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欄 日本 電影 角色

【靜香迷必看】靜香魅力與作畫技巧大公開!配音員嘉數由美VS角色設計丸山宏一談《宇宙小戰爭 2021》

2022-03-14站長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終於在延期一年後在電影院上映了。本作是由即使上映超過35年仍具有高人氣的《電影哆啦A夢 大雄的宇宙小戰爭》而再度電影化,劇中靜香的活躍十分受到矚目。這次日本媒體《MOVIE WALKER PRESS》特別訪問了 2005 年起開始聲演靜香的配音員嘉數由美,以及本作負責角色設計的丸山宏一。為什麼靜香會一直受到跨越世代的熱愛?新舊作角色之間的變化又有何不同?又該如何可愛的畫出靜香?透過這次訪談,帶您一窺堂奧!

(哆啦A夢電影製作委員會)

――知道要再度電影化 1985 年的《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時有何感想?

嘉數由美:因為這是一部突出靜香活躍的作品,我真的很期待。將原作中有的作品再度重製電影化,是配音員變更成我們之後才有的,所以有「終於是《大雄的宇宙小戰爭》了嗎!」的感覺。我很在意的祕密道具「縮小燈」也將獲關注,是我很喜歡的故事。

丸山宏一:以宇宙為題材的電影,我曾在《電影哆啦A夢: 大雄的月球探測記》中做過一次,但這是一部不同風格的作品。我認為靜香與小夫為中心引領故事之處是這部作品中非常有趣的部份。這是原作第 2 度電影化,因此我在思考如何製作新作品時,希望能將設計更為接近原作,而同時避免太過老氣,我一邊謀取平衡一邊加以製作。

――就像你們說的一樣,這是一部能夠期待靜香活躍的作品。是否能推薦一些在本作中關於靜香的看點或喜歡的場景?

嘉數由美:如丸山先生所說,我認為小夫與靜香的組合是十分罕見的,小夫比較常與胖虎在一起。在本作中為了拯救巴比而步入戰鬥時,小夫說「討厭、討厭」而逃避了。是靜香牽引了小夫的情感,那幕將靜香的意志、母性本能的強大和正義感展露無疑,是我最喜歡的場景。靜香雖然誠實的說「我也覺得很可怕啊」,但每一個人都有個覺得自己真的活著的時刻吧。當我看到即使如此也挺身戰鬥的靜香,我就獲得了勇氣。

――與小夫的關智一是一起配音的嗎?

嘉數由美:雖然是在同一個建築物裡的不同房間配音的,但是可以透過耳機聽到彼此的聲音,主要角色是在相同時間配大部分的場景的。在電視動畫配音時,關智一在測試時會加入不會在正式配音時用的字來活絡氣氛,正因如此他穩穩地領導著現場。特別在配電影版的時候,因為關智一見過的場景很多,擁有可以迅速進入世界觀的演技,我們也深受影響。若能在同一個時間點配音,在演技上一定可以產生相乘效果,我覺得這部作品也以很好的方式完成了配音。

(哆啦A夢電影製作委員會)

――對丸山宏一來說,本作中是否有這次靜香的看點場景呢?

丸山宏一:可以在電影的序盤看到姊姊一般的靜香,比如擦拭把嘴塞滿的巴比的嘴角或者照顧巴比等等。隨著故事進展,她被畢利卡星的叛軍綁架,她嚇壞了,但即使如此她仍然為了幫助大家而首先出戰,實在很酷,我也很喜歡那個挺身而出戰鬥的場景。

――在表現的部分是否有特別費功的場面?

丸山宏一:這次山口晉導演常常說的是靜香和大雄眉毛的表現。他說,「即使是複雜的憂愁臉,也不要在表情上使用八字眉」。山口導演解釋說大雄與靜香即使不愉快,也不會露骨的在臉上表現出來,原因是「不希望看起來像討厭它」。我們就是這樣製作電影的。此外也有人對我說「無論如何要把靜香畫的可愛點」(笑) 。

嘉數由美:真開心!

――靜香泡她很憧憬的牛奶浴那個場景也很可愛呢。

丸山宏一:那個場景也一樣,每個工作人員都仔細地描繪著靜香。原畫跟作畫導演每個人也是用盡全力(笑)。即使是「美形角色」,線條稍微有點變化就會變得不美,所以大家都很小心的畫。

嘉數由美:我們有時候也會在工作室畫角色的肖像畫,大家都說「靜香最難」!只要眉毛有一根不同,感覺就不像靜香了。我一直努力地畫出輪廓、鼻子跟嘴巴,但是眼睛的平衡總是不太好。此外,辮子的角度也很難!我想知道訣竅。

(哆啦A夢電影製作委員會)

――要如何可愛的畫出靜香,教我們點訣竅吧!

丸山宏一:辮子以大約 45 度的角度往下垂落的感覺不錯呢。眼睛的部分則隨眼珠相對畫在眼白什麼位置而有很大的差別。如果在眼白正中間畫眼珠,感覺就像在看無限遠。有個好方法是稍微近一點,感覺就像看得更近一點一樣。此外,比起稍微有點捲髮,讓瀏海的部分直接朝下更好一點。藤子・F・不二雄老師曾對動畫團隊表達「希望不要讓瀏海太捲」,因此我十分注意這點。此外,我稍微將下巴往內側移了一點,這樣斜測面的時候下巴就不會冒出來。依照這些方法來畫,大概就會像一點吧。

嘉數由美:我似乎也能感受到藤子・F・不二雄先生為什麼「希望不要讓瀏海太捲」的原因,因為不想讓靜香太過可愛,變成好像是裝可愛的女孩。其實我在演靜香的時候,也有意盡量不表現成裝可愛的演技。

丸山宏一:我覺得這是正確解答。從原作開始,靜香就表現得像個女孩,但她是個很活潑的孩子,會跟男生一起玩,也會爬樹,但我想她平常還是一個會學著彈鋼琴、試著像是一個女孩的孩子。」

嘉數由美:我們想的一樣,真是太好了!

(哆啦A夢電影製作委員會)

――從1969年《哆啦A夢》開始連載超過50年,靜香始終獲得超越世代的支持,靜香似乎有著絕對的女主角力,兩位覺得靜香普遍的魅力是來自何處呢?

嘉數由美:雖然她是女主角,但我覺得她能被大家喜愛的秘訣是她是個女孩,卻又不是個女孩。何況她有很深的正義感!她是一個會阻止大家打架,還會直白說出她的想法的女孩。比如她會說「大雄似乎不是適合一起讀書的那種人」,但這都是發自內心的正義感,很純粹,並不令人討厭。

從之前的野村道子所聲演的靜香中也能感受到那樣的魅力。2005年配音員換代後,畫風改變了。當時不安的想「這麼可愛的畫風,配上更可愛的聲音,是否會被粉絲們拋棄呢」,大約過了10年左右,即使依然持續煩惱,但也總算覺得「這樣也不錯吧」。從2005年開始看《哆啦A夢》成長的人現在也成為大人了,總算可以跟以前的《哆啦A夢》比肩,我想也會有人說「這也是哆啦A夢呢」。

丸山宏一:靜香有各種不同的面向,比如不服輸的部分,或者是在家裡邋遢的部分(笑)。雖然討厭還是在學鋼琴,雖然不擅長卻還是愛彈小提琴。擁有像這樣的多面性,我想她具有寫實的人格。即使說話很有禮貌,但生氣時也還是很恐怖(笑)。我想她具有讓人目不轉睛的魅力!

舊作中的靜香十分活躍。(哆啦A夢電影製作委員會)

――隨著時代轉變,「哆啦A夢」的角色設計也有所變化。2005年隨著主要角色配音員的換代,畫風也有大幅度的更新,當時丸山先生也是主要角色設定團隊的一員,是如何討論的呢?

丸山宏一:角色設計的前任是渡邊步,他準備了一份以原作為基礎的角色表。已經決定以原作為基礎製作新系列。我自己很喜歡原作的畫,比如哆啦A夢,我一邊看著原作,一邊注意鬍鬚的位置盡量接近漫畫。但是若完全依照漫畫來畫,對動畫來說動作會太過僵硬。我在考慮如何將原作的優點轉化成動畫時,經過不斷的試錯。煩惱的時候,我就會看以前的《哆啦A夢》系列,看他們是如何過關的。比如說,我很喜歡《電影哆啦A夢: 大雄的貓狗時空傳》的作畫,曾想過「希望有那種作畫的氛圍」。也許是種奢望,但我希望能把原作的畫、以前動畫系列的畫和嶄新的要素全部混合,打造出一個不論是任何世代觀賞都毫無違和感,能感受到「這就是哆啦A夢」的系列作品。

――關於靜香又有何種變化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與這次的靜香又有哪裡不同?

丸山宏一:以前動畫系列的靜香是茶色的頭髮。但我說「依照原作,請一定要改為黑髮」,所以2005年以後靜香就變回黑髮了。說到《大雄的宇宙小戰爭》的話,後半部內容變硬、動作也增加。靜香有許多認真奔跑、搭乘戰車等展現勇氣的一面。但是舊版的靜香似乎有點端莊。本作包括跑步的方式在內,我將力道加以加強。此外,聲音也讓它更有說服力。在還沒畫完的時候就會為預告片配音了,這次在預告片的階段,有靜香說「我也覺得很恐怖啊」的場景。其實我是聽到那個聲音之後,才決定「後半段的靜香就以這種感覺」來進行吧」,真是幫大忙了(笑)。

舊作中的靜香。(哆啦A夢電影製作委員會)

嘉數由美:真的嗎!?我讀過原作後就去配音了,丸山先生竟有那樣的感覺啊!

――受到配音員的演技刺激,也會將其反映在畫上吧。

丸山宏一:嘉數小姐所演的靜香、我覺得表現出核心那堅毅的部分。不僅是可愛,還能感受到她有主見的一面。

嘉數由美:實在是太高興了。其實像這樣能與丸山先生對話還是第一次,實在是貴重的機會。能夠從作畫與聲音部分討論靜香,重新感到緊張了起來,丸山先生,今後還請多多指教!

丸山宏一:我也是一樣(笑)。如果你只看到除了自己的畫以外沒有其他東西這一階段的作品,乍看會覺得「還想要做更多」,不過等到聲音跟音樂加入後,就會感覺到「這就是電影啊」。大家的演技總是帶給我感動。

聲演靜香的嘉數由美。(MOVIE WALKER PRESS)

――雖說「靜香擁有除了可愛之外的魅力」,但還是請告訴我們覺得「靜香在本作的這裡真的很可愛!」的場景!

嘉數由美:高潮的動作場面,敵人有一幕朝向靜香的屁股攻擊,那時靜香驚訝的發出「呀!」的聲音,實在很可愛。原作也有這幕場景,這次這個場景依然健在(笑)。

丸山宏一:電影序盤,靜香在巴比面前把娃娃屋打開展示的一幕。娃娃屋旁邊的靜香表情流露出姊姊一般的表情,稍微有點送秋波的感覺。這是一個我覺得可以畫得很好的場景(笑)。

嘉數由美:靜香也有母性本能呢。有那樣的一面,也有為了大家而挺身戰鬥的勇敢一面。要同時看到這兩面,我想就只有《大雄的宇宙小戰爭》了吧!

🚩我們的譯名以台灣哆啦A夢道具為主,香港多啦A夢法寶為副。[詳情]
🔔追蹤我們的社群,讓你哆啦A夢新聞不漏接。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