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大雄的新恐龍》編劇川村元氣訪談:不想拍出父母為了陪伴孩子才去看的那種電影

2020-08-21Connie 文章專欄 日本 電影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已於 8 月 7 日在日本全國上映。哆啦A夢中文網整理了編劇川村元氣於 livedoor news 的受訪內容,他曾為了《大雄的新恐龍》編劇而傷腦筋過,讓我們來看看他的訪談吧。

《大雄的新恐龍》電影海報

川村元氣(livedoor ニュース)

◆製作哆啦A夢電影「說實話有點困擾」

ーー在過去的訪談中,你說過想製作出「自己想看的電影」,那這次的《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也成為了你「自己想看的電影」嗎?

  川村:是這樣沒錯。不過,最早接到這個工作邀約的時候,說實話是覺得有點困擾呢。

ーー為什麼有點困擾呢?

  川村:藤子創作公司那邊說想要編一個哆啦A夢 50 週年紀念作品的劇本。光是那樣已經夠有壓力了,還說題材要跟之前的名作一樣是「恐龍」,說實話自己也曾懷疑究竟做不做得到。但是,當我踏足福井縣的恐龍博物館與化石採掘場等地,與各式各樣的恐龍研究者深入了解之後,我有了重大的發現,而且也覺得自己可以編出《大雄的新恐龍》來了。

ーー到福井縣之後有了什麼樣的發現呢?

  川村:距離最早的《大雄的恐龍》已經過了 40 年,恐龍的學說也有了大幅度的更新,在現代「其實恐龍並沒有滅絕」的學說是很有力的。也就是說,恐龍研究的世界在不斷的進化,我們人類也持續的進化著。如果我能夠在這次的電影中描繪出這個「40年份的進化」,我覺得就太好了。

ーー那什麼成為這次的新切入點呢?你過去在訪談中曾說「想描寫邁向演化終端的恐龍故事」。

  川村:為了避免暴露劇情,我無法講太多,但如果稍微講一些的話,關鍵字是「多樣性」。雖然最近常聽到這個詞,但它的意思似乎逐漸變成是「與弱者共存吧」,我覺得似乎有點違和感。研究過恐龍或生物的歷史,可發現多樣性這種東西並不是什麼漂亮事,而是生物為了要存活的必要條件。這次就將其以娛樂的形式描繪出來。

◆「我不想拍出父母為了陪伴孩子才去看的那種電影」

ーー包括2019年大熱門的作品《天氣之子》在內,你拍出了多樣的熱門作品,這次的作品製作過程順利嗎?

  川村:這次感覺得心應手,而這多虧了與我合作的今井一曉導演。我會寫故事,但不會畫畫。這是我的弱點。在動畫這方面,只靠文字的想像力無論如何都會有侷限。今井導演是很會畫畫的人,這次也繼《大雄的金銀島》之後,繼續靠著「繪之力」拓展了作品的世界。《大雄的新恐龍》是一部有很多恐龍登場的電影,他對影像的生命力付出了很多努力,在這部分今井導演創作出了很好的內容。

川村元氣(livedoor ニュース)

ーー這次的電影,果然還是適合小學生們觀賞的故事嗎?

  川村:最初聽藤子創作公司說是想創造出像迪士尼或皮克斯那樣能夠讓親子都能樂在其中的作品。迪士尼或皮克斯的作品是,孩子會歡笑,雙親會感動,雙方都能在電影院獲得快樂。我不想拍出父母為了陪孩子才去看的那種電影。

ーー原來如此。

  川村:儘管有孩子們樂在其中的恐龍描繪與喜劇哏,不過生物的主題與描繪人生百態的故事是這部作品的主幹,這部分對孩子們來說可能會有點難。我希望能讓親子看完電影後,能互相一邊分享電影感想一邊對電影有更完整的認知。

ーー讓雙親與孩子們樂在其中的哏,各自有不同的設計呢。

  川村:《大雄的新恐龍》是「育兒故事」。這次不是友情,而是像親子一樣的故事。我想雙親在養育自己孩子的過程中,也會察覺到自己的缺點。也就是說,儘管孩子也有所成長,但伴隨著孩子們的成長,雙親自身也會有所成長。這種親子關係的相似形,在大雄與雙生恐龍小 Q 與小妙(港譯「小 Miu」)中有所表現。

  這次,《大雄的新恐龍》因為由 Mr.Children 創作主題曲、邀來木村拓哉與渡邊直美當客座配音員而成為話題。川村元氣本人也說,「無論是影像或音響,都是為了讓大家在電影院看而細膩呈現的作品」,請大家記得一定要踏足電影院,實際欣賞這部作品喔!

  《大雄的新恐龍》目前在日本上映中,預計台灣 9 月 25 日、香港 10 月 1 日正式上映。


◎我們有 TELEGRAM 頻道囉!→快加入
Connie 作者:Connie

我喜歡迷你哆啦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