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文章專欄

【新聞眼】日本《哆啦A夢》動畫大改革 救收視不擇手段?

2019-09-07 大中華哆啦王(Superdoraking)報導 

  《哆啦A夢》動畫自 10 月起改時段、改主題曲、改導演,可說是近年來最大幅的改版,其背後原因指向朝日電視台企圖拯救整體收視率的努力。《哆啦A夢》動畫為了救收視,自 10 月開始起用流行曲當主題曲、並開闢脫口秀小單元,是否代表整體動畫的風格也將有所轉變?朝日電視台拯救收視的努力又能夠奏效嗎?

哆啦A夢改時段,改變觀眾 38 年來的收視習慣。(資料圖片)

  這陣子從日本傳來的哆啦A夢消息,相信對有在關注日本發展的忠實哆啦A夢迷來說,是震撼性的消息。自 10 月開始,《哆啦A夢》動畫將有以下 3 個重大的改變:

  .改變時段(從維持 38 年的黃金時段,下放到週六下午 5 點新闢的動畫時段)
  .改變主題曲(沿用 12 年的〈哆啦A夢 為我實現夢想〉停用,改以星野源〈哆啦A夢〉作為主題曲)
  .改變導演(自 2017 年起擔任動畫總監(實質導演)的大杉宜弘宣布辭職,10 月起會由他人接手)

  這種種改變的源頭,可以指向朝日電視台的新任社長龜山慶二。根據此前日本媒體的報導,面對奪下「收視率三冠王」(全日、黃金時段、晚間時段)的日本電視台,朝日電視台苦思追趕之道。由於少子化原因,兒童節目收視越來越低,因此最後決定將目光朝向週五晚間的黃金時段。除了《哆啦A夢》之外,《蠟筆小新》也同遭改時段,《MUSIC STATION》則延後到同日晚間 9 點播出,就是希望能吸引更多長輩的目光,提升朝日電視台的收視率。

  實際上,不只是週五晚間時段的編排看得出朝日電視台企圖搶收視的斧鑿,就連《哆啦A夢》此次改時段到週六播出後的全新改革,也可以看出製作方想搶(或者延續?)收視的強烈企圖。首先,起用在日本引發「哆哆哆哆哆哆哆哆 哆啦A夢」熱潮的《大雄的金銀島》主題曲〈哆啦A夢〉當動畫版常態主題曲,試圖讓星野源的名氣為《哆啦A夢》加分;其次,則是增加類似綜藝節目的搞笑橋段,目前官方規畫要自 10 月起增闢「小夫與茂雄」這個脫口秀小單元,讓在舞台活動上合作無間的小夫(關智一)與搞笑藝人高橋茂雄討論祕密道具。這些都是在原有的《哆啦A夢》動畫故事之外,試圖增加節目豐富度、或者吸引更多觀眾關注節目的一種嘗試。

「哆哆哆哆哆哆哆哆 哆啦A夢」的熱潮,能夠拯救《哆啦A夢》動畫嗎?(資料圖片)

  即便目前在星野源的名氣還有他為〈哆啦A夢〉作曲填詞的用心有目共睹的影響下,在日本輿論上對主題曲的變更似乎有不少正面的意見,但是〈哆啦A夢 為我實現夢想〉已經沿用 12 年,可說已成為象徵水田版《哆啦A夢》動畫的曲目,如此說砍就砍,等於水田版《哆啦A夢》已苦心建立的形象又要花時間重新建立。

  另外,〈哆啦A夢 為我實現夢想〉的曲調,也與過去的〈哆啦A夢之歌〉相似,比較傾向童謠、兒歌的歡樂感受。星野源的〈哆啦A夢〉固然在填詞作曲上有獨到之處,但畢竟曲風與之前的《哆啦A夢》動畫主題曲不太相同。這是否也象徵《哆啦A夢》動畫本身的風格也會有什麼轉變呢?

  更值得觀察的是,無論是 mao 甚至是上溯到大山羨代,都可說是借助《哆啦A夢》本身的名氣而紅;《哆啦A夢》動畫這次改用星野源的〈哆啦A夢〉作為主題曲,卻似乎讓人看到想要借助星野源與〈哆啦A夢〉這首歌曲的名氣以撐起收視率的努力。兩相對照之下,不禁讓人十分感嘆。

  此外,本網之前有報導原主題曲的主唱 mao 跟動畫總監大杉宜弘的推特內容。從 mao 的推特內容看來,似乎 mao 之前對自己主唱的〈哆啦A夢 為我實現夢想〉被換掉,事前並不知情,甚至有點遺憾之感;從大杉宜弘的推特內容看來,儘管沒有明言,但本網從語氣與用詞推測,似乎也是對這次《哆啦A夢》的 10 月改版有所不滿。

  儘管《哆啦A夢》有各種商業價值,每年上映的電影票房也都十分可觀,相信是無須擔心《哆啦A夢》動畫停播的可能性(就連收視率 1% 的《寶可夢》也都持續有新動畫推出),然而對於要拯救收視率目前只在 5~6% 的《哆啦A夢》,這種療法是否有效?新的《哆啦A夢》動畫又是否能夠給我們新的夢想與希望?《哆啦A夢》的改版木已成舟,就讓我們持續關注 10 月份開始「新裝開店」的《哆啦A夢》動畫吧。

本文為哆啦A夢中文網的評論。你也有話不吐不快嗎?歡迎投稿給我們

大中華哆啦王(Superdoraking) 作者:大中華哆啦王(Superdoraking)

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2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