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文章專欄 香港澳門 國際 電影 新知新奇

【獨家揭秘】《八寶叮噹》補遺:香港與新加坡首度上映哆啦A夢電影的歷史紀錄

2019-09-22 大中華哆啦王(Superdoraking)報導 

  在華文《哆啦A夢》電影史上,《哆啦A夢》電影每年固定在台灣、香港或中國大陸上映,是進了 21 世紀之後的事。不過,其實香港早在 1982 年,就以《八寶叮噹》為名正式上映了《大雄的恐龍》這部電影。這是哆啦A夢電影首度在華語區上映的關鍵時刻,相關內容卻付之闕如。哆啦A夢中文網將透過詳盡深入研究,補上這段《八寶叮噹》的歷史空白。我們將上修《八寶叮噹》在香港上映時間為 1982 年 7 月 31 日,並首度披露不為人知的 1983 年新加坡上映《八寶叮噹》的歷史!快來一起見證這個華文《哆啦A夢》電影史的重要一刻吧

(新加坡《聯合晚報》)

香港名導胡樹儒協力 《八寶叮噹》在港上映

  對於 1982 年香港《八寶叮噹大電影》的上映,由於史料難覓,因此目前網路上的主流敘述,僅止於「8 月 14 日起上映至 8 月 26 日」這寥寥數語,以及目前已經無法確認的「192 萬港元」票房成績。哆啦A夢中文網精心採集史料,為您揭密《八寶叮噹》在香港從引進到上映的全過程。

  根據吳偉明《日本流行文化與香港》一書中的敘述,香港名導胡樹儒於 1981 年 6 月將《七彩卡通老夫子》的菲林(底片)拷貝帶去日本,委託日本東洋現像所沖印,並與日本片商洽談該片的日本放映權,意外促成與日本的《哆啦A夢》電影發行商「東寶」的合作關係。東寶決定派人協助胡樹儒拍《老夫子》電影,而胡樹儒則表示願意協助東寶的《哆啦A夢》劇場版在亞洲發行。不過該書對《八寶叮噹大電影》的上映時間寫為「1982 年 12 月」,則明顯有誤。

  目前香港可回溯到的唯一有關《八寶叮噹》的新聞資料,出自 1982 年 7 月 30 日的香港《工商晚報》。雖然只在報刊的一小角,但這也是香港哆啦A夢史的重要紀錄,新聞是這樣寫的:

(《工商晚報》中華民國七十一年(一九八二)七月三十日第四頁)

八寶叮噹大電影 暑期日日特別場
  深受小朋友歡迎的卡通人物小叮噹,生鬼有趣,寓教育於娛樂,充滿愛心,漫畫膾炙人口原作者為日本名漫畫家藤子不二雄,現由港日電影界携手將叮噹故事搬上銀幕,粵語對白。現徇衆要求,「八寶叮噹大電影」由卅一日週末起,在嘉樂院線各大戲院每日上映早場十點半及四點場,直至另行宣布為止。
──《工商晚報》中華民國七十一年(一九八二)七月三十日第四頁

(《工商晚報》中華民國七十一年(一九八二)七月三十日第四頁)

  哆啦A夢中文網特別深入翻找香港報刊資料,發覺民國七十一年(1982)7 月 31 日的《香港工商日報》第 9 頁,有《八寶叮噹》的廣告,明確寫出「今日起,每日十點半、四點兩場獻映」,因此可以確認,《八寶叮噹》在香港的上映時間應為 1982 年 7 月 31 日星期六

(《工商晚報》中華民國七十一年(一九八二)七月三十一日第九頁)

  其實《八寶叮噹》就是 1980 年在日本上映的《大雄的恐龍》,不過觀察這個電影廣告,主要的宣傳賣點卻不是「恐龍」,反而是「消暑解渴、有益正氣,開心果王!」乍看還以為是飲料廣告。其他宣傳語句還包括「叮噹,週身八寶,教乖細路(按:即國語「小朋友」):培養小朋友愛心!激發獨立精神!堅定小心靈意志!灌輸科學常識!粵語對白份外親切」還有「 『七彩卡通老夫子』監製胡樹儒港日合作大貢獻!香港電影公司與東寶公司大攜手!」等語句,不過其實胡樹儒只是買下了《八寶叮噹》的版權而已。

  然而在這之後,戲院在報紙上的廣告宣傳大多都集中於《血洗唐人街》,《八寶叮噹》僅維持每天 1 至 2 場的上映規模至 8 月 11 日(三)為止,最後一天的麗華、珍寶戲院廣告上,有「四點場最後:八寶叮噹」之語句。

  那麼「8 月 14 日」上映的說法又是從何而來呢?哆啦A夢中文網繼續探研,發覺 7 月 31 日起上映的是「嘉樂院線」, 8 月 12 日在嘉樂院線下映後,「新大華戲院」當天隨即在廣告上刊登「後天獻映粵語對白卡通片 八寶叮噹」字樣,並自 8 月 14 日(六)起重映《八寶叮噹》。這部片子在「新大華戲院」的表現似乎很不錯,因為在 8 月 15 日的報紙上,有「狂滿!今六場」的敘述,《八寶叮噹》在新大華戲院上映至 8 月 25 日(三),最後一天也有「最後今天五場」的敘述,上映規格大約至少都有每日 5~6 場。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未能肯定位置的嘉禾戲院、以及已經改成 Cinema City 的柴灣戲院外,根據搜查結果顯示,所有曾經在香港上映過《八寶叮噹大電影》的戲院,基本上可以說是全部結業了。

1982 年 8 月 11~14 日香港報刊戲院《八寶叮噹》預告演變情形。(取自香港《工商晚報》)

  你以為哆啦A夢中文網這次為歷史揭開面紗,只揭開這些嗎?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哆啦A夢中文網還特別挖出新加坡的歷史資料,首度詳細為華文哆啦A夢迷揭開《八寶叮噹》也於 1983 年在新加坡上映的秘史!

八寶叮噹來了!新加坡1983年5月上映

  目前坊間網路上的資料,都只提到《八寶叮噹》於 1982 年 8 月在香港上映。不為人知的是,同樣以華人為主體的新加坡其實也於 1983 年 5 月上映了這部《八寶叮噹》!

  哆啦A夢中文網透過新加坡政府的新加坡全國圖書館委員會(NLB)資料,找尋到《八寶叮噹》在這則 1983 年 5 月 28 日新加坡《聯合晚報》的報導(文字未加變更,僅原文用簡體字,本文改為繁體字)。

(《聯合晚報》1983 年 5 月 28 日第 15 版)

八寶叮噹
  孩子們心目中的偶像叮噹來了。這位活潑可愛的漫畫人物,在動畫電影技術下,攝製成這齣風趣而輕鬆的七彩卡通影片《八寶叮噹》。

  《八寶叮噹》原著是藤子不二雄,是《老夫子》卡通電影監製胡樹儒又一新貢獻,也是香港電影公司與日本東寶株式會社攜手製作的影片,由福富博導演。是同學們的假期娛樂之一。(圖說:《八寶叮噹》是學校假期的娛樂影片。喜歡卡通片的朋友,可以看個痛快了。)
──《聯合晚報》1983 年 5 月 28 日第 15 版)

  由新加坡《聯合晚報》所刊登的新聞內容看來,也提到「香港電影公司」與「胡樹儒」,因此電影上映的版本應該就是香港的《八寶叮噹》版本,不過將對白部分由粵語改為華語。據哆啦A夢中文網查找新加坡報紙資料,發覺《八寶叮噹》是於 5 月 25 日首度在報紙上刊登預告,指出「請注意明天廣告」,5 月 26 日廣告則稱「明晨禮拜雙映早場」,因此《八寶叮噹》在新加坡的正式上映時間是 1983 年 5 月 27 日(五)。新加坡版廣告的設計與香港版也相差無幾。

(取自新加坡《聯合晚報》)

  至於下映時間,據哆啦A夢中文網查閱新加坡《聯合晚報》上的戲院廣告,發覺綜藝、中僑系列戲院於 6 月 8 日(三)聲稱下映《八寶叮噹》,但後來卻說觀眾欲罷不能,「徇衆要求,繼續獻映」,最後上映到 6 月 20 日(一)為止。

(《聯合晚報》1983 年 6 月 20 日)

  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似乎為這部電影宣傳付出不少心力。南洋、星洲、聯合晚報共同辦理,中僑機構提供的《八寶叮噹電影招待會》,曾於 1983 年 5 月 29 日上午 9 點在金文泰戲院舉行;《聯合早報》甚至為《八寶叮噹》舉辦著色比賽,並由綜藝中僑機構與香港電影公司聯合贊助,於 6 月 5 日至 11 日,凡 8 歲以下兒童都可參加,來件參加者達 3000 多人,結果於 7 月 17 日公布。

著色比賽的比賽用紙。(《聯合晚報》1983 年 6 月 5 日第 32 版)

  有意思的是,新加坡《聯合晚報》更於 1983 年 6 月 8 日的「快餐店」專欄中,刊登由「阿雄」撰寫的《八寶叮噹》影評〈兩次裸體沖涼?──我看《八寶叮噹》〉一文。本站也引用來讓大家一窺當時《八寶叮噹》實際的上映情形,以及時人對這部電影的看法

1983 年 6 月 8 日的《聯合晚報》第 16 版。紅框處為與《八寶叮噹》有關的影評。

兩次裸體沖涼?──我看《八寶叮噹》

  「叮噹」是大人、小孩都愛看的科幻兒童漫畫。娛樂性高,而且能夠啟發兒童之想像力與對科學的幻想與興趣。它是由一小組一小組的單元「生活故事」所構成的,可以分開獨立來閱讀。

  通俗、淺易、老少咸宜,又富趣味性,這是「叮噹」漫畫的特點。
 
  《八寶叮噹》,則是該漫畫人物,首次搬上大銀幕之卡通製作。

  我愛「叮噹」。所以,我也不錯過《八寶叮噹》的觀賞,想看看有聲的動畫影片與無「言」的漫畫書,究竟有什麼異同之處。

  《八寶叮噹》,就畫面而言,色彩鮮艷、美麗、生動。裡面的人物──大雄、叮噹、靜宜、技安等,都與漫畫裡的人物完全相像。

  只是大雄的個性,卻略有不同。至少他不像漫畫裡的大雄一樣怯懦、懶惰。

  對白全部是華語,略顯生硬不自然,說教意味濃(八寶叮噹批評大雄那一幕)。

  音樂方面卻差強人意,華語的對白,卻穿插粵語的插曲,與全片完全格格不入。

  配音效果方面,基本上還是不錯,有聲,有色的。只是大貓叮噹,大肥仔技安的聲音,卻不可愛,一副大男人的聲調。

  劇情方面,則流於日本式的恐龍、機械戰鬥太空船裡的舊框框,並無新鮮的創意。

  這與原著叮噹的科學生活幻想式的生活漫畫風格完全不一樣,這是很令人惋惜的地方。(為何影片不以描繪叮噹、小雄的生活為主)?

  故事內容,從大雄與技安、靜宜等打賭尋找恐龍化石,發展到扶養小恐龍、「獵恐龍者」與「時光隧道偵查」隊的邪惡與正義之鬥爭,然後回到日本。

  全劇最成功、最感人的地方,是大雄與小雄(小恐龍的名字)之友誼,真摯互愛,非常令人感動。

  還有許多奇異有趣之科學「用具」例如放大燈、馴服豆等等,令人開懷不已。

  至於出現靜宜的兩次裸體沖涼畫面,則是太不應該了。

──1983 年 6 月 8 日《聯合晚報》第 16 版

《八寶叮噹》上映小結

  綜合哆啦A夢中文網的深度整理,《八寶叮噹》在香港與新加坡的上映歷程,可以總結如下:

  • 香港:
    1982-07-31~1982-08-11(嘉樂院線)
    1982-08-14~1982-08-25(新大華戲院)
  • 新加坡:
    1983-05-27~1983-06-08(原定)、1983-06-20(實際)(綜藝中僑機構)

  這是目前中文哆啦A夢歷史上付之闕如的《八寶叮噹》上映史,相信這實際上也是香港與新加坡首度正式上映《哆啦A夢》電影的時間點,具有指標性的意義。哆啦A夢中文網這次完整揭開歷史面紗,也為《哆啦A夢》在香港與新加坡的發展歷史補記下一個關鍵的時刻。

【資料來源】
.吳偉明著,《日本流行文化與香港》,香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2015。
.香港:《工商晚報》,1982。
.香港:《工商日報》,1982。
.新加坡:《聯合晚報》,1983。
.香港報刊資料,引自香港公共圖書館多媒體資訊系統
.新加坡報刊資料,引自 National Library Board, Singapore

大中華哆啦王(Superdoraking) 作者:大中華哆啦王(Superdoraking)

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2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
哆啦A夢中文網更改網站留言政策(詳細公告)。目前社群媒體蓬勃發展,如果您對這篇新聞有想法交流,歡迎您到哆啦A夢中文網的FB上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