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想】大雄的人魚大海戰:幽默十足 感動稍弱(有雷)

2010-07-05站長 電影 新知新奇 站務公告

往下繼續閱讀

  《大雄的人魚大海戰》已經在七月二日於台灣上映了。站長有幸躬逢其盛,於日前已經去看過了電影。對於這部電影,站長覺得以「電影三十周年紀念作品」來說,好像有點不足;但是大體上,這部作品還是可以讓人接受的。

  這部電影蠻具特色的一點是,很有「幽默感」。站長去看電影的時候,雖然沒有滿座,但是中間的席位已經被訂走很多,比之前站長看哆啦A夢電影的經驗來說,已經有長足的進步。《大雄的人魚大海戰》在劇情的鋪陳上,選擇很多有幽默感、笑點,還有前後呼應的方式。其實例子不勝枚舉啦,站長印象最深刻的是兩個。一個是蘇菲亞的奶奶坦承對她的管教太過於嚴苛,蘇菲亞趴在奶奶的腿上說她最愛奶奶。這個時候旁邊的人也感動得痛哭流涕,包含哆啦A夢,與當時在她旁邊的哆啦美。哆啦美就說,「我也最喜歡哥哥了」,其實依照當時情緒的感染,大家都認為這句話在這個場合是適當出現的。而哆啦A夢回應「我也是」,觀眾包括我,也不會有甚麼懷疑,這種橋段賣點就是這種東西嘛,很正常,沒想到哆啦美最後回一句,「我是開玩笑的啦」,在場很多觀眾都忍俊不住,我也是其中之一。這是一種透過情緒反差的方式創造出笑點。另外一個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電影初盤哆啦A夢與爸爸互推誰要幫大雄去買東西,當然是哆啦A夢輸。哆啦A夢穿著圍肚兜用竹蜻蜓飛上天開始看著單子清點究竟要買些甚麼(其實在這裡已經有一些小朋友開始笑了),一直點點點點到最後,講到「哆啦A夢的銅鑼燒」的時候,哆啦A夢樂得在天空飛了一圈,還說「我最喜歡媽媽了」。同樣的場景在電影末盤,輪到哆啦美幫哆啦A夢與大雄買東西。刻意塑造的跟初盤一樣,創造出前後呼應的感覺,一樣是穿著圍肚兜飛上天,一樣是清點買些甚麼,最後講到「哆啦美的菠蘿麵包」的時候,哆啦美也是一樣樂得在天空飛了一圈,說「我最喜歡媽媽了」。果然兩兄妹還是很相像的啊!而電影在這一方面的設計上,我覺得確實有獨到之處,比起之前幾部電影,笑點更多、幽默感更足,在這一點上,我覺得這部電影表現得不錯。

往下繼續閱讀

  但是這一部電影能讓我稱讚的,我覺得大概也就是主題曲好聽(無論是青山黛瑪的日文版,或者是樹德科大與音樂鐵人改編的中文版)和幽默感十足這樣子了。以「電影三十周年紀念作品」來說,我覺得並沒有看到該有的表現,也沒有應有的感動。其實這部電影的腳本,也就是劇本設計,是由擔綱《大雄的新魔界大冒險》的真保裕一負責。真保裕一的腳本,大家是有目共睹,雖然電影是重製版,但是改得真的漂亮!在角色感情上,不只增加眾人幫假美夜子取《魔界歷程》一段,還增加了梅杜莎是美夜子媽媽的劇情,人物的刻畫上是更為深刻,我記得我兩年前在台灣看這部電影的時候,雖然可能與是第一次進電影院看哆啦A夢電影也有關係,但是總感覺動人心魄,劇情深入人心,一刻都不想離座(我記得我在電影中盤就想上廁所,但是憋到畫面跑到空地樹上的掃帚才衝出去),幾乎可算是2006年新版電影開始以來,最經典的一部作品(其實從票房的表現上也可以略知一二)。這一次《大雄的人魚大海戰》的劇本,原本也受到大家的期待。實際上據說《大雄的人魚大海戰》漫畫裡有很多東西解釋,也有比電影更多的伏筆。不過其實本站也報導過,真保裕一曾經在一次訪問中埋怨過作為導演的楠葉宏三。或許是為了要讓電影更貼近小孩子的關係,所以他擅自刪掉了很多劇本的內容,讓更多的祕密道具登場。秘密道具是《哆啦A夢》這部卡通的精神所在之一,能讓多一點的秘密道具登場,本來也無可厚非。然而把人家精心設計的腳本挖掉了很多伏筆,就感覺有些過頭了。所以最後《大雄的人魚大海戰》電影出來,老實講我覺得缺少了很多深度,有些地方觀眾的情緒還沒有培養到一定的臨界點,緊張的橋段就瞬間結束了,對於那部分的感覺就好像沒有甚麼;而一些橋段原本預計會有很多解謎要素,卻也一下子就解開來,也讓人覺得好像「怎麼這麼簡單啊」?就比方靜香被抓走,要被大家救這一段,我就覺得雖然劇組刻意在營造「只剩三十分鐘」、「只剩四分鐘」,最後哆啦美的碼表是停在零點零九三秒。但是這個橋段我覺得時間的流逝與大雄等人的反應不夠急湊,也許與配樂也有關係,感覺少了點緊張刺激的氣氛,靜香被救感覺也太過簡單,沒有想像中的惡戰產生(惡戰被推遲到之後去了)。這一點我覺得其實可以再改善。而後者,其實哆啦A夢用尋寶機產生出一段關於「人魚之劍」的謎語,大意大概是當皇家衷心祈禱之時,五色之光將會降臨云云(老實講我看到旁邊有一些古文字,又發現「翻譯蒟蒻」這道具在電影前段曾出場過,而《新魔界大冒險》中的古文字是利用翻譯蒟蒻解讀出來的,這裡其實我就蠻懷疑為什麼翻譯蒟蒻沒有第二次登場,不過如果甚麼緊急的時候都用萬能的秘密道具,那哆啦A夢他們也不用冒險了)。這「五色之光」指的究竟是甚麼?「人魚之劍」的藏身處,究竟又在哪裡?其實這是非常充滿解謎要素的地方,原本以為謎底要經過層層剝析才會找到。結果居然是在公主蘇菲亞一次失敗後的祈禱,就讓人魚皇家三寶物產生共鳴,人魚之劍就自動從天而降了。我覺得這個地方是有一點可惜,感覺好像有點浪費這個解謎橋段。

  而人物的感情刻畫上,我覺得只有蘇菲亞與小哈利做得比較好,蘇菲亞與奶奶的感情,與蘇菲亞苦勸小哈利相信地球人,還有小哈利從不信任地球人轉而到信任,這一個地方鋪陳的還算成功。只是有一個橋段,就是當靜香失蹤的時候,胖虎與小夫自告奮勇去找,因為他們認為可能還躲在那邊的洞穴,那時由哆啦A夢與大雄去見蘇菲亞的奶奶。如果靜香沒有確切的在旁邊,可能還在那個洞穴沒跟來,如果是我的話我的情緒會一直很緊張,會擔心她有沒有發生問題、有甚麼狀況,得要親眼見到她才會安心,怎麼還能與哆啦A夢一起驚嘆人魚宮殿的陳設,並且乖乖而且心情安定的跟蘇菲亞的奶奶會面呢。其實這一點瑕疵不大啦,但就是一些小細節的地方,我覺得沒有做的挺完善就是。而當蘇菲亞因為人魚之劍的威力太過猛烈,而想要放棄的時候,大雄苦勸蘇菲亞不要放棄,其實看的出來劇組方面想要讓大家對這一段印象深刻一點。但是我覺得這一段沒有給我應有的感動。也許問題跟前面說的一樣,觀眾的情緒還沒有鋪陳的夠深,劇情就直接中斷或結束。這是非常非常可惜的。還有他們與怪魚族的王博依金戰鬥的時候,想像中壯烈的戰鬥場面並沒有出現,反而是用前面提過的「前後呼應法」,把大雄誤觸虛擬海開關的伏筆用在這場戰鬥,開關一按,博依金就被捲到虛擬海水泵裡面去了。我覺得太過於輕易的打倒一個強大

往下繼續閱讀

的敵人,還是老話,觀眾的情緒並沒有被帶到應有的深度,戰鬥就輕鬆地解決了。很可惜!所以當出電影院的時候,我並不會像《大雄的新魔界大冒險》或是《大雄的綠之巨人傳》一樣,還會在腦中迴盪再三(《新魔界大冒險》絕對是經典,我回到家睡覺都還在想它的劇情),感覺就是,啊,又看了一場哆啦A夢電影了,感覺蠻幽默的,這樣子而已。

  問題比較嚴重的是劇情的鋪陳啦,但其實我覺得配樂也是蠻大的問題。音樂可以說是演出的靈魂,其實就拿我常看的晚間新聞《中視新聞全球報導》當例子,當播社會新聞的時候,會播聳動的音樂;當播弱勢新聞的時候,會播可憐的音樂;當播政經新聞的時候,會有專業的音樂。隨著新聞的類別如何,就會有甚麼樣的音樂,當政經新聞播聳動的音樂的時候,大概就會有個底,可能立法院又打架了。這就是配樂帶來的神奇作用。除了主題曲我覺得蠻好聽的之外,感覺其他劇情主軸上配樂的效用比較沒那麼顯明,該到位的地方沒到位,該催淚的地方不催淚。老實講,雖然這次電影三十年,請武田鐵矢回來作插曲〈從遠洋來的你〉,台灣方面也沒有更動一樣上映,但是我實際看過聽過之後,覺得當大雄他們從家裡出發往海底宮殿移動中,配上這樣子的配樂,不是配樂不好聽,而是感覺稍嫌突兀。而這插曲給人的感覺就與十幾二十年前,經典的哆啦A夢電影的片尾曲相去無幾,感覺……嗯,還不到老氣橫秋啦,但確實有一點類似的感受(以我的觀察,全場在播那個插曲的時候,是完全冷場的狀態)。不是插曲不好,而是插曲應該要怎麼配合,要安插在哪裡,我覺得這也是挺重要的一環。

  《大雄的人魚大海戰》首周票房排行出來了,在台灣上映的電影票房中,僅次於《太陽王傳說》,有非常大的改善。雖然缺點感覺好像有點多,不過那畢竟是我的觀點。哆啦迷們單純的去放鬆休閒的話,《人魚大海戰》仍然是個不錯的選擇,尤其與小孩子們一起去的話,小孩子們一定會被逗得哈哈大笑呢。至於不滿足《大雄的人魚大海戰》電影鋪陳方式的哆啦迷呢,則可以選擇去買漫畫版來看。漫畫版比較忠於原腳本,比起看電影來說,有另一層不同感受。

往下繼續閱讀
往下繼續閱讀
●「哆啦A夢」及其原作漫畫、動畫、電影等作品,相關用詞在各地譯名未盡相同,如台灣正式用法「哆啦A夢」與「道具」、香港則為「多啦A夢」與「法寶」等。甚至過去另有「小叮噹、叮噹」等用法。哆啦A夢中文網團隊來自各地,譯名使用未必周全。文中若附連結,可點入相關頁面查閱本站收錄的各地名稱。關於中文譯名差異緣由與本站譯名選定原則,可參考「哆啦A夢中文譯名介紹」。
.快加入本站▸YouTube 頻道,掌握最新影音新聞!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