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欄 日本 電影 音樂

[日本] 菅田將暉談《STAND BY ME 哆啦A夢 2》主題曲〈虹〉:大雄象徵著我們的那些缺點

2020-11-19站長

  《STAND BY ME 哆啦A夢 2》即將在日本上映,日本官方特別推出與主題曲〈虹〉的演唱者菅田將暉的訪談,他談了許多有關這首歌曲創作時的小故事,還有對電影劇情的感想唷!他覺得,也許大雄就是象徵著我們的那些缺點,即使是這樣的大雄也還是努力著,他在歌曲的創作中也融入了這些感覺!

(資料圖片)

跟主題曲〈虹〉的作詞作曲者石崎ひゅーい有什麼樣的討論呢?

  我與負責作曲的ひゅーい從以前就是好朋友,這次的電影是大雄與靜香婚禮的故事,我們兩人討論過後,打算想做出足以成為新經典的婚禮樂曲。

  我們兩人有共通的感覺,就是感覺到人們缺點中的可愛之處。大雄總是懈怠,依賴人,根本是個不OK的人,但我發現他似乎是象徵了我們的那些缺點。我們也常常像大雄一樣,遲到也好,或者早上起不來。而且不知為何,翻花繩也跟大雄一樣厲害(笑)。

  即使是這樣的大雄也拼命地努力著,這點打動了我的心,也給了我勇氣。我期望能創作出表現出這種特色的曲子。

對菅田來說,「結婚」是什麼?

  我跟ひゅーい都是單身,就像大雄從自己的家人開始學習一樣,我們也是一邊回想自己的家人一邊想像著。

  這次在演唱〈虹〉的時候我想像的理想的夫婦形象,是我的祖父母。以前我的祖父生病的時候,即使意識模糊也會拿起筆來寫些東西,也許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些甚麼,但似乎是與祖母第一次約會時所去的花園的事。明明是失去意識的狀態,想到的卻是第一次約會的地方,非常浪漫,我覺得應該是真的。

  我不知道將來會成為什麼樣的夫妻,但我想這是我所想追求的究極形式,因此一邊想像著這種夫婦的形象,一邊演唱著〈虹〉。

最希望大家關注〈虹》的哪一點呢?

  一直到最後的最後還在改的歌詞,是第 2 段「家人與朋友」的部分。之前雖然已有其他歌詞進入錄音階段,但我還是想要把「家人」這個詞彙加進來,因此做出了更改。

  副歌的「我會在妳身邊一輩子」是把大雄會對靜香說的話唱出來,當時哆啦A夢應該已經不在大雄身旁了。要組成新的家庭,就要從之前的家庭獨立出來吧。也就是說,在身邊的人有所改變。我在「家人」這種詞彙也加入了這種感覺。

(資料圖片)

錄音的時候最有印象的部分是?

  錄音結果總是不太滿意,所以我重錄了很多遍。最後是 A 段、B 段和副歌的部分都是在不同的錄音室錄的。隨著錄音環境不同,有時候聽起來很磅礡,有時候聽起來又很輕聲細語,當然可能跟音響不同有關,但那個空間對我來說也會有心理上的影響。比如說,A 段我想溫柔的演唱出自己心裡的感受,而不是一種浮華的感覺,所以我是在常與ひゅーい一邊寫歌、一邊做 DEMO 帶的錄音室錄的,等等。這首歌是一首帶給我像這樣的新挑戰,而我對品質也有所堅持的曲子。

聽到電影片尾播出〈虹》時的感覺?

  「不要緊吧?是哆啦A夢的歌喔!?」我一直有這種感覺,而且重錄了很多次,所以在看電影之前還蠻擔心的。不過實際看電影時,不會注意到歌是自己唱的,而能自然地聆聽,這點讓我很安心,而電影的內容與歌詞也有所連結,果然把曲名訂為「虹」真是太好了,無論是夫婦或家人或朋友的情感都能普遍地傳達,讓人浮現出各種的回憶。

電影的感想呢?

  一開始的〈奶奶的回憶〉的故事就讓我感動得哭了,我以前看漫畫時就很喜歡這篇故事,變成立體而逼真的 3DCG 影像之後,更能直接傳達人性與情感的深度,就好像真正的演員在演出那樣,親耳聽到台詞並觀賞自然的影片真的很棒。我想大家也一定會感動的!

(訪談原文:日本哆啦A夢官網

哆啦A夢」各地譯名未盡相同,如台灣用「哆啦A夢」與「道具」、香港則為「多啦A夢」與「法寶」等。哆啦A夢中文網團隊來自各地,譯名使用未必周全。您可點擊文中連結查閱詳情,或者參考「本站中譯原則與哆啦A夢譯名介紹」。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