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文章專欄 日本 電影

[日本] 她讓哆啦A夢電影登陸月球 《大雄的月球探測記》編劇暨小說家辻村深月訪談

2019-02-08 大中華哆啦王(Superdoraking)報導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月球探測記》編劇、《小說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月球探測記》作者辻村深月,在紀念小說發行之際,接受小學館多次專訪,暢談創作電影與小說背後的秘辛。這些不為人知的製作背景與心路歷程,讓《哆啦A夢》電影成功登陸月球,邁入新的里程碑。

辻村深月接受小學館專訪。(小學館)

只有小說才能呈現的世界

  辻村深月表示,當她在寫電影劇本的時候,也接到了藤子創作公司撰寫小說的邀約。她本來覺得哆啦A夢是以漫畫或動畫呈現才會有趣,不知道特別用小說呈現的意義何在,因此並沒有當下就答應,直到後來藤子創作公司說「我們覺得有的世界是身為小說家的辻村小姐才能表現出來的」,才說服辻村深月為哆啦A夢寫作小說。於是,她在那之後繼續撰寫電影劇本,在與電影導演跟製作團隊在那之後的 1 年半繼續為電影上映而努力的同時,也開始創作這部《小說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月球探測記》。

  她說,她在創作小說時自然浮現的第一行內容是「月球,對人類生存來說是太過苛刻的世界」,但是這跟劇本內容完全不一樣。她並不是單純模仿劇本的故事與台詞,她從手法到演出,都要以跟電影不同的方式創作,「感覺回到自己本來所在的場所一樣」。就像依據劇本在拍電影一樣,她在創作小說的過程,也有種像在拍電影的感覺,「如果從電影跟小說兩方面都能透過各種角度樂在其中的話,那就太好了。」她也在創作小說後,對藤子‧F‧不二雄老師產生更為崇敬之心。

  另外,她在創作小說時,覺得自己發揮真本領的場面有幾個。特別是連接每一章的間奏(Interlude),能感到真的是由她自由發揮的。「在間奏中有個場景,可以讓你更了解琉華是什麼樣的人,這種文章是只有小說才能寫出的場景。」在小說中,說出第一句話的角色的心情或背景有很多。一般的小說雖是邊寫邊能更了解登場人物的心情,這次是在有一個完成的劇本之後做一樣的事情,自己卻也有所發現。「也許這是因為琉華不是我自己所創作出的角色,而是與團隊的大家一起創作出的角色吧。」原始設定就有厚度與深度,在自己的筆下又能夠加以發揮與膨脹。

《大雄的月球探測記》預告片劇照。(doraeiga.com)

小說與動畫電影的不同

  她常被八鍬導演提醒,小說創作方式與電影劇本不同,比如角色的台詞會更長,要透過文字傳達劇情的狀況跟登場人物的心境。但是電影不一樣,一些部分可以透過配音員的演技去傳達。因此,小說跟動畫所能作到的效果可說各擅勝場,相同的想法或設定,由於方法的不同而有所差異,她為此也努力學習了一段時間。

  辻村深月覺得,寫劇本就好像哆啦A夢的秘密道具。比如說當她寫下「神秘之月」的時候,「連寫出來的本人都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顏色,但是動畫卻會幫我畫出完稿,這就好像秘密道具一樣」。不過,小說的話就只能由她自己一人來創作了。她表示,這本小說是她在仔細審視自己到底創作出了什麼樣的劇本之後,才寫下的成品。固然有參考動畫呈現的部分,但有的部分並沒有,比方在某場景登場人物的心境部分。她也從無到有創作出了只有文章才能描寫的場面或電影所沒有的場景,在樂在其中的同時也保有一份速度感,「我果然是個小說家啊」。

《大雄的月球探測記》官網。(doraeiga.com)

不限於小孩子喜歡的哆啦A夢

  辻村深月在創作小說時,最早是打算寫出小孩子讀起來很容易的小說,但是寫到一半就不這樣想了。小時候的她就不覺得《哆啦A夢》是一個只限於小孩子讀的東西。「不論是小孩子或是大人,大家都喜歡哆啦A夢」。因此她所創作出的這部小說,與年齡無關,每個人都可以盡情地欣賞,為此她也參考了同樣很喜歡哆啦A夢的小說家瀨名秀明所創作的《小說版哆啦A夢 大雄與鐵人兵團》。

  儘管大家應該都認識大雄或哆啦A夢了,但辻村深月所創作出的小說,還是謹守她小時候所讀的兒童文學的作法,將他們當成從未出場過的人物進行介紹,「或許也會有透過這本書而第一次遇到哆啦A夢的孩子也不一定」,這種想法是她透過絕不輕視孩童的《調皮三人組》系列兒童文學讀物與其創作者那須正幹先生而學到的。

首度與哆啦A夢去月球大冒險

  大長篇或電影之中,幾乎沒有哆啦A夢他們沒去冒險過的地方,就像藤子老師說「想要將《哆啦A夢》所經歷過的地方,滴水不漏地徹底描繪出來」。在這當中好不容易找到的冒險舞台就是月球。實際上,迄今為止電影團隊也曾多次想過要創作以月球為舞台的作品,不過之後卻都沒有達成。「如果說在《哆啦A夢》電影悠久的歷史中能夠成功登陸月球一次的話,希望能由我來完成它。這樣想之後就提案以月球做為舞台了」。在還沒確定是什麼樣的故事的時候,團隊有人說「辻村老師的名字也有個月字呢」,因此她儘管也曾經有打退堂鼓的想法,但既然都被這麼說,那就無法放棄了。

  在創作台詞時,她最初總是會擔心「大雄的台詞這樣寫可以嗎」、或者「哆啦A夢講出她所想出來的台詞好嗎」,總是有這種想法。然而,藤子老師的「大弟子」麥原伸太郎先生給了她一封郵件,「請好好享受電影哆啦A夢。哆啦A夢他們也一定會對於能夠前往新世界冒險而樂在其中的。」麥原伸太郎本身就是在藤子老師去世後承繼哆啦A夢電影的人,辻村深月本來覺得他會把創作電影看得很嚴肅,不過在她讀了這封信之後,卻覺得麥原伸太郎並非一板一眼,而是不停地享受著與哆啦A夢他們一起去冒險吧。因此,辻村深月覺得她也應該以享樂的角度去思考。不論是地底、海底、宇宙,哆啦A夢他們去過很多地方冒險,而這次是自己與哆啦A夢他們一起攜手去冒險,擔任這個職責其實是很值得高興的。在轉變了想法之後,對於哆啦A夢他們的台詞就胸有成竹了。

《大雄的月球探測記》劇照。(doraeiga.com)

腦中有 3 種哆啦A夢

  辻村深月表示,在寫小說時,她的頭裡就好像有 3 種不同姿態的哆啦A夢或大雄一樣。一個是原作漫畫的哆啦A夢他們,這個比例大概是最多的。哆啦A夢的頭不是藍色的,而是一條條用筆描繪的直線。第二個是她小時候所觀賞,由大山羨代配音、芝山努導演的會動的哆啦A夢。第三個是水田山葵配音的現在的會動的哆啦A夢,「特別是在星期五與我家的孩子們一起觀賞動畫之後。」比如在戰鬥場景,會邊想像現在的哆啦A夢他們的聲音與動作之後邊創作。在執筆時還沒有跟配音員他們見面,只能透過電視畫面得到配音員們的協助。

  辻村深月希望能讓原作漫畫中出現的秘密道具能夠大量的出現,想讓看過電影或小說的人們好奇「在原作漫畫中是怎麼用這些道具的呢」,而讓他們回去觀賞漫畫。特別是「遺忘草」,因為它是在漫畫單行本封面(按:《哆啦A夢》短篇集第 9 集)出現的道具,所以一定要用它。她的孩子在看過電影預告後對她說,「為什麼靜香拿著遺忘草呢?」明明只是一瞬間的畫面,卻能夠立刻注意到「遺忘草」,讓她十分感動。如果很多的大人也能注意到「這是我家漫畫封面裡出現的花」的話,她就會覺得很高興的。

成為39分之1的「哆啦A夢電影」

  前幾天,孩子對她說「想看《大魔境》的 DVD」,她回問道「以前的?還是現在的?」畢竟有 1982 年的《大雄的大魔境》與 2014 年的重製版。不過孩子卻對她說「什麼叫做以前的?」在辻村深月加以說明之後,孩子卻說「兩個都是現在的啊」。「以前的、現在的、改版前、改版後,我們大人都會這樣說,不過對於孩子來說,每一個作品都是並列的,每個都是『現在的哆啦A夢』。」她覺得自己的作品能與其他的「電影哆啦A夢」系列等量齊觀,是電影系列迄今為止 39 分之 1 的作品,能夠參與《哆啦A夢》的電影,讓她覺得十分的幸福。

 「不論是什麼年齡、什麼背景的人,心中都有對《哆啦A夢》的回憶。如果這次的電影或小說能成為契機,讓他們能與這些回憶重逢,『再看一次以前看過的電影吧』、『回去看看漫畫好了』,如果能有這種想法的人存在,對我來說就沒有比這更快樂的事了。

延伸閱讀小學館訪談全文(日文)

大中華哆啦王(Superdoraking) 作者/大中華哆啦王(Superdoraking)

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2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