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麥原伸太郎與辻村深月接受《快樂快樂》專訪 談《月球探測記》與哆啦A夢

2019-03-04站長 文章專欄 日本 電影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月球探測記》的編劇辻村深月與也承繼藤子老師的遺志創作過多部《哆啦A夢》大長篇的「藤子.F.不二雄老師的大弟子」麥原伸太郎,受日本《快樂快樂月刊》之邀,進行豐富的對談!原來,藤子創作公司一直有將「月球」作為電影舞台的提案,只是一直沒有成功,麥原伸太郎還在現場展出了一些當時提案的資料唷!

辻村深月與麥原伸太郎的對談。(日本快樂快樂月刊)

最初見面在8年前

  辻村深月與麥原伸太郎初次見面是在 8 年前,辻村深月以章節標題都是哆啦A夢道具的小說《冰凍鯨魚》到藤子創作公司取材時,與麥原伸太郎有了接觸。麥原伸太郎對她將小說的章節都以哆啦A夢的秘密道具為標題感到驚訝,而辻村深月則對當時正在畫棒球漫畫的麥原伸太郎桌上放置許多棒球的資料而有所感觸,她認為正因為畫的是兒童漫畫,所以需要補充正確而最新的知識,並將之在漫畫中對讀者展現,如同藤子.F.不二雄老師一樣。在辻村深月的《沒有鑰匙的夢》獲得直木獎時,麥原伸太郎還畫了哆啦A夢拿著她的書與大雄一同致賀的賀圖,讓她十分高興。

  在創作電影劇本時,辻村深月認為最難的事情是要考慮到具體的上映時間與節奏,不像小說一樣能安排獨白或間奏,這點最初讓她感到疑惑,不過最後幫助她的正是角色們。是大雄的話就會怎麼說、是哆啦A夢的話就會怎麼作,角色就像在辻村深月的心中動了起來一樣。不過其實辻村深月在創作時,常常聽製作團隊說「給麥原老師讀讀看劇本嘛」,她原本很擔心,不過麥原伸太郎在訪談中跟她說「不會啦,是很棒的作品啊」,讓她感覺像被拯救了一樣。

哆啦A夢電影有各種月球廢案!

  至於為什麼在這部電影中選擇「月球」作為舞台,是因為這是哆啦A夢電影中難得沒有出現過的舞台。麥原伸太郎此時爆料說,「其實在藤子老師去世之後,擔任大長篇哆啦A夢的漫畫或電影的原案協力時,每次被推為舞台候補的幾乎都有月亮。」他還現場拿出了一些資料,包括使用「道路光線」走到月球、或者以「竹取物語」的傳說為藍本等等,有各式各樣的提案。不過雖有這些提案,最後「著陸」卻總是失敗。由於月球是研究者早已「熟知」的世界,所以作為故事的舞台就十分困難了。辻村深月也說自己曾在創作途中想過更換別的舞台,不過製作團隊說她的名字裡也有「月」字,因此她就不禁繼續堅持以月球做為舞台的理念了。最後在八鍬導演提案使用「異說俱樂部徽章」後,故事的創作才開始有所進展。

麥原伸太郎在訪談現場展示的資料。中間所描繪的是「玉子的大冒險」,似乎想過以大雄媽媽為主題來冒險?(日本快樂快樂月刊)

  至於這部電影的看點?由於月球上的烏龜「摩佐」在進行角色設定時,曾經與藤子創作公司有過多次討論,也獲得麥原伸太郎的協助,因此當摩佐出場的時刻,麥原伸太郎總是會想著「摩佐加油啊!」實際上,摩佐在製作團隊當中的人氣也很高。

  而辻村深月則認為這部電影最大的看點是琉華與大雄的友情。「實際上在最初寫劇本的時候,我總覺得作為哆啦A夢電影,理所當然大雄他們會為了遇到的新角色們而拚盡全力的努力。不過八鍬導演則說,『為什麼大雄會為了琉華他們而如此努力呢?要思考的是,若不能明確的了解大雄到底在哪裡跟人成為朋友,大雄他們怎麼會為人拚盡全力呢?』」麥原伸太郎也贊同著說,「這確實很重要呢。對琉華來說朋友是什麼樣的存在呢?與大雄的關係又是怎樣的關係呢?」辻村深月為此具體而仔細的考慮過,為什麼琉華並沒有依賴出木杉,反而依賴大雄呢?對大雄來說友情到底是甚麼樣的存在呢?「因為是哆啦A夢電影,而把描繪友情當成理所當然,所以從沒思考過『因為是大雄與琉華所以才誕生出友情』這種意識」。因此,新角色們與大雄他們之間所產生、所構築的關係與思考,值得注目!

  另外,麥原伸太郎也說在電影後半段,大雄他們戰鬥的場景作得很好,辻村深月也盛讚這是比她想像更棒的繪畫與動作,要感謝以八鍬導演為首的大家的想像力與技術。

哆啦A夢的醍醐味:從日常開始,以日常結束

  電影終於完成後,當八鍬新之介與辻村深月等人在同一個試映室裡觀看完試片時,八鍬新之介感動的哭著對辻村深月說「萬分感謝!」而沒有人注意到他在場的麥原伸太郎則在此時抱著八鍬導演的肩膀,對他說「你辛苦了,真棒!」麥原伸太郎對辻村深月終於能完成一部電影作品而十分感動,而辻村深月也對麥原伸太郎所說「聽到自己所寫的台詞被角色講出來,看到自己所作的角色動起來時就很開心了」深有共鳴,這讓她在背負《哆啦A夢》這一系列的重要性時,能夠回歸作為作家或者製作電影最單純的初衷。

  那麼兩人覺得「哆啦A夢風格」是什麼樣的呢?麥原伸太郎說,他小時候在讀《哆啦A夢》時就常把自己置換成為大雄。與哆啦A夢他們到各式各樣的地方冒險,使用秘密道具把敵人打倒,最後再回到日常,這部分大概就是「哆啦A夢風格」吧。辻村深月對此也表達認同,認為哆啦A夢的基礎是大雄他們的日常生活,從日常世界展開冒險,最後再回到日常生活,她非常喜歡這種安排,「正因如此,讀者也會想大雄他們的冒險與秘密道具的冒險跟自己是很接近的事情吧。」

延伸閱讀快樂快樂月刊(日文)


◎我們有 TELEGRAM 頻道囉!→快加入
站長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