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水田山葵與大原惠接受專訪 哆啦A夢守護大雄「沒精彩場面無妨」 稱2人似「夫妻關係」

2020-09-02站長 文章專欄 日本 電影 角色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已在日本熱映,台灣與香港等地也將陸續上映,最近為哆啦A夢配音的水田山葵跟為大雄配音的大原惠,接受媒體專訪,不僅聊到他們在電影製作時的感覺,也聊到配音 15 年來的心路歷程!

(MANTANWEB)

「恐龍」是原點 「又能養恐龍了」超開心

 —兩人作為《哆啦A夢》配音員首度參加的電影是《大雄的恐龍 2006》。聽到恐龍主題的《大雄的新恐龍》將作為《哆啦A夢》 50 週年紀念作品上映的時候有什麼感覺呢?

大原惠:提到「恐龍」這個詞就馬上想到《大雄的恐龍》裡的「皮皮(小嗶)」。不知道還有沒有跟皮皮再見的機會,讓我十分期待。

水田山葵:恐龍是藤子.F.不二雄老師最喜歡的主題,我想對重要的年份來說是很適合的題材。恐龍果然就是原點呢。我有自信,很確定這是非常適合「恐龍」的時間點。

—《大雄的新恐龍》中,大雄在養育恐龍這方面跟《大雄的恐龍》若合符節,你們是用什麼心情演的呢?

大原惠:果然《大雄的恐龍 2006》復甦了,我很高興「又能養恐龍了」。與《大雄的恐龍 2006》的時候相比,我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我想應該會呈現出不同的母性吧。當自己的孩子遇到困難時,作為母親只能守護著他或者為他加油,與大雄的挫折感十分同步,我想演技也更生動了。戲中傳達了「父母(也就是大雄)並不完美」這樣的訊息,為人父母的我也有受到激勵的感覺。另外, Mr.Children 的歌詞有跟情境很搭的部分,讓人看了會起雞皮疙瘩!

水田山葵:對我來說會常想到《大雄的恐龍 2006》當中的名場景,也就是哆啦A夢用「溫暖的眼光」守護著大雄的時候。恐龍故事總是大雄負責養育、而哆啦A夢負責在旁守護。大雄堅持養恐龍,從而滋生出責任感,也會不知所措,希望大家都能跟著故事一起守護著大雄。

—配音中大原有被水田守護的感覺嗎?

大原惠:當然喔,不只是守護著大家,也有許多拯救大家的場面。當我的表達不對的時候,還會跟我說「這裡不會是這種感情喔」,能感覺到大家都想把這部作品做好。跟15年前相比,包括技術性的部分在內,我想與大雄的同步率應該有所增加了吧。

—正如大原所期待,在《大雄的新恐龍》中有皮皮登場的場景喔。

大原惠:看到那個場面讓我起了雞皮疙瘩。即使讀過了劇本,感情起伏還是很強烈,到最後都有點筋疲力盡了。大雄孵化恐龍蛋的那個場景也讓我起雞皮疙瘩,「那個說不定不是恐龍的蛋呀」,雖然有哆啦A夢對大雄說這句話的場面,但是大雄毫不懷疑自己會孵出恐龍,那種興高采烈的感覺與自己有所連結。

「哆啦A夢沒精彩場面也沒關係」 稱讚演恐龍的遠藤綾跟釘宮理惠

—本作中,雙胞胎恐龍小 Q 跟小妙是故事的關鍵。特別是小 Q 努力學飛的場景是一大看點。

水田山葵:小 Q 的努力是很辛苦的。小 Q 不停地不停地嘗試著飛,飾演小 Q 的遠藤綾也是不停的不停的重錄著,看著遠藤綾努力的背影,讓我與小 Q 努力的模樣連結了起來。

—小 Q 只有「Q」、小妙只有「妙」這種叫聲的台詞呢。

水田山葵:只有叫聲卻不能不表現出十足的感情,這是十分困難的。所以果然遠藤綾是天才,只透過叫聲就把與大雄相遇的歡喜、不能飛的痛苦等喜怒哀樂都表現了出來。飾演小妙的釘宮理惠也很厲害,她演了性格不同的雙胞胎恐龍,這兩人果然是「配音演員」,非常厲害。

—哆啦A夢守護著養育兩隻恐龍的大雄,這場景讓人印象深刻。

水田山葵:這次真的在讀劇本的時候有想過「啊、並沒有悲傷的登場場面呢」,我想並沒有讓人羨慕的精彩場面,所以就徹底做一個守護者的角色。哆啦A夢或哆啦美、出木杉雖然都是這樣,但如果太多管閒事的話故事就結束了喔。所以沒有精彩的場面也沒有關係。

—水田跟大原已擔任《哆啦A夢》配音員15年了,有什麼改變嗎?

水田山葵:這次《大雄的新恐龍》的故事雖然很好懂,但是在錄《哆啦A夢電影》的時候還是會想「這是在幾年前的哪裡?」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演哪個時代呢。

大原惠:就像持續工作 15 年的本人迷路了的感覺。這就好像「哆啦A夢&大雄」這個組合的感覺,一起迷路吧~

水田山葵:這也許就是能持續這麼久的秘訣呢。

大原惠:對啊,時常能保持新鮮。

水田山葵:無論什麼都有第一次的感覺。我想這就是藤子老師作品的魅力吧。之前讀過的故事也有第一次的感覺,總是能以新鮮的心情去讀它。

大原惠:真是不可思議呢。之前演過的故事也會有驚奇的感覺。不過,水田山葵真的沒感覺到是以前演過的故事,因為當我說「這個之前演過了喔」的時候,她會真的很驚訝地說「咦!?」,真的很有趣。

—演技面跟心情上的變化呢?

大原惠:我改變了很多。發聲方法改變了,現在我想已經可以穩定的像男孩子一樣發聲了。心情也有改變,當迎接第 10 年的時候在神保町戲院,前代的大雄配音員小原乃梨子與靜香配音員野村道子跟我和水田山葵有一場脫口秀。

水田山葵:小原跟野村作為特別驚喜來賓登場,我們似乎在會場跟她們的動線都錯開了呢。

大原惠:那時候,小原對我說「如果可以持續10年,那就是真的了」,我哭了出來。那時候我心中想「我終於可以自信的說我是大雄了嗎」,從那之後我才真正跟大雄有同步了的感覺。

水田山葵:那兩位的言語非常溫暖,充滿包容力,一字一句都很深刻。

大原惠:真的是很溫柔,讓人感到安心。當那兩人這樣說以後,才能有「我們這樣繼續下去也沒問題了吧」這種確信,就像被人從背後推了一把一樣賦予了自信,真的被包容的感覺。

—水田演出哆啦A夢將迎來第 15 年了呢。

水田山葵:如果是說演技的話,感覺沒什麼改變,一直是同樣的方法在演。不過,這次新冠肺炎讓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我是很粗線條的人,難得變得有點神經質。我是在演一個無人可以替代的角色,這種壓力比起 15 年來真的增強了很多。就算是在活動上為人偶吉祥物配音時也一樣,我如果發生了什麼事,哆啦A夢上台就只能當啞巴了,這種壓力是 15 年前所沒有的。不過作為演員,能夠承受如此的重責大任,我想也是很難得的環境。被人需要的感覺是很棒的,我很榮幸能體驗這份恩情。

(快樂快樂月刊)

—演出大雄約 15 年的時間內,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嗎?

大原惠:有觀眾給我的親筆信上面寫到「每次觀賞都很開心」、「給了我勇氣」,感覺自己參與了一部給全日本人勇氣的作品,同時也覺得哆啦A夢真的是部很厲害的作品。其實讀過這些留言後,感覺反而是我獲得了元氣跟勇氣。

我小時候看《哆啦A夢》時,也抱持著許多的夢想、希望與憧憬,現在能夠為這樣的作品付出,就像做夢一樣。說「使命感」可能太沉重,我希望可以不要太過用力,又能深深留在大家的心中。

—在現在這個時刻,想對 15 年間一直一起努力的製作團隊說些什麼嗎?

大原惠:我電視動畫的出道作就是《哆啦A夢》,所以也受了大家的照顧。剛開始常常喉嚨的狀況不是很好,讓大家很擔心,也給我漱口水跟營養飲料等等,還說「如果有什麼事情可以隨時打電話來」,到現在為止的這些通通都成為了我的能量,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哆啦A夢與大雄是夫婦?

—對你們自己來說,哆啦A夢跟大雄各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大原惠:就像志同道合的夥伴一樣吧。喜歡睡午覺、喜歡動物,跟自己重疊的部分很多,看著大雄發憤努力的姿態,我就也想要努力起來,自然而然會充滿活力與勇氣。

水田山葵:我跟哆啦A夢不是像同心同德(一心同体)那樣的感覺,而是會把哆啦A夢跟自己區分來看。在寫動畫的部落格的時候,「我想哆啦A夢也會喜歡的吧」、「哆啦A夢大概會這樣說吧」,我都這樣寫。所以每次在演出的時候就感覺在跟哆啦A夢聊天似的。

大原惠:其實水田跟哆啦A夢相像的部分也很多呢,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會像呢?我有討厭的事情會跟水田抱怨,結果她聽完以後會比我還生氣呢。

水田山葵:「這種事我不能原諒。大雄沒有錯喔。」啊,不是大雄啦。如果哪一邊有所疲乏,另一邊就會給予元氣,感覺形成了很好的平衡,就像夫婦般的感覺。

大原惠:當然,哆啦A夢是妻子唷。

水田山葵:我是妻子?

大原惠:大雄就像典型的沒用的丈夫呢,如果沒有妻子就活不下去了,得好好幫著他之類的,跟我們之間的關係蠻類似的呢。水田山葵看起來好像能客觀觀察哆啦A夢,但是其實不是,他們真的很像。

水田山葵:大概真的很像吧。

 兩人齊心合力的分別飾演哆啦A夢與大雄,他們在《大雄的新恐龍》這部紀念作品中,感受到了哆啦A夢與大雄的強韌、溫柔與勇氣。

來源:
水田わさび&大原めぐみ:「ドラえもん」声優15年目も「常に新鮮」 重圧とありがたみ .『のび太の新恐竜』キャストインタビュー
のび太役/大原めぐみさん 「『新恐竜』と聞いて思い浮かんだのは、あの子でした」


◎我們有 TELEGRAM 頻道囉!→快加入
站長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