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不被承認的經典:劉明昆談台灣版《機器貓小叮噹》

2021-01-17站長 文章專欄 台灣

  「哇!你們從哪裡弄來這個的?要挖到這些書不容易耶,連我自己都沒有!」劉明昆一進到訪談場地,馬上被哆啦A夢中文網所準備的數本《開心漫畫》與《機器貓小叮噹》(簡稱《小叮噹》)雜誌吸引。他,曾經繪製出4部台灣自創的《小叮噹》大長篇,現在則專注在《艾薩克傳》系列上;他,從漫畫助手做起,隨著「技能樹」的日益提升,成為橫跨漫畫、動畫、遊戲、VR等各種平台的創作者。對劉明昆來說,《小叮噹》代表了什麼呢?這次他接受本網訪談,談他對小叮噹的態度,談他對作品的堅持,談他對原創的理念。

劉明昆接受本網專訪。(哆啦A夢中文網攝)

成為盜版代工廠 「我不喜歡畫小叮噹」

  在《著作權法》1992 年修訂之前,日本人的著作在台灣幾乎不受保護,當時漫畫雜誌上刊登的《小叮噹》,就是未獲授權的台灣版《哆啦A夢》。儘管每家出版社幾乎都有,但青文出版社的《小叮噹》成為那時代的經典,不僅由於這部230期的漫畫雜誌每月出刊,收錄的《小叮噹》故事總數比當時原作單行本還多,甚至為了銷售需要,還請來漫畫家創作出台灣自創的《小叮噹》故事,劉明昆就是其中一員。

  回溯到 1989 年,他偶然看到《神龍的兒子》(即盜版《七龍珠》)刊登漫畫助手的徵人啟事,他以為真的可以當鳥山明的助手而去應徵。然而當他進出版社面試時,對方卻是問他會不會畫小叮噹,「雖然我很喜歡小叮噹,但我真的沒畫過,那個貢丸頭到底要怎麼畫?」後來他還是順利錄取,那年他 15 歲。

舊照片 / 1993 年拍攝於青文出版社新生北路二段舊址。(取自劉明昆

  進出版社才發現,他既無緣在大師身旁學藝,也不是畫自己的作品,而是在做盜版。「想去當漫畫助手,其實是希望畫自己的作品,結果沒想到變成盜版的代工廠,也就是畫《小叮噹》,說真的不是只有我,大家都不願意。」因此陸續有人離開,但他生活環境比較特別,國中畢業後就出來流浪,而出版社能提供他閣樓住,所以他至少待了 9 年之久。

  多數《小叮噹》漫畫是由漫畫家各自畫的,每月至少出1篇短篇。但他進出版社初期,出版社想提升產量,因此曾有約2年的集體創作模式。那時,他負責每天想 1 個點子以創作成 6-10 頁的《小叮噹》短篇,「很頭大啊!每天哪來那麼多道具可以想?」於是,出版社社長買了整套《大不列顛百科全書》,他每天起床後就開始翻,看到某個內容覺得可以變成道具,就形成一個點子。他也負責打分鏡稿,當時原作單行本大約出到 39 集左右,出版社將每一頁都印成一張一張的,他熟讀這些內容後就負責翻書,找到適合的格子,比如新漫畫的某格是參考原作第幾集第幾頁第幾格,就寫在格子上,負責畫的人只是再找來墊在下面描而已,所以看起來每一格都跟原作的某一格似曾相似。劉明昆認為,它就是一個超級的剪貼拼圖。但大家畫工逐漸增強後,還是傾向自己畫,所以集體創作沒有維持很久。

舊照片 / 第一次簽名會照片。(取自劉明昆粉專

  這些參與盜版《小叮噹》的人,不少後來也成為漫畫家,但劉明昆在未獲允下,堅持不透露任何人的名字,在雜誌上刊登的「黃彬彬」便成為這群人的集體筆名。但她其實確有其人,「黃彬彬是社長的妹妹,但是她其實完全沒有參與繪製小叮噹這件事情」。

  他坦言,「我其實是不想畫小叮噹」,畢竟如果當年有那個機會可以畫原創,他不會選擇畫盜版《小叮噹》。不過,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如果沒有出版社,就不可能出任何漫畫,他當時不僅沒有足夠本錢跳槽,而且他確實是在畫《小叮噹》之後才開始學習漫畫的正確畫法,所以他認為這「就是一個過程」。

  雖然台灣的《小叮噹》根本是盜版,但許多小朋友信以為真。出版社常接到他們打來找小叮噹的電話,只好對孩子說「小叮噹最近回日本囉~你有什麼事情要跟他說?我們再看看他時間的安排」,也有孩子會找宜靜,出版社彷彿像他們在台灣的經紀人一般。他說,儘管是盜版,也不能戳破孩子的夢想,要努力的去扮演,「讓小叮噹就像聖誕老人一樣的存在」。

大獲好評的劉明昆自創小叮噹

  不過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大概是台灣自創的《小叮噹》大長篇,故事精采有趣,有與原作相異的樂趣,這絕大多數都是由劉明昆所創作的。他的《光之旅》甚至紅到被別的出版社盜用,他笑稱,他盜原作,然後他又被盜版,「我應該是最好笑的作者」。

劉明昆自創的其中 3 本青文小叮噹大長篇封面。(取自社團

  那這種長篇故事又是怎麼創作出來的?他說,其實剪貼法不只用在短篇,如《微星大作戰》最早是他的老師和師兄所畫、《大雄精靈世界》前60頁是他的老師和他所畫,大長篇剛開始也是這種畫法。

《大雄精靈世界》內頁。

  然而,轉機來了。某日當他孤獨地坐在工作室裡正要畫的時候,出版社社長突然拍著他的肩說:「小劉啊,從今天開始你是全公司最重要的漫畫家,因為沒有人了。你就把精靈世界畫完吧!」其實當時他還只是助手,但也只能硬著頭皮上陣。非常討厭剪貼畫法的他,就決定推翻它,「已經在盜人家的東西,還盜的更過火,完全用剪貼的,已經是極致了!」他便開始自己打稿,因此《大雄精靈世界》到他手上之後,很明顯能看出風格的差異,儘管出版社或其他繪者也有「這不像是小叮噹」的雜音,但他堅持創作。最後,《大雄精靈世界》狂賣,讓出版社吃下定心丸,因此之後如《超次元戰記》與《光之旅》等長篇,也都讓劉明昆的個人風格恣意馳騁,「連大雄都可以讓他死了,還有什麼不行的」。

《光之旅》內頁,大雄居然「死了」?!

《超次元戰記》內頁封面。

  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人知道劉明昆創作了 4 本《小叮噹》長篇,卻不知道其實他也創作過一兩篇短篇作品。他說,在《精靈世界》與《超次元戰記》中間空檔,他好像總共畫過兩篇短篇,一篇叫《集靈環》,另一篇則忘了。看到與眾不同的風格,就能看出這確實是劉明昆的作品!

《集靈環》封面與內頁。

  說到《大雄精靈世界》,其實還有段誕生秘話。最早在出版社畫《微星大作戰》的時候,他的老師會玩任天堂紅白機,但只玩「瑪莉歐」。有天他就帶著「勇者鬥惡龍」到出版社玩,讓他的老師驚為天人,決定「畫一本精靈的《小叮噹》大長篇吧!」因此其實最早精靈的世界或主角艾薩克,都是他老師畫出來的。

  台灣修訂《著作權法》後,讓劉明昆迎來了創作生涯的新生。那時,出版社突然跟他說:「小劉,不能再畫《小叮噹》了,馬上準備畫自己的原創新作品。」但由於《精靈世界》跟《光之旅》賣得太好,所以出版社希望只把《小叮噹》的元素移除,其他部分留下來繼續創作,而這正合他意。「當《光之旅》的最後一格中《虹的傳說》亞當的背影出現,決定只是短短一個月內而已。」轉型期很短,但他有種瞬間從良的感覺,就像媳婦熬成婆一樣,從而展開了《虹的傳說》,即現在《艾薩克傳》系列的序幕。

《光之旅》最後一頁。

  當時出版社編輯對他很好,覺得這是他重要的轉型里程碑,所以大膽在《大雄光之旅》單行本上打上了劉明昆的名字,而這也讓他成為盜版《小叮噹》唯一有名有姓的人,「想賴也賴不掉」。

藤子老師對台灣盜版怒不可遏 劉明昆作品獨例外

劉明昆接受本網專訪,本網事先準備的擺設。(哆啦A夢中文網攝)

  劉明昆曾在過去一篇訪問中提過,他自繪的《小叮噹》連藤子.F.不二雄老師也加以認可。透過這次接受哆啦A夢中文網專訪機會,我們獨家了解這段完整過程。但他強調,這段過程是出版社對他轉述的,真實情況已不可考。

  當時出版社在盜版被查禁後,想持續爭取正式版權,便拿過去出版的《小叮噹》到小學館與藤子老師那邊賠禮,但「聽說藤子老師其實是大發雷霆,因為他看到我們早期的《小叮噹》是描他的稿子」,出版社的人被罵得很慘,藤子老師更生氣到把有些書丟了出去,「但他沒有把《精靈世界》跟《光之旅》丟出去」。

  現在回想起來,當初藤子老師的反應真的是因為他畫得很棒嗎?「也許不一定啦,可能藤子老師只是覺得這個終於不是用剪下貼上的了。」而出版社的人則認為,某種程度上劉明昆的作品被藤子老師認可,是因為看到了他的用心,他用自己的方式去詮釋,而不是盜。但藤子老師也因此覺得,既然這個創作者有這種能力,為什麼讓他只能畫《小叮噹》? 劉明昆受此激勵,便持續創作原創作品。

  不過,之前劉明昆曾透過關係跟藤子老師的家屬與工作室接洽,想了解《大雄精靈世界》與《光之旅》是否有機會以紀念方式重新推出,但對方對當年的任何狀況都予以否認。他表示,由於這完全是出版社轉述的,現在負責人已退休、藤子老師已過世,真相已難釐清,因此現在就不太對外提了。

  儘管《小叮噹》被日方否認,但仍然是台灣史上一個特殊的存在。十年前高雄市文化局還異想天開地打算邀他以《小叮噹》為主題辦展覽,但這點他氣到現在,覺得太不尊重創作者。「如果要辦我的作品展,我當然很樂意,但《小叮噹》是過去的過程,把它當成主打,我怎麼能夠接受?」但這也能看出《小叮噹》仍然受到各方的看重。

堅持不逾越原作精神 小叮噹對他影響仍深

  劉明昆認為,其實他在畫《精靈世界》等大長篇的時候,幾乎只是披著《小叮噹》的皮在創作自己的故事。以《微星大作戰》為例,其實他是在進青文之後接下這個其他漫畫家不畫的作品,當時只剩最後幾十頁,不知道前面劇情的他只好囫圇吞棗補看,也沒來得及看多少就得畫,所以只好自己畫了技安唱歌毀滅敵人的結局。但這確實是在原作設定中可能出現的事,他強調,無論劇情怎麼亂來,他也不會違背《小叮噹》原作者的風格跟精神,「至少我不會亂搞」。

《微星大作戰》一景。

  提到亂搞,他到現在仍對之前引起熱烈討論的《哆啦 AV 夢》掩蓋不住怒氣,當時更讓他難得發文開罵。他並不反對二創,但他無法接受他喜歡而且曾經與他那麼密切相關的作品「被汙衊了」!對最近熱烈討論的靜香洗澡爭議,劉明昆也覺得很納悶,「你們這些父母小時候可以看靜香洗澡,現在就不准小孩看,很奇怪耶~」他覺得那些人有點想太多,「有時候滿莫名其妙的」。

  他在創作《小叮噹》時著重保留原作風格,那現在的創作是否也受此影響?他表示,儘管他在畫風上受《七龍珠》、《孔雀王》跟《聖鬥士》的影響更深,但《小叮噹》在角色設定上對他的影響則非常大。他的作品風格遊走在少年漫畫跟兒童漫畫之間,堅持正向價值觀,不碰血腥、暴力、色情,利用角色的個性去互動,沒有所謂「絕對的壞人」,作品中更不時呈現出幽默與童趣,不去迎合現在喜歡大胸部或腥羶色的大眾,這些都是受《小叮噹》的影響。他覺得每個創作者就是要有自己的畫風或方法,「就算我迎合大家要的那種口味,真的有人要嗎?」

劉明昆老師漫畫作品。(取自劉明昆

  對於畫盜版《小叮噹》,劉明昆經常以「火坑」來形容。其實他原本不太喜歡別人提,但後來也轉念接受大家挖這段「黑歷史」,畢竟對他而言這就是一段過程。如果沒有畫過近千頁盜版《小叮噹》、趕每月的連載,怎麼能在十七八歲就創作出自己的《虹的傳說》?這都是一種學習,「我絕對不會否認我畫《小叮噹》,我的確一開始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但我學習的是如何找到自我,然後創作自己的作品」。因此他願意接受訪談或報導,希望告訴大家:沒有人一開始就能自稱原創,不可能完全沒有模仿,「一定都是從學習開始,但重要的是如何從學習裡找到自己?」他也鼓勵二創的創作者,若畫得很棒,為什麼不走向原創這條路?最近他在臉書社團釋出自己的多部《小叮噹》大長篇,就是想呈現這段過去。

虹的傳說-1993年漫畫單行本附錄拉頁海報。(取自劉明昆粉專

世上總要有傻子「我不是漫畫家,我是個創作者」

  現在,劉明昆著力的是自己的《艾薩克傳》,不僅有本傳、外傳、兒童版 3 個系列,更橫跨漫畫、遊戲、動畫、小說等各領域,成為專屬於他的 IP。他自豪的說,過去其他人總笑他怎麼只有艾薩克,現在許多人才覺得幸好他只有艾薩克,畢竟,要好好經營一個 IP 才會有價值。這或許也與他的個性有關,他不喜歡隨便否定曾經投下的努力,沒有把它完結絕不甘心,因此他傻傻的在做,即使繞了一大圈,但《艾薩克傳》已是他的代表作。「這個時代總是要有些傻子,要不然怎麼能成就大型的東西呢?」

《艾薩克傳 X 真龍之魂》封面。(取自劉明昆

  他不僅有多部作品,還在大學任教多年,其實早就生活安定,為何還堅持創作?「因為創作就是我想做的事。」就像點技能樹般,他掌握現在的流行趨勢,主動出擊,積極創作,才讓《艾薩克傳》順著時代變化,開枝散葉成 3 個系列。

2016 年完成了ASAKU VR 遊戲Demo,前往上海國際活動發表。可按這裡線上即時瀏覽艾薩克的模型。(取自劉明昆

  以 3D 動畫《幻狐弗魯菲 Phantom Fluffy》為例,原本打算與好萊塢廠商合作,他也順著廠商的要求想出了點子,卻受疫情影響而擱淺。與他合作的科技公司幫他投了文化部的補助,結果雖然拿到補助,但對於一季動畫製作而言是杯水車薪,既不夠請動畫公司做,若產學合作又擔心品質受損,最後愛惜羽毛的他決定自己來。

幻狐弗魯菲Phantom Fluffy 封面照片。(取自劉明昆

  現任教於弘光科技大學多媒體遊戲發展與應用系副教授的劉明昆老師於是白天上課、晚上做動畫,1 集就花他 10 天創作,除了音樂跟動作捕捉技術外,其餘全由他一人包辦,最後成功創作出水準之上的作品。「我不會覺得要完成什麼東西,就是別人應該要幫我的。真的沒有辦法的時候,我當然會嘗試自己去 try。」以做遊戲來說,當年他不會程式、不會開發,「但就電腦打開啊,就寫程式而已嘛!」於是他在 2008 年自己開發出一個 3D 遊戲引擎(Beagle GDT),讓人嘆服。

3D動畫《幻狐弗魯菲Phantom Fluffy》EP1 截圖。(取自劉明昆

  他認為,堅持原創讓他可以自豪的抬起頭跟大家介紹作品,而且「劉明昆」已經與「艾薩克傳」連在一起,他認為這點很重要。但他也坦言,原創這條路真的很難走,外界或許只看到成功的光鮮亮麗,但投入的代價並不小。他的《艾薩克傳》系列橫跨各領域,但隔行如隔山,只有跨領域過才會知道有多難,「這中間所投入的其實很可怕」。

  多產的他不稱自己為漫畫家,而是創作者。他認為,經歷與專業技能才是賴以生活的。比如在學校,他希望學生不是因為身分,而是因為專業才叫他老師,「一個人的成就是在他的對人處事或能力,不是 title,我討厭一個人好像有了 title 之後就多了不起。」

1989~2013著作大合照。(取自劉明昆

  現在仍有許多年輕人立志成為漫畫家,但劉明昆並不建議一開始就往全職漫畫家走,因為養不活自己。他覺得漫畫或動畫都只是種宣傳品,畢竟有翻譯組會做盜版,得長久經營 IP 才能創作周邊商品,那才有利可圖。但台灣動畫上下檔時間太快,難以發展衍生商品,而現在作品平台看似多元,但單靠漫畫維生仍然不易。因此他認為,現在的新人創作者要以漫畫當職業的難度比較高,先做代工創作者也是條路,或者可以嘗試先在 webtoon 等平台投稿,雖然產出的價值只是稿費,但至少先走出條路。

  有些在日本的漫畫家能成為藤子老師弟子,並創作出官方承認的作品,台灣的《小叮噹》卻不被承認,是否感到遺憾?已創作出《艾薩克傳》的他早就看開,「現在叫我去,我也不會願意。我已經從那個坑裡面跳出來了,還要我跳回火坑?我不想當人家的影子,所以它就真的是一個回憶。」

「一顆頭畫個幾千顆,閉上眼睛都會畫」

  儘管劉明昆再也不會折回當年《小叮噹》的影子下,但這始終是段不可磨滅的創作過程。在訪談尾聲,劉明昆為哆啦A夢中文網特別畫了一幅小叮噹,信手拈來只花了 1 分鐘,就畫出那一模一樣的動作神情。

劉明昆為本站繪製《小叮噹》。(哆啦A夢中文網攝影)

  畫小叮噹是否有什麼訣竅?他笑著搖頭,「一顆頭畫個幾百顆、幾千顆之後,閉上眼睛都會畫,已經沒有什麼秘訣了。」只是,他也認為他畫的《小叮噹》已經與最新的《哆啦A夢》畫風有所不同,「我畫的哆啦A夢已經有我的風格在了,已經回不去最早的那個樣子了。」

  「它就是 90 年代那個時候的小叮噹的造型,就是那個小叮噹。」

劉明昆繪製的《小叮噹》與原作《哆啦A夢》(小圖)對照。(哆啦A夢中文網攝影)

創作者劉明昆 大事年表
1973年9月21日出生於臺灣臺南
1990年,推出《大雄的微星大作戰》(青文)
1991年,推出《大雄的精靈世界》(青文)
1992年,推出《大雄的超次元戰記》(青文)
1992年,推出《大雄光之旅》(青文)
1993年,轉型創作《虹的傳說》(青文)
1994年,正式推出《艾薩克傳》,其後衍生出3大系列,成為跨平台的代表作
1998年,《笨笨狐的兵籍資料袋》(青文)獲第16屆金鼎獎優良漫畫讀物
1999年,推出經典遊戲《艾薩克外傳:陽光少年遊》(第三波)
2001年,在世新大學開始投入教育工作
2004年,《石器時代》(青文)獲第3屆漫畫金像獎。
2016年,推出《艾薩克傳 真龍傳奇》VR for VIVE(HTC)。
2017年,推出「艾薩克傳x永恆典藏」遊戲募資,創台灣遊戲群募最高金額紀錄。
2020年,在弘光科技大學任資管系副教授,同年推出共6集3D動畫《幻狐弗魯菲Phantom Fluffy》(文化部補助)。

統籌/站長 記者/左鈴鐺、克莉絲汀娜剛田 後製/Connie

歷史相關文章


◎我們有 TELEGRAM 頻道囉!→快加入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