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哆啦A夢之歌》誕生記 創作者年僅國二

2012-02-09站長 文章專欄 日本 音樂

  每年的9月3號是哆啦A夢的生日,他是來自2112年未來世界的貓型機器人:自1979年卡通《哆啦A夢》開播以來,主題曲《哆啦A夢之歌》已經傳唱了26年。「好久以前的事了,不太記得啦!」《哆啦A夢之歌》的作詞者,47歲的楠部工在接受訪問時一開口就這樣說道。身材健碩的他滿臉鬍渣,笑容可掬。「啊!對了!這是從老家帶來的。」他從帆布包裡拿出一份泛黃的報紙,是1980年4月11號的《朝日小學生新聞》,上面的標題寫道——《哆啦A夢》主題曲的作者真的是國中生嗎?

[日本] 《哆啦A夢之歌》誕生記 創作者年僅國二

  為《哆啦A夢之歌》和《哆啦A夢繪畫之歌》作詞的時候,楠部工還是初中二年級的學生。當時楠部工的父親大吉郎是電視卡通初創時期的名製作人,也是《哆啦A夢》製作公司「新銳動畫」的負責人。他在公開募集主題曲歌詞的時候順便向兒子提起此事,說:「寫首詞試試看吧。」楠部工回憶道:「我也不知道當初爸爸為什麼會跟我提寫歌詞的事。只是他經常會把工作中的一些漫畫帶回家來。可能是想尋找靈感吧?他會叫我們3小孩看完漫畫後跟他分享感想。」

  楠部工最早作詞的歌曲是《哆啦A夢繪畫之歌》。當時正在洗澡的他,一邊在滿是水蒸氣的玻璃窗上畫畫一邊創作了歌詞。具體的記憶已經很模糊了,但平常一直是工作狂形象的嚴厲老爸在看了他的歌詞後居然稱讚:「寫得很不錯喔!」這句讚美楠部工現在仍然記憶猶新。「大概是想讓爸爸高興,所以又接著寫了《哆啦A夢之歌》的歌詞吧!但是究竟是什麼時候、在哪兒寫的我已經記不起來了。」楠部工搔搔頭又笑了。

  他記得當時只是坦率地寫出了自己的心情。楠部工體格健壯,性情溫和,朋友們經常開玩笑,說他是「胖虎和大雄的合體」。「所以呀,我非常羡慕大雄,當他有困難時哆啦A夢就伸出援手。於是我就把這種『好羨慕阿』『要是我也有哆啦A夢該有多好』等等單純的想法寫進了歌詞。完全沒有想過要把它寫得多精彩多有趣」楠部工說。

  卡通正式播出時歌詞幾乎沒有被修改,除了「ㄤㄤㄤ、哆啦A夢和我一起讓夢想發光」這句被改成三段通用。而楠部工原來的版本是把「ㄤㄤㄤ」放在第三段,第一段本來是「嚕嚕嚕」,第二段中則是「啦啦啦」。上高中後,楠部工全心著迷於畫漫畫,甚至還有出版社曾主動跟他聯繫。後來他考入美術大學並在東京藝術大學的研究所學習絹印,畢業後進入新銳動畫公司工作並且曾寫過《哆啦A夢》的劇本。現為出版業的作家。

  1979年《哆啦A夢》在朝日電視臺開始播出之前,其實曾經在日本電視台短暫播出了半年,當然主題曲跟現在大家所熟知的是不一樣的。所以當《哆啦A夢》要再度搬上電視螢幕時,新銳動畫公司已故社長楠部大吉郎無論如何都希望這次再挑戰能獲得成功。決定採用兒子楠部工的歌詞時,他跟妻子真砂說:「比起如詩一般的歌詞,充滿童趣的赤子之心才是最重要的。」

  《哆啦A夢之歌》的作曲者是被譽為卡通片和電視劇作曲界第一把交椅的菊池俊輔。他曾為動畫片《虎面人》和《魔投手》譜寫主題曲。菊池說:「一開始拿到歌詞時,如此直率又貼切地表達出孩子童稚想法的文字讓我大吃一驚,好奇之下詢問了作詞者的背景,得知是中學生寫的詞後我又嚇了一跳。」當時身為當紅作曲家的菊池非常忙碌,他並不知道《多啦A夢》這個故事。為了寫主題曲他參考了一部分《哆啦A夢》的情節,忍不住被漫畫異想天開又有趣的內容給吸引。從口袋裡拿出各種各樣奇異的道具實現自己願望的構想讓菊池大為驚嘆。故事中淘氣的孩子和公園裡的水泥管也再再勾起他的共鳴:「對對對,確實有過這樣的時代、這樣的孩子呀!」。

  主題曲很快就寫好了。熱愛電影的菊池在創作主題曲時,腦海裡浮現了弗雷德・阿斯泰爾那輕快的踢踏舞步(註:活躍於30年代到50年代的音樂電影演員)。受此啟發,他決定要寫一首能讓孩子開心起舞的歌曲。於是這首旋律輕快、朗朗上口的曲子就這麼誕生了。
首唱這首主題曲的歌手大杉久美子今年60歲了,回憶起這首歌她苦笑道:「菊池說這是首簡單的曲子,可是真唱起來卻發現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大杉當時是卡通歌曲界的重量級歌星,被譽為「卡通歌曲女王」。此外她還演唱過《AttackNo.1》、《網球甜心》等動畫片的主題曲。

  這首歌從歌詞到旋律都很單純,新穎的韻律卻不多見。日本以演歌為中心的通俗歌曲允許演唱者自由發揮展現個性,但卡通歌曲卻不同,要求演唱者按照樂譜準確地去演唱。像大杉在錄製這首歌時就遇到了很難唱的半音程,可不如想像中輕鬆。
門外漢楠部工,加上專家中的專家菊池和大杉,在這奇妙的三人組合下主題曲就此誕生,卡通也迅速竄紅大受歡迎。據說80年代時該節目創下了30%的收視率,紅極一時,主題曲被無數的孩子們哼唱。

  對於大杉來說,這首歌也是她一生當中難忘的曲子。錄製時她肚子裡正懷著大女兒。哆啦A夢的播放年數和大女兒的年齡相同。女兒年幼的時候大杉工作很忙,對孩子心懷歉疚。但是女兒卻說:「沒有關係,我最喜歡唱著《哆啦A夢之歌》的媽媽了!」大杉回憶道:「那是個大家都想要為孩子們打造出優質文化作品的年代。」

  大杉版本的主題曲播放了13年後,演唱者換成了山野智子。當年山野在接到這項工作的時候曾經想過:「為什麼是我?」因為當時只要一提起《哆啦A夢之歌》,人們就會想到大杉久美子,她的影響力實在太大了。山野自己也是看著《哆啦A夢》長大的一代,她說演唱這首主題曲時自己的心情既忐忑又高興。就這樣山野演唱的《哆啦A夢之歌》被沿用了10年。隨後,《哆啦A夢之歌》又陸續由「東京布丁」、渡邊美里等人演唱過,直到2005年才換成了夏川里美演唱的新主題曲《擁抱吧》。

  現在山野每次登臺都還是必唱《哆啦A夢之歌》,她說:「《哆啦A夢之歌》實在太經典了,每當唱起這首歌觀眾們馬上就情緒高漲了起來。」今年7月,在地震災區福島縣郡山舉辦的一次與教育事業相關的活動上,山野再度演唱了這首歌。和歌詞恰恰相反,人們的現實生活充滿了無奈,被各種框架制約著什麼都做不了。這首充滿了希望和光明的曲子聽在被現實社會束縛的人們耳中是什麼滋味呢?或許,演唱完後觀眾們和山野無聲的眼淚就是最好的回答。

  到今年為止,《哆啦A夢》已經在電視上播放了33年。如今除了台灣和中國等亞洲國家,就連歐洲和南美各國也在播放。《哆啦A夢》究竟是什麼地方讓孩子們如此著迷呢?
《哆啦A夢》的作者藤本弘生前在接受雜誌採訪時曾說:「故事中大雄一遇到困難就能得到哆啦A夢的大力相助,有人批評說這樣的情節會讓孩子產生依賴的心理,應該描寫一些努力奮鬥的情景。」

  藤本弘有3個女兒,他在創作漫畫的時候一度很為故事素材發愁。這時他就會細心觀察女兒在被妻子嚴厲斥責的時候有哪些表現,為什麼孩子會有那種舉動?當時孩子們的心情又是如何?他不斷地思考這些問題。藤子・F・不二雄在去世之前留下的一篇文章中也記錄著:「人遇到困難後,會在煩惱的同時努力克服,不斷遇到困難並克服困難,這就是成長。在殘酷的現實社會中是沒有哆啦A夢的,但實際上每個人都會時常受到許多人的幫助。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也可以說哆啦A夢無所不在。」(資料來源:朝日新聞、《新鮮日本》雜誌208期)


◎我們有 TELEGRAM 頻道囉!→快加入
站長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