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大雄的新恐龍》電影故事香港中文版深度開箱:揭香港青文日積月累出版問題

2021-02-07香港記者 梁粉噹 (FanDongL) 文章專欄 香港澳門 漫畫

  在香港,《多啦A夢》書籍有不少系列由香港青文出版社有限公司代理發行。不過,在網絡上不時也見到多啦A夢粉絲表示對香港青文的翻譯及校對質素有保留,甚至因此而決定不收藏港版書籍。到底香港青文推出的《多啦A夢》書籍中文版真的如此沒有保證嗎?藉著這次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的深度開箱,哆啦A夢中文網將帶你了解近年香港青文推出的《多啦A夢》書籍當中翻譯不貼近民心、校對工作失準、授權資料頁謬誤等累積而來的問題。

  這篇文章將配合最近上市的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的香港中文版和以「香港青文出版社」推出的《多啦A夢》書籍為主,探討香港青文對出版《多啦A夢》書籍的透明度和功夫。透過相關書籍的比較,本文將分別透過「翻譯質素」、「校對成果」以及「版權資料」的處理,對「香港青文出版社」推出《多啦A夢》香港中文版書籍的評價

  在台灣和香港均設有青文出版社的辦公室,當中亦有不少《哆啦A夢》(《多啦A夢》)書籍分別由「台灣青文」和「香港青文」推出台灣中文版及香港中文版。雖然在間中發生的錯漏字問題也令讀者對香港青文推出的書籍有所批評,但特別是近年的電影書籍的製作質素卻不相稱,甚至令人感覺更像是台灣用語的翻譯成品, 與「正式授權香港中文版」的稱號格格不入?藉著下列部分香港青文推出的《多啦A夢》書籍(配合台灣青文的《哆啦A夢》書籍),讓我們來深度探究一下到底近年香港青文推出的《多啦A夢》書籍質素有何低劣。

書本外貌設計不統一

出現問題之書籍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

  在水田版電影的時代,推出單行本漫畫已成罕例,有推出漫畫單行本的在台灣(台灣青文)稱為「電影改編漫畫版」,在香港(香港青文)則按原意命名為「電影故事」(按「映画ストーリー」)。不過在近日由香港中文推出的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在封面等部分卻違反了固有「電影故事」系列的設定。

  在 LOGO 設計上,以往的版本跟電影本身的 LOGO 只有「電影故事」和「電影」的差異;在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卻使用了電影樣式的 LOGO 保留,「電影故事」體系放在一旁,有違固有的體系。不過後來根據讀者反饋表示,原來相關設計體系在日本發行的版本已經遭到改變,故此對青文發行書籍的態度並不成反面證據。但除此以外,的確還有其他問題的出現。

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香港中文版的 LOGO 有違過往同一系列書籍的設計(取自 3 本電影故事封面)

  再者,在書側的「電影故事」字樣、電影標題排位及樣板設計等也跟以往「電影故事」系列中的《大雄之宇宙英雄記》等出現改動,在書籍外頁設計上未能跟系列作品統一。

封皮設計同樣出現改動(取自 3 本電影故事封皮)

  更離譜的是,在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的封皮印刷上,居然採用了台灣版本的《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海報,是香港中文版書籍當中史無前例的彌天大錯!但除了在觀感上設計令人感到礙眼,翻譯成品的質素也同樣無法忽視。

錯誤採用台灣版本電影海報(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香港中文版)

過往同系列書籍的封皮均正確採用香港版(上)和台灣版(下)海報(記者梁粉噹後製)

翻譯質素參差

  《多啦A夢》作為兩岸三地都受廣大粉絲愛戴的作品,不論電影和書籍都各自擁有香港、台灣及中國大陸的中文翻譯版本。作為《多啦A夢》的特色,當中的不論稱之為法寶(香港)或是道具(台灣、中國大陸)的,只要是從多啦A夢的口袋拿出來的神奇東西,經過翻譯作為在地化的工序都會為這些神奇工具和故事中登場的人物因應各地的用字差異或文化賦予了不同的名稱,呈現在各地粉絲的眼前。

  可是,在香港青文推出的《多啦A夢》書籍當中,小至書籍定名出現混淆,大至錯誤翻譯、譯製文句不貼近香港常用語和《多啦A夢》港版慣例翻譯等問題,卻是頻密出現的問題。

譯制內容不貼近香港用語

出現問題之書籍彩色電影版《大雄的金銀島》和《大雄的月球探測記》、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等(未能盡錄)

  自《多啦A夢》2D 動畫電影在 2016 年由另一電影公司接手發行,香港青文所推出的電影相關書籍翻譯開始不貼近公映版本的內容,甚至連一些法寶(道具)和角色譯名與公映版出現嚴重偏差,不單令人感覺翻譯傾向台灣用語(例: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甚至出現幾地譯名混用的情況(例: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月球探測記》)。

  到底這些《多啦A夢》書籍的「香港中文版」為何讓人感覺像台版呢?下列綜合了三個個案分析,從其中幾本近年推出的《多啦A夢》書籍翻譯當中文句過份按原版直譯等現象,論證「港版像台版」一說。

  個案一:彩色電影版《大雄的金銀島》- 謎題的 IQ 題
  在《大雄的金銀島》中包含了日語諧音雙關謎語的元素,當時負責電影翻譯的更加要本著「與觀賞者跨越語言隔閡,體驗到與原文母語觀賞者相同的感受」(出自《大雄的金銀島》台灣譯者)的目標去完成翻譯作品。可是,面對這門翻譯的挑戰,在中國大陸的翻譯問題曾惹來一番劣評。可是,此劣況居然也在香港青文推出的彩色電影版《大雄的金銀島》中再現。

  其中一個謎題的 IQ 題是「從上讀或從下讀的拼音都是一樣的方向,是什麼謎?」。在日本原版,IQ 題是「上から読んでも 下から読んでも 同じになる方向はどっちナゾ」(正常讀和倒過來讀也是同一個方向?),能夠以日語「南」的發音「みなみ」(mi-na-mi)正讀反讀不變的原則解釋,按普通話當中的音調「nán」也能採用同一原理解釋。

彩色電影版《大雄的金銀島》香港中文版內頁(記者梁粉噹攝影)

  即使香港青文的翻譯「從上讀和從下讀」偏向於原句直譯意思,但即使意思不太清晰也有可能令普通話的讀者勉強聯想到正讀反讀音不變的原則。可是在粵語當中,「南」的發音「naam4」並無法對應相關原則解釋這個問題,相信對於香港中文版的主要讀者群,這些使用粵語為主的讀者並無法理解這個 IQ 題的意思

彩色電影版《大雄的金銀島》台灣中文版內頁(記者克莉絲汀娜剛田攝影)

  個案二: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月球探測記》- 角色的名字
  由於彩映版的推出多數也是電影上映的半年甚至以後,在相關書籍的法寶翻譯當中一向比較少出現不同版本的問題。不過在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月球探測記》,卻展現了法寶翻譯以外的翻譯問題。

  在劇情當中,提及過一部在月球的探測儀器。在香港青文的翻譯下出現了「月表探測器」和「月面探測器」的名稱,與電影標題《月球探測記》比較起來顯得很核突。

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月球探測記》香港中文版內頁(記者梁粉噹後製)

  言歸正傳,書中出現過三個角色名字分別是「阿魯」、「戈達德」和「迪亞波羅」。或許你並不清楚這些名稱,對應香港公映版的翻譯其實就是「亞露」(アル)、「高達德」(ゴダード)和「迪亞科羅」(ディアボロ)。雖然後兩者的譯名不太影響閱讀,但是「阿魯」的譯名有違原作為露卡等十一人的名稱設有同一個字(ル,露)的定名原則,可見對作品翻譯的不用心。

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月球探測記》香港中文版內頁(記者梁粉噹攝影)

  個案三: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 法寶的名字

  早前有香港的多啦A夢迷進行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開箱評論,指出書籍當中不少法寶譯名比較似是台灣譯名,角色名稱更是完全忠於台灣公映版。

  《大雄的新恐龍》漫畫與電影相同法寶(道具)翻譯對比表:

香港青文 日文原名 公映港版 公映台版
時光包巾 タイムふろしき 時間布 時光布
宇宙完全大百科 宇宙完全大百科 宇宙全能百科全書 宇宙完全大百科
醫生皮箱 お医者さんカバン 醫生手提包 醫生皮箱
飼養(用)模型套裝# 飼育用ジオラマセット 飼養用立體模型套裝 飼育用透視組合
空間移動蠟筆 空間移動クレヨン 空間轉移蠟筆 空間移動蠟筆
探險隊套裝 探検隊セット 探險隊套裝 探險隊組合
哪裏領巾 ここどこバンダナ 何處頭巾 哪裏領巾
蛋蛋探險隊 たまご探検隊 蛋蛋探險隊 蛋蛋探險隊
追蹤印章 足跡スタンプ 腳印印章 腳印章
露營氣球 キャンピングバルーン 露營熱氣球 露營氣球
桃太郎米糕 桃太郎印のきびだんご 桃太郎飯糰 桃太郎丸子
朋友巧克(古)力* ともチョコ 朋友朱古力 友情巧克力
尋人手杖 たずね人ステッキ 尋人拐杖 尋人手杖
逆時針 逆時計 時間倒流器 逆時鐘
確認卡 チェックカード 檢查卡 確認卡
空氣砲 空気砲 空氣砲 空氣砲
縮小燈 スモールライト 縮小電筒 縮小燈

#在書中分別出現「飼養用模型套裝」及「飼養模型套裝」兩名
*「朱古力」和「巧克力」均為音譯漢語,在粵語當中前者較常用;「巧『古』力」相信是錯字

  以原作法寶「醫生手提包」和「縮小電筒」(皆為常見香港譯名)為例,在漫畫當中被翻譯成「醫生皮箱」和「縮小燈」,此譯名在台灣版出現居多;此外更出現了一些「桃太郎米糕」(桃太郎飯糰,港版慣譯)等即使是台灣版也未曾出現過,「米糕」一詞的描述更呈現了與法寶本體不相符的錯誤版本。

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香港中文版內頁(記者梁粉噹攝影、後製)

  另一方面,以「朋友朱古力」(《大雄之新恐龍》公映版譯名)為例,物件本體一詞竟然採用了在粵語相對沒有那麼普遍的「巧克力」,而非港人口中常提到的「朱古力」。

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香港中文版內頁(記者梁粉噹攝影)

  綜合以上的例子,可見香港青文的翻譯不但與《多啦A夢神奇法寶大事典》當中的譯名截然不同,更是違背港版慣譯和粵語常用詞,採用了令人感覺像台灣版的譯名

  此現象不但可見與香港公映版本的內容存有很大出入,更漠視了香港讀者的需要,大量採用了不少並非港人熟悉的用詞,可見香港青文處理香港版本翻譯內容上的馬虎。

意思錯解誤譯不斷

出現問題之書籍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包括在內

  要稱得上為一份合格的翻譯作品,當然少不了的是那份將作品當中的內容以正確的意思用另一個語言呈現在讀者眼前的能力。可是,在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中,卻有一些即使是不懂日語的人都能看得出的奇怪意思。

  在第 78 頁,多啦A夢在這本香港中文版的其中一句對白被翻譯成「小Q可是小鳥呀!」。但看過《大雄的新恐龍》的讀者都必定知道,大雄從拾到的蛋中孵化出的雙生恐龍是未被發現的新恐龍,單是從這一點便能看出「小鳥」用作形容小Q帶有錯意;加上原版的對白「キューは鳥じゃいなんだから」,帶有否定「小Q是小鳥」的意思,是作為翻譯絕不能犯的低級錯誤

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香港中文版內頁(記者梁粉噹攝影)

  另外,在第 113 頁,胖虎的對白「走吧,咕嚕。出發吧!!」的出現也很奇怪。在香港青文的版本中,與胖虎結伴為友的恐龍稱為「古爾」,但在胖虎的對白當中卻用了「咕嚕」(古爾的叫聲),跟小夫正在介紹自己結伴為友的中華角龍的名字的情景截然不同,顯得很突兀。雖然具體上並不太影響閱讀,但作為一部好的翻譯作品,是否也應該正確地將作品本身的語言轉化為另一種語言,讓讀者能夠正確地享受作品本身的意思呢?

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香港中文版內頁(記者梁粉噹攝影)

書籍名稱不統一

出現問題之書籍2015 至 2019 年《多啦A夢》電影相關書籍

  自從電影公映版動畫於 2015 年在香港將電影譯名固有的定名體系中「大雄『的』」漸漸轉用「大雄『之』」,在公映版電影定名上台灣和香港總有一字之差。

  不過由香港青文推出過的彩色電影版當中出現過封面與版權頁名字不相符、甚至是封皮索引頁提到的舊書籍跟書籍名不符的情況。下例是公映版定名體系篡改後,香港青文推出相關書籍時採取不同定名的混亂情況整理。

  《大雄之宇宙英雄記》彩色電影版以及漫畫電影故事當中,在封面及版權頁均採用「之」,但在其他同系列書籍的資料索引頁卻採用了「的」。

彩色電影版《大雄之宇宙英雄記》香港中文版書名對照(記者梁粉噹後製)

  《新・大雄的日本誕生》和《大雄的月球探測記》彩色電影版均用「的」,不過在其他同系列書籍的封皮索引頁《新・大雄的日本誕生》一稱卻出現過「・」被省略的情況。

彩色電影版《新・大雄的日本誕生》香港中文版書名對照(記者梁粉噹後製)

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月球探測記》香港中文版書名對照(記者梁粉噹後製)

  《大雄之南極凍冰冰大冒險》彩色電影版除了在版權頁錯用「的」,其他頁面均採用「之」。

彩色電影版《大雄之南極凍冰冰大冒險》香港中文版書名對照(記者梁粉噹後製)

  最難以置信的是《大雄的金銀島》,在全書的定名均才用「的」相對已經不是嚴重的問題。唯獨在該書的版權頁當中驚現「大雄的寶島」一詞(即原名「のび太の宝島」當中「宝島」漢字直接繁中化),與封面及內文用詞截然不同

彩色電影版《大雄的金銀島》香港中文版書名對照(記者梁粉噹後製)

  儘管香港中文版的電影書籍並非依照公映版動畫電影的譯名體系定名,但也不至於在相關系列的書籍中出現多種不一樣卻指同一本書籍的名稱吧?

校對工作失準

出現問題之書籍彩色電影版《新・大雄的大魔境》、《大雄的金銀島》和《大雄的月球探測記》、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等(未能盡錄)

  作為書籍出版社,推出每本書籍時具備完善的校對工作能夠更有效確保書籍的質素。但香港青文所推出的書籍不單是最近推出的《大雄的新恐龍》漫畫版,甚至是曾經推出過的相關書籍都有多處發現錯字或漏字的情況。除了在翻譯文本出現,在版權資料頁也有出錯

  本站為你輯錄了部分書籍當中的錯漏字(展示樣式 – 錯字:正確字詞):

多拉A夢:多啦A夢(攝於彩色電影版《新・大雄的大魔境》香港中文版)

亞莉亞:瑪莉亞(攝於彩色電影版《大雄的金銀島》香港中文版)

用錘仔打糕:用錘仔打年糕(攝於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月球探測記》香港中文版)

阿娃:夏娃(攝於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月球探測記》香港中文版)

雷達腸給你了:雷達賜給你了(攝於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月球探測記》香港中文版)

成員徹章:成員襟(徽)章(攝於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月球探測記》香港中文版)

桃太郎的飯團:桃太郎飯糰(攝於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月球探測記》香港中文版)

埃斯帕魯:艾(埃)斯帕露(攝於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月球探測記》香港中文版)

朋友巧古力:朋友巧克力(攝於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香港中文版)

  以上輯錄了部分本站記者在進行深度開箱時搜羅到的錯漏字,但根據不少網民提到,錯漏字的情況早有前科,小至類似的小型叢書,大至《多啦A夢神奇百寶大事典》的資料型典籍也有相關問題。

版權資料錯誤過時 製作單位欠透明度

版權資料錯誤過時

出現問題之書籍2014 年末以後香港青文推出的《多啦A夢》書籍之香港中文版
  據知香港青文漫畫編輯部是獨立於台灣青文本部,有指是擁有獨立的辦公地點,更具備單獨代理發行作品的能力。

  「台灣青文出版社」創立於 1964 年,是自創社至今已經經歷過「祖傳父、父傳女」三代社長更替的家族企業。接任黃寄萍的前任社長一職,黃詠雪於 2010 年代(確切時間點不明)一直擔任「青文出版社」現任社長一直至今。

  根據哆啦A夢中文網查證,於 2014 年末出版《哆啦A夢》相關書籍之台灣中文版的版權頁當中,發行人的名稱已經更改為現任社長「黃詠雪」。

  但根據近年由「香港青文出版社」推出的《多啦A夢》書籍之香港中文版,不論是早至 2014 年推出的《新・大雄的大魔境》彩色電影版或者新至 2020 年 11 月印刷發行的《大雄的新恐龍》漫畫版,當中的版權頁依舊列出「青文出版社」前任社長黃寄萍的名稱。

於 2014 年 11 月開始,台灣青文將書籍發行人改為新任社長「黃詠雪」(資料圖片)

截至 2020 年 11 月由香港青文印刷發行的《多啦A夢》書籍依然使用前任青文社長「黃寄萍」作為發行人(攝於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香港中文版)

  除了青文本身的版權資料過時外,關於書目的授權資訊也有將「藤子・F・不二雄創作公司」(藤子 PRO)的英文名稱「Fujiko Pro」錯誤輸入成「Fujio Pro」的情況,連經過的「through」也被錯誤輸入成「though」(儘管),完全犯下了出版商的大忌

Fujiko Pro、Through 字串錯,出現在版權頁當中(攝於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香港中文版)

版權頁串錯字也有前科(攝於彩色電影版《大雄的金銀島》香港中文版)

製作單位欠透明度

出現問題之書籍香港青文推出的《多啦A夢》書籍香港中文版

  在台灣,青文出版社所推出的書籍都會清楚列明原作的工作人員以及台灣中文版的譯制人員等資料。但在香港,由香港青文推出的大量書籍中只有少部人有列明相關資料,關於香港中文版的製作透明度不高。

香港青文極少數在書籍中標明翻譯人員,而且也出現書名出錯(新魔界冒險,欠「大」字)的情況(攝於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新魔界大冒險》香港中文版)

香港青文極少數在書籍中標明翻譯人員(攝於彩色電影版《新大雄的宇宙開拓史》香港中文版)

  而且,作為青文官網的網頁連結(www.shewin.com.hk)是個失效網址,令不少網民查閱香港青文的權威資訊無門。

香港青文網頁失效,權威資訊瀏覽無門(記者梁粉噹攝影)

台版並不等於港版 兩地青文出版質素大有差異

  雖然以上跡象都造成香港讀者未能細緻明白的情況,但也未能因此為「香港版是從台灣版的《『哆』啦A夢》改為《『多』啦A夢》而成的」講法下定論。

  根據本網台灣記者陳述,由台灣青文出版的《哆啦A夢》台灣中文版書籍未曾看過沒有標明譯者製作資料的情況,可見台灣青文的製作透明度。

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新魔界大冒險》台灣中文版版權頁(記者克莉絲汀娜剛田攝影)

彩色電影版《新大雄的宇宙開拓史》台灣中文版版權頁(記者克莉絲汀娜剛田攝影)

  而且,在這篇深度開箱文當中唯一有列明譯者的相關書籍與台灣中文版對比,可見譯制內容出自不同的翻譯工作人員。加上在台灣中文版當中,即使是近年所推出的電影版書籍一些標誌性的對白內容都忠於台灣公映版(例如只有在台版電影對白呈現的「諾比塔」等),可見此舉比較於香港青文,台灣青文相對能夠達到統一翻譯內容的質素。

台灣青文推出的書籍翻譯內容仍然忠於公映版,連一些對白細節也不放過(攝於彩色電影版《大雄的金銀島》台灣中文版)

  以上引用了的《哆啦A夢》書籍台灣中文版,可明確釐清「港版和台版大致翻譯內容一樣」的講法,並帶出香港青文應該確實擁有台灣青文以外獨立處理書籍出版的部門。有理由相信香港青文的翻譯和校對質素參差問題根源出自香港青文本體的漫畫編輯部。

小編有感

  一個用心良苦的翻譯工作以及一個認真審慎校對過程對一部作品實踐在地化的一步極為重要,除了讓欣賞作品的人可以領悟作品本身的意義,也是讓當地人體驗翻譯過後呈現的本土語文風格。

  到底是背著《多啦A夢》香港書籍正版授權商身份之一的,就能隨隨便便做出看上去「只要是中文就可以了」的作品呈現給喜愛多啦A夢的香港讀者嗎?

  雖然寫這篇文章的香港小編不過是一名中學生,但作為香港多啦A夢粉絲的一分子,無意中了解到這個狀況,更循序漸進發現了是不少多啦A夢同好甚至是叮噹迷也有一直忍受著日積月累的問題,難道就真的只能默默接受這一般的存在嗎?

【本文章所用的書籍】
.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新魔界大冒險》(香港及台灣中文版)
.彩色電影版《新大雄的宇宙開拓史》(香港及台灣中文版)
.彩色電影版《新・大雄的大魔境 柏高與5人之探險隊》(香港中文版)
.彩色電影版《新・大雄的日本誕生》(香港中文版)
.彩色電影版《大雄之南極凍冰冰大冒險》(香港中文版)
.彩色電影版《大雄的金銀島》(香港及台灣中文版)
.彩色電影版《大雄的月球探測記》(香港中文版)
.電影故事/電影改編漫畫版《大雄的秘(祕)密道具博物館》(香港及台灣中文版)
.電影故事/電影改編漫畫版《大雄之宇宙英雄記》(香港及台灣中文版)
.電影故事《大雄的新恐龍》(香港中文版)
.藤子・F・不二雄大全集 哆啦A夢 20(台灣中文版)

撰文/梁粉噹 資料查閱及攝影/梁粉噹、克莉絲汀娜剛田、站長 協力/左鈴鐺

(2/7 2130 正式發布;2/12 1359 更正關於台灣青文社長更替的敍述)

相關文章


◎我們有 TELEGRAM 頻道囉!→快加入
作者:香港記者 梁粉噹 (FanDongL)

我叫粉噹,多啦A夢對我來說是個不可思議的存在。當我曾經還是哆啦A夢中文網的讀者,發夢也想不到居然有成為網站記者的一天。從我愛上多啦A夢開始,他的存在一直為我帶來不一樣的挑戰與改變。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圈中分享消息的交流夥伴喔!

Facebook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