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談《大雄的宇宙小戰爭》主題曲〈少年期〉創作秘辛 武田鐵矢:唱出孩子們「天生的悲哀」

2020-12-27站長 文章專欄 日本 音樂

  明年 3 月 5 日《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就要上映了。這是 1985 年上映的同名電影的重製作品。即使是 36 年前的作品,在現在的哆啦A夢迷間仍然很受歡迎,特別是當時 35 歲的武田鐵矢負責作詞並演唱的主題曲〈少年期〉,可說是哆啦A夢史上屈指可數的光輝名曲。這首歌曲到底是怎麼誕生的呢?日媒特別訪問了武田鐵矢,了解武田鐵矢創作出這首曲子的心境。

(體育報知)

  

  7 歲的少年一面感到悲哀,一面抬頭看著路燈的光亮,思緒在腦中縈繞不已。當玩累了睡著之後醒來,有種黃昏時的不可思議的感覺。自己為什麼會成為大人?什麼時候會成為大人?這首歌表達了每個人在少年期的感受,並帶入感傷的旋律而歌唱,至今仍給聽眾與 36 年前不變的感覺。

  為什麼這首〈少年期〉會誕生呢?日本媒體《體育報知》詢問現在已經 71 歲的武田鐵矢,他說,「故事很長,沒關係嗎?」然後便娓娓道來…

(資料圖片)

  我是戰後不久出生的。那時候,我記得有東京的街道的路燈才會亮。包括我出生的博多(譯註:位於九州福岡縣)在內,日本各地都很貧困。我想我小時候生活中還是有一點戰爭的餘味殘留著。

  我很討厭每個月的 15 日,即使是現在還有後遺症。這天是我爸爸的發薪日。明明好好把薪水袋帶回家就好了,但他總是會跑去喝酒。大約 9 點過後,當我想他終於到家了的時候,聞到的是濃濃的酒味。然後就與媽媽展開了激烈的爭執。那個景象是我貧窮的少年時代的象徵。

  面對生活困窘的雙親之間的爭執,孩子也束手無策。若你問我當時怎麼辦,我就只是跑去一個聽不到父母吵架聲的公園,看著白熾燈的燈光。然後,因為我痛苦著流淚著,街燈的燈光彷彿有彩虹出現,就像破碎的萬花筒一樣,每次眨眼時看到的東西都會移動。看到此情此景,7 歲的我覺得這是自我安慰的一種現象。

  那種想法到底該怎麼傳達呢?我想我應該好好地唱出孩子們「天生的悲哀」,所以這是我歌詞的第一部分。

  至於第二部分……實際上當我玩累了睡著之後起來,有時候會發現沒人在家,大概媽媽去買東西或出門了,但我還是會「媽媽?媽媽?」這樣喊。也許我已經被遺棄了?只有我一個人被留在家,而媽媽是不是自己逃走了?我將這種孤寂唱了出來。

  為什麼要變成大人?什麼時候變成大人的?這兩句歌詞不就是正要成長的自己的迷惘之處嗎?雖然想要快點長大,但是又想要一直當個小孩,不想變成大人,這種青春期的願望有所重合。我想這某種程度上也與哆啦A夢的世界有所重合。

  當我作了這首歌之後,藤子.F.不二雄老師非常高興,他非常稱讚我。藤子老師也出生在環境嚴峻的北陸小鎮,也許某處與他的鄉愁有所共鳴吧。

  這首歌誕生後時隔多年,我在東京進行現場演唱。當天似乎在等著進場的隊伍當中有 2 個不良少年,他們一直在聊天,「武田今天真的要唱〈少年期〉嗎!?如果沒有要唱,我就要回家了!」這是之後工作人員跟我轉述的。也許那些不良少年們的少年期也流過淚,我想這首歌讓他們在某處也有所共鳴,有所分享。

  為什麼要變成大人?什麼時候變成大人的?這種想法一直持續到我國中一年級。直到小學六年級,我都是穿著便服揹書包,但之後則變成理平頭、穿制服、側背包了。看到了女孩子會心跳不已,世界的廣闊讓我心情激動,我便擺脫了少年期的悲哀。
延伸閱讀〈少年期〉中日歌詞、曲目試聽
延伸閱讀


◎我們有 TELEGRAM 頻道囉!→快加入
站長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