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美的問題

原作者:kk2449(版式經本網修改)│刊登時間:2016-09-21

  我是哆啦A夢,我是來自未來世界的機器貓,身體是藍色又圓圓的,我的肚子有百寶袋,可以拿出各種未來世界的寶物。

  我最喜歡銅鑼燒,我最討厭老鼠。

  我的職業是大雄的教育者跟守護者,我的主人是大雄在未來世界的子孫。

  我的妹妹哆啦美,是黃色又圓圓又戴紅色蝴蝶結的女性機器貓,他的職業跟我相同。

  哆啦美除了在當小孩的守護者以外,他還有在類似張老師或生命線的電話單位,做免費的心理輔導的義工,就是別人打電話來說心事,義工要負責開導對方。

  會打電話來求救的人,通常是很想自殺,或有家人死掉而很悲傷,或人生迷惑而很憂鬱,或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之類的人。

  但是哆啦美做心理輔導的效果,很爛很爛,不知道如何改善,所以找我討論。

  我叫大雄扮演有心事而打電話來的人,給大雄一份劇本,叫大雄配合演戲。至於哆啦美,就當心理輔導的義工。

  但是,接下來的發展,卻跌破我的眼鏡!

  正當大雄才說了一點點話時,哆啦美立刻就用快如閃電的速度,馬不停蹄又滔滔不絕地說道理。

  是的,哆啦美說的道理,都很好很正確很有教育意義,但是哆啦美常常在大雄話還沒有說完之前,就打斷大雄說話。

  而且,哆啦美單方面滔滔不絕說話的程度,就好像被打破的大水管一樣,水怎麼擋都擋不住。

  哆啦美根本不想聽大雄說話,只顧著說自己想說的道理,也看不出來大雄想上廁所了,而憋尿憋得很痛苦。

  大雄受不了了,他感覺耳朵要爆炸了!

  我從百寶袋拿出安慰機器人,叫哆啦美好好地看著安慰機器人示範。

  我叫大雄扮演有心事而打電話來的人,給大雄一份劇本,叫大雄配合演戲。至於安慰機器人,就當心理輔導的義工。

  跟哆啦美相反,安慰機器人並沒有單方面地說道理,而是傾聽跟問問題。

  當大雄扮演悲傷或迷惑的情況時,安慰機器人常常問以下的問題:

  「你認為怎麼做比較好?」

  「如果我是你,我也會不知道怎麼做,但讓我陪伴你慢慢來,好嗎?」

  「你的想法,絕對是,必須是,一定是這樣嗎?完全沒有例外嗎?」

  「你可以繼續說更多的話嗎?我一定會好好地聽你說。」

  「還好你不是什麼呢?還好你沒有什麼呢?」

  「你之前有沒有類似的,但是你這次比之前的情況更好的經驗呢?」

  安慰機器人跟哆啦美相差很多很多的地方是,安慰機器人是傾聽跟問問題為主,而哆啦美是強硬的外力灌輸。

  安慰機器人是引導別人,要如何自己消除自己的心結呢?教育別人要如何獨立。

  哆啦美是使別人養成對義工的依賴跟被動的吸收。

  我想到作家吳淡如在《真愛非常頑強》這本書寫,當初吳淡如的弟弟自殺時,當初有真的安慰到他的人,是一個什麼話都不說,只有握住她的手,靜靜地傾聽她哭泣的人。

  「哥哥,我很謝謝你從百寶袋拿安慰機器人給我看,我現在發現我要如何改善自己了。」哆啦美一邊臉紅,一邊握住我的手,真心的道謝。

討論

上一頁

本頁最近更新

哆啦A夢中文網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