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欄 日本 電影

【專訪】哆啦A夢配音群談《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與團隊的「老家感」

2022-03-28站長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現在正在日本熱映中,為哆啦A夢等主角配音的哆啦A夢配音陣容迄今也已配音超過 15 年,他們對《哆啦A夢》與這部電影又有怎樣的想法與幕後秘辛呢?日本媒體特別對以水田山葵為首的現任哆啦A夢主要配音群做了專訪,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資料圖片)

--「電影哆啦A夢」系列是描繪哆啦A夢與大雄等人的大冒險,朋友之間的牽絆觸動人心。以水田山葵為首的現任「哆啦A夢」配音群,自「大雄的恐龍 2006」起到本作已要迎接第 16 部作品了。對各位來說這個團隊扮演何種存在?
關智一:感覺就像老家一樣,有無論如何都能回家的安心感。不是有很多節目總是會有結束的時候嗎?雖然《哆啦A夢》也許某時也會迎來這個時刻也說不定,但是因為長期持續播出,就會有種姑且「我還在這裡」的一種「家感」。特別因為我第一部作品是在參與《哆啦A夢》的音效製作公司 APU(AUDIO PLANNING U)出道的,感覺有種在這裡誕生、在這裡成長一般的感覺。

木村昴:確實可以說是「老家感」不會錯。我也是 APU 出身的。

大原惠:我也是APU。

大原惠:我也是。

水田山葵:真糟糕,我不是。我是 AVACO STUDIO 出身的。

--木村昴從 14 歲開始就演出胖虎了。
木村昴:每 1 個星期一定會有一次與大家見面,即使是各季節的例行活動也會與大家一起做。對我來說,比起我人生中沒演出胖虎的時候,我演出胖虎的時間還更長。感覺胖虎完全是我人生的一部分了。

水田山葵:真厲害!人生一半以上都是胖虎太厲害了。

木村昴:確實如此。所以我從來沒重新思考過《哆啦A夢》或關於胖虎的事,因為實在太理所當然了。每個人的年齡都差不多,一起往前邁進的感覺,就像家人一樣。因為跟大家學習我才做得到,感覺真有種老家的感覺。

大原惠:有種很好的距離感呢。就像真正的家人一樣,一開始也許什麼都不知道,但從很好的距離感觀察彼此,多少都會知道彼此的性格。因為都會定期見面,感覺就像有很好的距離感的家人。發生什麼事,可以相互勉勵、商談煩惱、相互讚揚,非常自在。

木村昴:原來我被嘉數小姐監視著啊。每次我在吃什麼的時候都會被拍。

大原惠:守護著妳呀。

關智一:感覺就像不再長大似的。

木村昴:原來我的親人是狗仔隊,真是難以安心!

大原惠:因為關智一跟木村昴也很棒的活躍著呀。特別是木村昴,雖然我從他還小的時候就開始守護了,但也想過「是不是可以不必繼續守護了」,但與他本人討論過之後,他對我說「請繼續吧」唷。

木村昴:多虧了妳的守護,我才可以不再伸手吃東西,真的謝謝妳。

--大原惠聲演大雄,是配音員出道作品。
大原惠:我成長了很多,現在也是現在進行式。

關智一:妳已經是老將了,絕對是大雄的老將了。

大原惠:我很高興收到太鼓判。這個地方在各種意義上可以學到很多事,我面對自己的內心,也面對作品,從那當中學到很多,並把它變成自己的東西,可以打造出許多人類的磨練場。

水田山葵:如果把它跟體育比賽的客場與主場相比,「哆啦A夢」就是主場比賽。雖然我在每個現場都認真比賽,但是可以穿著主隊的球衣戰鬥。透過這樣做,演員同仁與製作團隊建立了密切的關係,這是每週會有一次,在那個日子、那個時間、那個建築物裡面大家所允許擁有的氣氛。

--正因為是主場所以不能輸,也會有這樣的緊張感嗎?
水田山葵:那確實是有。其他現場的話,會集中劇本中自己角色的部分,而《哆啦A夢》的話會對客座配音員講解原作中的場景、與大家分享情報,正因為是主場所以責任更多。但是能夠與各式各樣的人相遇超開心的!沒有其它能與各式各樣的人共演的作品了。

關智一:幾乎沒有了呢。

水田山葵:沒有這麼奢侈的現場了。可以與很資深的老將相遇,可以與超級巨星相遇,真的是超棒的主場比賽。

--《哆啦A夢》除了哆啦A夢之外,包括大雄、靜香、胖虎與小夫也都是無人不知的國民角色,演技中重要的部分是?
木村昴:我總想以豪邁的方式來飾演胖虎,我希望能夠用盡全力,但有時候卻用力過頭,忘了他還只是個小學生。

水田山葵:不要啦,不要變成大叔啦。

大原惠:最近,胖虎也有可怕的時候,大概是用力過頭的關係吧。

大原惠:木村昴也逐漸變成大人了呢

木村昴:確實如此,之前感覺就跟我一樣大,但現在我的心態感覺就像變成叔叔一樣。當我還是14歲的時候,我曾經無意識的說「雖然我這樣說,但我實在是不懂最近的年輕人」,那一刻我「哇」的驚訝了一下。我要一邊抑制這個「心理大叔」,一邊以是個小學生的意識來演。前輩們也都莫名其妙的是小學生,真的很神奇。

大原惠:長期聲演之感恩,長期聲演之不容易,這是一個真正能感受到它的地方。

大原惠:我也年年感覺到越來越沒體力了。

關智一:不是「心理大叔」而是「生理大媽」呢。

大原惠:無法否認呢。《電影哆啦A夢》要花數日配音,若不溫存體力的話就做不來了。我覺得大雄是觀眾很容易融入感情的角色。也許許多觀眾會覺得不耐煩,但是我秉持著「但是不要討厭他」、「但也不要安心」、「怎麼感覺有點可愛」等等要點,全力以赴的發揮演技。

(資料圖片)

--哆啦A夢團隊的女主角,靜香又是如何呢?

大原惠:她在原作中有女主角感,我讓她在動作與發聲之時不要裝可愛,有意識的不要讓她太可愛。實際上她的核心也有像男孩子與活潑的一面,我盡量享受著演出那些面向。前幾天我與賦與《哆啦A夢》主要角色設定的丸山宏一曾談過靜香相關的事情,他也說「我覺得這是正確解答」,在聽過了他的話之後,我會在未來發揮最大限度的可愛,並且努力試著自己把握那絕妙的平衡性。

關智一:關於電影版,每年如果不重置是不行的,這很困難,因為是不能累積的連續劇,木村昴也提到,在演出的這部分會有習慣的一面。然而,故事本身是沒有堆疊的,小夫他們每年都不會有同樣的經歷。

--也就是說角色們每次都是全新的體驗。

關智一:沒錯,如果在這部分展現出習慣的感覺,感覺就好像很熟練,所以我是想著非重置不可而來演出的。但是反過來說,我希望在一個故事裡堆疊出演技。雖然是 SF(科幻),但如果我們能表現得給人一種真實感,我想就真的能夠讓一切映入眼簾。

--正因為是長壽作品更有重要的一面。水田山葵又是如何飾演哆啦A夢的呢?

水田山葵:我一直想把哆啦A夢表現得可愛,從試鏡的時候就是這樣,大家都說「哆啦A夢好可愛喔」,正因哆拉A夢是個可愛的存在。但是在保有那個可愛性的同時,演技的抑揚頓挫就很重要。雖然是機器人但會驚訝的說「呀!」,也會對大雄說教、也會在吃銅鑼燒的時候說「好吃!」,為了要讓孩子們分辨的很清楚,結果有時候感覺就做得太超過了。配音的時候會有製作人員跟我說「作太過頭了喔」來指導我。在演哆啦A夢的時候就要面對這樣的斟酌。

--現在也還持續面對著嗎?
水田山葵:我也還在摸索著。我個人對製作人員滿意的指出「這裡要這樣演」的時候,是深深思考後才覺得「原來如此」。我想之後如果大家聽到哆啦A夢的聲音能夠得到元氣那就太好了。而大家也都「聽了水田山葵的聲音之後感覺變得有活力了」,這讓我想珍惜著繼續做下去。

--《電影哆啦A夢》系列中重製過的已有《大雄的恐龍》、《大雄的魔界大冒險》、《大雄的宇宙開拓史》、《大雄與鐵人兵團》、《大雄的大魔境》、《大雄的日本誕生》等作品。當聽到要重製《大雄的宇宙小戰爭》之時有何感想?
木村昴:在此之前的重製都是我出生以前的作品,而《大雄的宇宙小戰爭》也是我出生 5 年前的作品。然而那部作品現在要由我來演出了,個人是蠻感慨的,同時也很興奮。

關智一:《大雄的宇宙小戰爭》是從胖虎和小夫用哆啦A夢的道具拍特攝電影這一幕開始的、小時候就對此很憧憬。看了那一幕之後,我用工作用紙做了一個大樓並試著模仿攝影。《大雄的宇宙小戰爭》的那一幕是故事的開端,而對我來說,對《哆啦A夢》快樂的印象就在那裡,所以從開頭我就很興奮。它讓我作了平常我不能做的事,那真的很棒。

木村昴:說到快樂的點,我小時候看了也覺得很棒的就是秘密基地系の祕密道具。

--有一個名為「壁紙秘密基地」的道具登場,只要將壁紙貼在牆壁上,裡面就會產生出一個秘密基地來。
關智一:那樣真好,在現代的日本絕對會想要。地價又高,土地又小,如果有它的話大家就都可以住在豪宅裡了(笑)。此外,還有「天才鋼盔」這種可以改造機械的道具登場。「天才鋼盔」這個名字真是太棒了。

木村昴:這次有許多讓人興奮的道具出現,也是個注目點。

(資料圖片)

--《大雄的宇宙小戰爭》中,為了跟手掌大的巴比一起玩,大雄他們用「縮小燈」也變小,不僅零食相對而言變得很大,甚至還有穿著泳裝玩水的場景。
水田山葵:我在《大雄的宇宙小戰爭》確定重製的消息正式發表時,演員朋友們都對我說「說到《大雄的宇宙小戰爭》的話,就是靜香的牛奶浴!」

--變小的靜香終於能泡憧憬的牛奶浴,這也是一個名場景呢。
水田山葵:世上的女性小時候都會憧憬像靜香一樣洗牛奶浴吧。能將小時候看過的電影和牛奶浴的場景結合在一起真是棒。

木村昴:電影版的看點之一是動作會比平常更細緻,靜香在進牛奶浴時,若仔細注意聲音的話會嚇一跳從頭髮到牛奶冒出的場景都很仔細的加以刻劃。

水田山葵:因為靜香閃閃發光,希望大家能夠關注。靈氣真是不得了啊。

大原惠:大家都有很棒的場景。靜香的畫也很用心的畫。

大原惠:身體變小之後可以吃很多蜜瓜的那一幕就像夢一樣,我小的時候也想過「真想變小做這樣的事情試試看」,將這種想像加以膨脹之後,一邊思考「如果自己變小的話會有什麼樣的心情」一邊演出。

--本作中,描繪了靜香與小夫以宇宙空間為舞台用遙控戰車對抗敵人的戰鬥場景。
大原惠:靜香與小夫真是罕見的組合呢。

關智一:確實如此,畢竟平常幾乎沒說到話。

大原惠:說的也太過頭了吧!(笑)

關智一:小夫跟大雄與胖虎說很多話,但意外的與哆啦A夢跟靜香不太接觸,更幾乎沒有戶箱吵架過。

(資料圖片)

--也描繪了對戰鬥感到怯懦的小夫從胖虎跟靜香等人得到激勵的場景。
木村昴:劇場版的妙處在於,在電影版中的胖虎常成為焦點,而小夫常成為負面角色,胖虎不是曾說過「你在說什麼啊!」這樣的話嗎。

關智一:對,多虧我(小夫)呢。

木村昴:多虧有小夫,所以胖虎顯得很酷。如果沒有小夫怯懦而悶悶不樂那一幕的話,大家就只是一起打倒敵人並回到地球就結束了。因為有小夫在,所以增添了劇情。

關智一:我終於懂得電影的結構了呢。在電影中,每個人不是突然都變得很勇敢嗎?連靜香都說「一起到宇宙去吧!」只有我(小夫)抱持普通的感覺,「可不想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啊!」這樣。多虧了小夫,《哆啦A夢》的世界観展現出真實性。

大原惠:確實如此,這次因為小夫悶悶不樂,襯托出靜香的強韌。多虧有小夫,展現出靜香的優點。

關智一:小夫在背後操縱著故事呢。表面上是哆啦A夢與大雄操縱,實際上背後似乎是小夫努力打暗號給大家。雖然這次小夫也有更多的鏡頭了呢。(笑)。

木村昴:這次說成是《小夫的宇宙小戰爭》或許也很適合呢(笑)。

受訪的《哆啦A夢》配音群,左起關智一、嘉數由美、水田山葵、大原惠與木村昴。(資料圖片)

(訪談原文:MANTANWEB

🚩我們的譯名以台灣哆啦A夢道具為主,香港多啦A夢法寶為副。[詳情]
🔔追蹤我們的社群,讓你哆啦A夢新聞不漏接。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