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週年】專訪藤子PRO專務董事赤津一彥 回顧《哆啦A夢》誕生50週年

2020-12-23站長 文章專欄 日本 漫畫

  今年是《哆啦A夢》50 周年,不僅 1 年就在日本上映了 2 部電影,還有多樣的商業合作與出版規劃。藤子・F・不二雄創作公司的專務董事赤津一彥接受日媒訪談,回顧了《哆啦A夢》50 週年,談到了這一年來電影延期上映、出版規劃與亞洲的活動等等各項心路歷程唷!

(資料圖片)

哆啦A夢電影首度延期上映 「票房好壞是其次」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創下哆啦A夢電影史上首度延後上映的紀錄。赤津一彥指出,「即使是東日本大震災那時電影也仍持續上映,這次電影延期上映實在是前所未有。雖然決定延期,但也根本不知道何時才能上映。我們和各個相關單位持續討論,最後認為票房好壞是其次,重點在於讓 50 年來支持我們的大家能夠安心前來電影院觀賞,於是決定在 8 月上映。」

  雖然電影延期上映,不過似乎也並非完全是壞事。8 月上映使得電影世界的時間點與日本正式上映的時間點不謀而合。「《大雄的新恐龍》最後一幕呈現出夏季的天空實在是太好了。平常都在 3 月上映的電影,劇情卻常常落在夏季,是因為大雄他們有別於電視動畫,常常跑去宇宙、南極等地進行大冒險,我們認為『體驗非日常』與『暑假』實在非常合得來,因此也常常由大雄抱怨『暑假沒地方去』做為開端。」

(資料圖片)

豪華珍藏版「100 年哆啦A夢」 盼讓哆啦A夢流傳後世

  今年同時也是豪華珍藏版「100 年哆啦A夢」出版的一年。這款豪華珍藏版要價 77000 日圓,價格不菲,不過從內容、印刷、裝釘到包裝,樣樣都是最高等的水準。赤津一彥說,「我們的工作是提供藤本弘老師(藤子・F・不二雄)的優良娛樂作品,希望能流傳後世。瓢蟲漫畫是藤本老師自己挑選出來的傑作選。有許多家庭是三代一同喜愛哆啦A夢,我們希望能繼續邁向下一個世代,於是細心挑選了紙張與材質,希望製作出來的這些書在 100 年後也能流傳。」

  在流傳後世之時,面對一直在變的潮流,《哆啦A夢》也必須有所因應。「我們今後也會維持藤本老師創作出來的世界觀或想傳達的概念,如果什麼都不做,在這令人眼花撩亂的數位時代,馬上就會被人遺忘了,必須配合時代變遷挑戰新的媒體。《STAND BY ME 哆啦A夢》是全 CG 動畫的新挑戰,電視動畫也使用了非常現代風格的動畫作為星野源的主題曲影像。在廣告的部分,也讓許多廣告創作者採用哆啦A夢的素材製作廣告。」

(資料圖片)

哆啦A夢人氣不減 盼讓更多人接觸

  《STAND BY ME 哆啦A夢 2》在日本上映後,引起熱烈討論,甚至據傳在中國大陸有要 3D 上映的消息,這是日本本土迄今也沒做到的。赤津一彥表示,《哆啦A夢》「尤其在亞洲人氣持續不減,中國大陸、越南、泰國、台灣、印尼、印度等地的電視都有持續播出或可供點播,而漫畫也都有經過翻譯後出版,周邊商品也賣得很好,熱潮甚至超越日本。」

  不過當然不會以《哆啦A夢》目前已經獲得的成績而自滿。藤子創作公司仍然致力於讓《哆啦A夢》的魅力傳播給更多人,「小孩自然是不用說,現在我們也在思考如何觸及不太接觸動漫的人。比如與 PAUL & JOE BEAUTE 合作的化妝品於11月開賣,Jack Bunny!! 的高爾夫球用品也大獲好評。近期也即將在全世界推展與 GUCCI 的合作商品。另一方面,我們也和嬌聯合作出紙尿布,希望讓《哆啦A夢》的人氣得到大幅擴展。」

  《哆啦A夢》迄今已經 50 年了。現代的孩子們或許已經很難見到《哆啦A夢》中有缸管的空地、「如果電話亭」原型的電話亭、或者是「竹蜻蜓」原型的童玩竹蜻蜓。畢竟《哆啦A夢》是在日本昭和時代所誕生的漫畫,那麼為什麼《哆啦A夢》從 50 年前誕生迄今,仍然能獲得許多人的喜愛呢?

  赤津一彥認為,「藤本老師在作品中想傳達的概念,是對他人的體貼,以及相信未來的力量。不知道大家是否有感受到。《哆啦A夢》因為是在學年雜誌連載,因此比方在《小學一年生》或是《小學三年生》連載的東西,設定和內容都會也些許調整。藤本老師很重視從小孩的角度出發,這部分也是體現了他親切的地方。」

  即使是面向小孩的創作,但是大人看了也別有所感,藤子老師成功的創作出了「一點點不可思議」(SF)的世界。他說,「我也是從小就閱讀《哆啦A夢》,如今我已經 50 歲了,重新讀起這些作品又會產生不同的感想。《STAND BY ME 哆啦A夢 2 》所改編的原作〈奶奶的回憶〉或〈我出生的那一天〉等等,正是長大後再讀才能夠體會箇中滋味。」

(資料圖片)

明年之後新動向 《哆啦A夢》之外還有…

  那麼,當作為哆啦A夢 50 週年的今年結束之後,明年 2021 年的《哆啦A夢》又會有什麼新動向?首先當然是即將上映的《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了。這雖然是一部重製作品,但不會與舊作完全相同。赤津一彥說,「當一部新電影開始製作時,我們都會討論這部電影上映時,世間有什麼改變或是不變之處。《宇宙小戰爭》也是一樣,我們當然會使用最新的 CG 技術來展現逼真的宇宙,而從 1985 年至今關於宇宙的研究也有相當幅度的進展,這些最新的學說也會採納進作品之中。」

  實際上,今年的《大雄的新恐龍》也納入了有關恐龍進化的最新研究成果。藤子.F.不二雄老師經常透過漫畫讓孩子們接觸與科學、生物學乃至於科幻上的知識,《哆啦A夢》相信也讓許多孩子擴展了視野。

  「這次的新冠病毒疫情,使《哆啦A夢》的知識、教育書籍銷量提升。也許透過哆啦A夢的介紹,能讓孩子理解科學,並對未來抱持興趣也是原因之一。我們雖然無法開發新的科技,但是透過《哆啦A夢》而對科學產生興趣的研究者,或許會想著「我想做出任意門」、「我想做出翻譯蒟蒻」,而使新技術就此誕生。也許我們能對此貢獻出一臂之力呢。」

  實際上,藤子.F.不二雄老師除了《哆啦A夢》之外,還有許多有趣的作品與角色。相信這些作品的粉絲們也希望它們能夠重新獲得關注。赤津一彥說,「明年就是藤子・F・不二雄博物館開館 10 週年,而 2023 年則是藤本老師誕辰 90 週年。我們的使命就是幫老師不僅限於《哆啦A夢》的更多作品找到發聲的管道,敬請期待!」

  距離哆啦A夢 2112 年 9 月 3 日的出生,只剩下 92 年,也許是現在的孩子們長大後就可以看到的未來,離我們越來越近了。也許在 2112 年的時候,那時候的人們會為哆啦A夢舉辦盛大的誕生活動也說不定呢?就讓我們抱持著這個願望,朝向 100 年後的未來繼續努力吧。

.延伸閱讀:[日本] 哆啦A夢STAY HOME計畫感動人心! 專訪藤子PRO專務董事赤津一彥:盼哆啦A夢能盡份心力

歷史相關文章


◎我們有 TELEGRAM 頻道囉!→快加入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