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欄 日本 電影

【編劇專訪】佐藤大談《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 :提升原作的細緻度

2022-03-22站長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在日本好評熱映中,連續獲得 2 個週末的票房冠軍,編劇佐藤大是如何創作出劇本的呢?他接受日本媒體《東洋經濟》訪問,暢談重製這部作品的意義,以及放在現代依然深有所感的《電影哆啦A夢》最新作品的魅力。

東洋經濟

並不是「想要創造新角色」

佐藤大:我從2017年開始擔任《哆啦A夢》電視系列的劇本,有一次被問到是否願意負責電影劇本,就開心地接了下來。當初提了好多原創劇本的點子,但等到真的要製作時,卻來一句「請製作《大雄的宇宙小戰爭》」。這還真是不得了。

──因為這是大長篇之中相當有名的傑作嘛。要是做得不好,粉絲可不會默不作聲,而且也會被拿來跟1985年的舊版比較。所以你很有壓力吧?

佐藤大:是的(笑)。所以我首先思考《宇宙小戰爭》拿到現代重製的意義,並寫下一些自己認為重要的情節。後來,我發現本作導演山口晉先生抓的重點也幾乎和我一樣。我們兩個重視的點,都是挖掘本次客座角色巴比的個人特質。

──巴比是個手掌大的外星人,也是畢利卡星的總統。他遇到叛軍發動政變,拚命逃到地球來。

佐藤大:為了拯救巴比,大雄他們前往畢利卡星,這就是故事的大綱。原作的巴比,在半段就會被叛軍的情報單位 PCIA 抓回畢利卡星,跟大雄他們分別。但我覺得這樣就無法深掘巴比與大雄他們之間的關係,無法藉由巴比跟著大雄他們踏上旅程的時候,去描繪他心中的想法。因此我和山口導演討論,儘量修短原作的前半段,把時間挪來呈現巴比與大雄他們待在一起的時間。

──巴比的姊姊比娜是1985年版沒有的新角色,在一個已經完整的故事裡加插原創角色,是個不小的賭注吧?

佐藤大:這也是為了深掘巴比。巴比雖然是個兒童,卻擔任一國總統,也就是一個超資優生。大雄他們如果要對他產生共鳴,借胖虎的話來說就是太過於「完美超人」了。所以我們營造了「唯一的家人姊姊被抓去當人質」這樣的狀況,讓巴比陷入弱小的狀態,也才能讓大雄他們感同身受。我們不是為了出新角色而出,而是為了挖掘巴比的內心。

──有一幕,巴比的憤怒相當情緒化,這是原作沒有的描寫呢。

佐藤大:我想藉由這樣的改動,讓大雄他們理解「總統絕非完美超人,而是跟我們同年的男生」。不過,關於巴比的個人特質,並不是原作描寫不夠深入,而是1984年當時的外星人形象就是如此。感覺像是把《E.T.》(1982年上映)的形象進行擴寫。

──確實,「遠比地球人優秀的崇高智慧生命體」是當時的主流外型人形象。就像「Alien」的字面意義,他們與地球的人距離感覺有點遠。

佐藤大:是的。但是現今的小孩對外星人又有不同的看法。即使對方是外星人,也就是不同人種、體型,擁有不同價值觀的人,也能接受對方。這件事在這個時代是很正常的,我想製作能反映這個情況的故事。

提升原作的細緻度

──說到挖掘角色,就不得不提到小夫。在大長篇當中,《大雄的宇宙小戰爭》裡的小夫特別有存在感,而這次的電影又更強化了這點。他一樣相當怯戰愛哭。

佐藤大:在原作中他只有哭一次,這回變成兩次(笑)。但這麼一來,可以說變得更有血有肉,貼近我們的想法吧。別的星球發生戰爭是那顆星球的問題,我們有必要自己淌這趟渾水嗎?不只是巴比和小夫,我們也對叛軍的吉魯摩爾將軍和杜拉可魯魯長官等各種角色,進行了全面性的深掘。並不是要大幅度改變原作,而是「提升原作的細緻度」。重製電影時,與其說是對原作作出什麼改變,不如說是將原作的核心部分以自己的方式、現代容易接受的方式詮釋,這樣說才對。

──從後半段到結束的發展改了很多呢。
佐藤大:我認為當年因為連載的頁數關係,畢利卡星的國民自己起義反抗吉魯摩爾的過程,在原作中省略了不少。結尾也很倉促,直到倒數第二頁才打倒吉魯摩爾。這次的電影提升了其他部分的細緻度,如果沒有把這部分加以改善,恐怕會不平衡。因此我想了很多解法,都沒辦法改得順暢。
因此我重新讀了一次原作(即便我其實已經讀過好多次了),發現巴比的親信健卜說了這些話:「恐怕後天就要處刑了」、「將會舉行吉魯摩爾稱帝的戴冠儀式」。但是原作中並沒有畫出戴冠儀式,那就在電影中呈現吧!(笑)就這樣,每當執筆時遇到瓶頸,我就會回頭閱讀原作,結果想要的答案全都在原作裡。

《電影哆啦A夢》貫徹的自我犧牲精神

──在戴冠儀式上,巴比的演說非常感性。他面對處刑仍毫不畏懼的闡述信念。

佐藤大:巴比與大雄他們相處了很長的時間,也充實了他的演講內容。他從大雄他們身上學到了新的價值觀。與哆啦A夢和大雄度過時光的感觸,最後必須以言語傳達。自己當然不用說,姊姊比娜也很有可能被處刑。但自己現在能做的,就是誠實傳達自己的想法。這就是貫徹整部作品的主軸。
仔細想想,不知道出現過幾次,哆啦A夢的電影總會有這種犧牲自我的精神。即使會使自己受害,也必須把該做的事做好。

──原作中巴比的主張,是在他法庭上被判死刑時闡述的。為何要改到戴冠儀式上呢?
佐藤大:在原作中,沒有任何國民能聽到巴比的主張。出席人員只有敵對的法官。所以總像是喪家之犬的虛張聲勢。所以我改到戴冠儀式,讓巴比能在國民面前演說。這也能和之後的起義有所連結。

具有普世價值的故事

──新增戴冠儀式的橋段,讓畢利卡星的每位國民對現任政權的不滿與嫌惡更加一覽無遺。這一點也算是提升故事的細緻度吧?

佐藤大:與此同時,也能與現代更加同步吧。這麼說來,我最初被告知要重製《宇宙小戰爭》時,也曾擔心原作太過時了。想不到重新讀一遍,才發現根本沒這回事。

──你是指具有普世價值嗎?

佐藤大:比方說,戴冠儀式描述的「逃亡總統被帶回祖國,強迫他在人民面前承認叛軍的政治正當性」這點也很符合。這一切都是設計來控制人民情感的假象,就如同喬治•歐威爾在《1984》中描寫的反烏托邦。

(做為哆啦A夢迷,佐藤大對哆啦A夢又有什麼樣的心得與回億?訪問未完,哆啦A夢中文網將擇期繼續推出,敬請期待)

🚩我們的譯名以台灣哆啦A夢道具為主,香港多啦A夢法寶為副。[詳情]
🔔追蹤我們的社群,讓你哆啦A夢新聞不漏接。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