,技安,小夫,出木杉……那些一起經歷過的不可意思的事情——海底鬼岩城,一千零一夜,夢幻三劍士,魔界大冒險……這一切一切都是裝置模擬出來的,為的只是對那些智力相對較低的兒童的一種補償,讓他們能在虛幻裏快樂,體會童年的美好。而童年結束的時候,一切也都結束了。營養裝置只是一種人道考慮,當那些兒童滿 14 歲的時候,殘酷的現實就要開始了。由於地球的資源過於緊張,所以那些在虛擬世界裏的靠營養液維持生命的兒童要被強制『離開』,即被殺死。『離開』之前,他們唯一的權利就是知道事實的真相。 那個長得像哆啦A夢的機器人對大雄說:『你應該感到慶幸,因為你在虛幻裏體會到了現實裏的人一輩子都感受不到的快樂,在現實裏的人要經歷工作的勞累和殘酷的社會的折磨,而你什麼都不用做,只要體會那些新奇就好。所以你不要為你的離去感到害怕,相反,融入到忙碌的現實社會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大雄流著淚聽著它講完這些,懇求它再讓自己進入一下虛幻裏,跟虛幻裏的朋友道別。機器人同意了。大雄重新進入了虛幻,他用自己存下的零用錢給好朋友們買了很多禮物——小夫的遙控飛機,技安的棒球帽,宜靜的裙子……最後,他把剩下的錢買了哆啦A夢最愛吃的銅鑼燒,跟家裏人一起吃了最後一次團圓飯。『大雄懂事了呢。』媽媽笑著說。『是的,因為我長大了……』大雄眼睛裏含著淚水。在當天晚上,大雄緊緊著抱住了哆啦A夢。『 哆啦A夢,你說我們是不是會永遠在一起呢?』這時,漫畫分鏡切到了現實世界,那個哆啦A夢摸樣的機器人伸出圓圓的手觸碰到了閉著眼睛的大雄。大雄的身軀一陣抽搐,然後倒在了地上。 最後一個畫面,那個機器人用冰冷的聲音說了一句:『完成任務,目標已經「離去」……』」

      藤本老師講完了,大家都為了這個結局感到感傷。他說,「我當時看到這個漫畫的時候只有十幾歲,看完後就哭了,不過現在想想,倒也沒什麼,最鮮活的哆啦A夢的故事只能存活在童年的記憶裏,而現在,我們的童年早已終結……」

  • 【結局解說】這個結局最近在大陸很「火」,在大陸各大論壇幾乎都有轉載,也有很多人信以為真。然而,我們不得不懷疑它的真實性。因為一是,如果有此種結局,日本不會毫無資料,然而實際查詢的結果,日本方面連隻字片語都沒有。二,所謂「藤本廣義」的真實性為何?如果真有此人,真有訪談,為何日本無隻字片語?第三,也是最啟人疑竇的,當初藤子老師之所以與安孫子素雄拆夥,很大一個原因也是因為風格上有差異。藤子老師偏樂觀些,而安孫則否。如果哆啦A夢的結局是這麼悲觀,當初就不需拆夥。很明顯不合情理。因此,這個結局毋寧說是網友自行創造出的結局為宜,雖然原始來源已無從考證。
  • 【結局批駁】這種架空的設定其實沒有甚麼好批駁的,就跟我們不會詢問為什麼《未聞花名》裡的面麻明明就是幽靈,怎麼還會吃東西睡覺一樣。站長覺得這個結局其實還蠻發人深省的,不過這不可能是藤子老師本人的想法。

上一頁

本頁最近更新

哆啦A夢中文網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