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 外表看似失望,省思過於常人:《大雄之宇宙英雄記》

2015-07-23站長 台灣 電影 站務公告

往下繼續閱讀

  《電影哆啦A夢:大雄之宇宙英雄記》即將在台灣與香港等地上映,本站特派記者前往觀賞媒體特映會,火燙燙的影評出爐囉!本站特派記者認為,儘管就單純電影技法表現上,《電影哆啦A夢:大雄之宇宙英雄記》可能不如其他《哆啦A夢》電影,但如果深入反省其內容,可看到日本人角度出發的歷史省思,而這隱微不明的歷史省思,已足以將它從眾多哆啦A夢電影中篩出,成為上品!

◎廖偉鈞

往下繼續閱讀


◎《電影哆啦A夢:大雄之宇宙英雄記》劇照。(又水整合提供)

劇情安排無序 表現令人失望

  若純就電影專業及劇本的角度來說,應該可以說對本片十分失望,其內容前三分之一過於累贅,甚至與日常版哆啦A夢公式(大雄被胖虎小夫欺負後,找哆啦A夢求援,拿出道具實現夢想)相比,都可以說是了無新意。而鋪排劇情之無序也著實令人失望,本來預計要幾幕後才出現的劇情可能比想像中更快出現,而心理期待中要出現較久的畫面可能反而出現甚短,或是快速跳過,都讓本片的可看性大為降低。

往下繼續閱讀

  而尤其是結局部分,其收尾之容易、快速,又不若先前幾部哆啦A夢影集的緊湊、精彩,無法帶給人經一番寒徹骨而獲得美好結局的快感;相反的,反而給人一種成功好簡單,幾個地球小孩秒殺宇宙海賊團的感覺(宇宙海賊團真的是烏合之眾,波克爾星人智商平均可能沒有 50)。總論之,若是就時間及情節安排而言,《大雄之宇宙英雄記》可以說是哆啦A夢影集中的下品。

  然而,這只是站在純粹電影技法欣賞而不就內容深究的立場上,感到對《大雄之宇宙英雄記》的失望。就內容而言,其光輝奪目,或更甚於其他哆啦A夢的影集。


◎《電影哆啦A夢:大雄之宇宙英雄記》劇照。(又水整合提供)

哆啦A夢世界觀:故事反映時代因素

  在影評前,首先得先介紹一下我如何看「《哆啦A夢》的世界觀」。好的兒童文學,其特質基本上都具有兩層涵義,一層是讓兒童看的光明面(哆啦A夢中的三大元素──勇氣、友誼、和平),深一層是給大人看的背面(不一定就等於黑暗面)。如《小王子》、《快樂王子》、甚至是中國古典的《莊子》都具有這兩層色彩。那究竟,《哆啦A夢》的背後意義是什麼呢?

  經典的日常版《哆啦A夢》,經常出現的畫面便是:大雄或在學校被老師罵、或在家裡被媽媽念、或被胖虎揍、或被靜香討厭、或著小夫不時炫耀自己的家財萬貫……種種不如意時,大雄想到的就是跟哆啦A夢求助。這種經典的局面幾乎成為「公式」,不得不讓人思考藤子不二雄是否具有諷刺文學的意味,在這裡,或可先由時代因素切入。

  創作出《哆啦A夢》的時代背景是 1970 年代,其時,美日關係在冷戰中越加密切,美日安保條約運作良好、1972 年美國將琉球與釣魚台的行政權交還日本,與鄰國(中共)的外交也漸漸好轉,但均限制在美國利益架構之下。同時,韓戰、越戰的支援和 1964 年東京奧運、1970 年大阪萬博等等國際因素皆推動著日本的高經濟成長。可以說,1970 年代的日本是一個政治格局大開大闔,經濟起飛的大時代。

  《哆啦A夢》中常見的風格便是事物描述的「放大化」,如一個星球常常是一個國家、詐騙集團也常是「星際性」的,更不消說不管是星際警探、某星球議員等等世俗上的大牌人物都經常被大雄一行人唆使。那回過頭來想,在日常系列的《哆啦A夢》中,將人物的性格套上暗喻,加以縮小成個人就絲毫不為過了。在這套邏輯下,我們可以來逐一檢視《哆啦A夢》中各個人物的性格。


◎《電影哆啦A夢:大雄之宇宙英雄記》劇照。(又水整合提供)

  大雄毫無疑問,是《哆啦A夢》中的主人翁,我們若以日本人本位出發,把他套上國家性格,可能便暗指日本本身;胖虎則象徵著美國的武力,尤其在日本人心中,或對美國這樣的「強者」有著不小的怨念吧,不聽話把手上的資源讓出來就會挨一頓揍,事事都必須巧言令色取悅胖虎,正是日常《哆啦A夢》的公式的一部分;小夫象徵著國際資本主義(美國及其較無強制力的一面),時常炫耀家財,使大雄心嚮往之;爸媽、老師有時扮演大雄(日本)往前衝的文化羈絆,有時卻又扮演一種溫和敦厚的教導角色(日本文化的優雅面);靜香則是哆啦A夢許諾的美好未來,即是作者對日本美好未來的想像。而最重要的哆啦A夢,扮演的角色定位奇異,大致是「通往幸福的方式」──有時是「右派科技經濟決定論」,利用科技及經濟帶給大雄好的生活(拿出各種道具時);有時又扮演「民主」的角色(循循善誘,要求勿依賴道具,要大雄提升國民素養)。

  對於日本如此隱微的諷刺,實則源於 1970 年代日本對美國的高度依賴及戰後日本人盲目追求經濟及科技發展的反省,藤子.F.不二雄努力想讓窮怕了的日本人知道,財富和科技不能解決一切。財富在《哆啦A夢》中的角色常在於挑起嫉妒、製造大雄悲劇的根源;科技(道具)的濫用有時反而製造出大災難,最後與幸福漸行漸遠(有時可以看到幸福的幻影,如靜香洗澡,然而總歸幻影,沒好事)。


◎《電影哆啦A夢:大雄之宇宙英雄記》劇照。(又水整合提供)

《宇宙英雄記》試圖反映時代格局

  回到重點,其實一開始《哆啦A夢》要批判的對象是資本主義,與盲目相信科技會為日本帶來美好未來的幻想。而一切的一切又是如何開始的呢?這個起點,在日本首推黑船事件,1853 年培里叩關,開啟了美日百年情仇,同時也打破了日本的「超穩定結構」,為日本帶來了世界資本主義的苦惱。資本主義的無限延伸使日本軍國主義迷戀戰爭紅利,讓對外戰爭模式到最後竟似正常化,令日本民主在大戰下趨於崩毀。和平幻滅,最終失去能成為亞洲解放先鋒的地位,屈居美國的框架之中。

  本片中宇宙飛船的降臨情景,與黑船事件驚人的相似,而走出的三個「宇宙合作社」幹部致力於推銷繁榮偏鄉的理念,暗中榨取星球資源,最終將波克爾星拖向毀滅,非常赤裸的諷刺了資本主義。顯然光是他們還沒諷刺完,待大魔王伊卡洛斯現身,又只見它無形無體,異常衰弱,依靠吸食其他星球的養分維生,就更可以確定,它的原型是在諷刺資本主義。畢竟,資本主義一波波的擴張、「吸取新鮮血液」其源有自,從最早的美洲殖民,到叩關東亞、非洲大獵,日本只是一個被其中一波資本主義吞吃的亞洲邊陲小國,就像波克爾星一樣。


◎《電影哆啦A夢:大雄之宇宙英雄記》劇照。(又水整合提供)

資本主義進逼 脆弱民主遇襲

  在「黑船事件」後,本片迅速以跟正常日本史相反的速度跑,逆向詮釋了若小國日本在極低機率的情況下,抗擊資本主義成功的故事,這又是一大諷刺。波克爾星的英雄亞隆,原型很有可能是幸德秋水一類的人物(日本戰前的反戰人士、社會主義菁英)。真實世界的幸德秋水捲入幸德大逆事件,被資本主義的政府所殺;而在片中,亞隆僥倖沒被宇宙海賊的激光槍擊中而得以逃往地球求援。

  緊接著,日本最有可能走向英美內閣式民主的大正民主時期,迅速在內外交逼的情勢中崩毀,大正民主,黃粱一夢。正如本片中波克爾星議員對於亞隆的警告置之不理般,沒有防備的民主碰上了危機,脆弱且無能,這裡便是日本戰前社會縮影。這時的亞隆,若能奪權上位,則能快速解決危機。但這畢竟是兒童文學,無法搞到那麼黑暗,好人會永遠是好人樣,最多鬧鬧脾氣、耍耍性子,絕對不會變壞。不過,哆啦A夢等人最後成功擊倒宇宙海賊,又頗有點個人主義的味道了。

  最後交代「壞人」──宇宙海賊及其所象徵的資本主義的下場,雖有些草率,但也無須意外,因為現實中根本沒有發生,比如漢堡導演的倒帶功能,其實個人認為有如灰姑娘的玻璃鞋,是整片中最大的設計瑕疵,不過若是要藉此間接諷刺「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的話,倒也說得通。作為兒童文學的收尾,只須強調「壞人被打敗了」便可以下台一鞠躬,世界重新回到超穩定結構,大家過著安居樂業的日子,播放主題曲,一切結束。


◎《電影哆啦A夢:大雄之宇宙英雄記》劇照。(又水整合提供)

《宇宙英雄記》歷史省思 回歸哆啦A夢傳統深度

  有一種電影,很難歸類到任何一種傳統電影類別,像《阿甘正傳》便是,虛寫佛瑞斯‧甘的一生,實寫美國自二戰後的政治發展軌跡,幽默諷刺,硬要說,應該算是一種「歷史省思片」。本片的價值或許正體現在於它重新回歸了哆啦A夢所欲言,找到了對的諷刺點,不再受限於純粹奇幻文學商業片的譁眾取寵或純炒作環保議題的虛幻。儘管隱微不明,透過本片,我們仍看到了一些日本人角度出發的歷史省思,而這隱微不明的歷史省思,已足以將它從眾多哆啦A夢影集中篩出,成為上品。

星級評價★★★☆(3.5/5)

◎你看過《大雄之宇宙英雄記》了嗎?你對電影也有些想法,不吐不快,想分享給全球華人哆啦A夢迷嗎?不妨將你的感想投稿給我們,我們會擇優刊登,邀請你一起來分享對《大雄之宇宙英雄記》的批評與感動!

延伸閱讀《大雄之宇宙英雄記》專區

往下繼續閱讀
●「哆啦A夢」及其原作漫畫、動畫、電影等作品,相關用詞在各地譯名未盡相同,如台灣正式用法「哆啦A夢」與「道具」、香港則為「多啦A夢」與「法寶」等。甚至過去另有「小叮噹、叮噹」等用法。哆啦A夢中文網團隊來自各地,譯名使用未必周全。文中若附連結,可點入相關頁面查閱本站收錄的各地名稱。關於中文譯名差異緣由與本站譯名選定原則,可參考「哆啦A夢中文譯名介紹」。
.快加入本站▸YouTube 頻道,掌握最新影音新聞!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