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真相大白!港版《多啦A夢》大部份單行本早於2008年改封面!

2021-07-23香港記者 梁粉噹 (FanDongL) 文章專欄 香港澳門 漫畫

  上回提到,文化傳信最近再版的《多啦A夢》單行本第 9 卷封面和以往的不同了,但經過本站徹底調查,發現大部份單行本其實早於 2008 年棄用港版自家設計的封面、改用日本原裝插圖,但第 1 至 8 卷則沿用香港版的特別設計!

以往不少文化傳信推出的《多啦A夢》單行本封面上的插圖其實是香港原創,大多是利用書內插圖上色而成(駐港記者梁粉噹後製)

香港《多啦A夢》單行本封面採用原創設計?

  《多啦A夢》單行本(前譯《叮噹》)香港中文版由文化傳信(前身「漫畫文化」、「玉郎圖書」)出版,而當中的封面可分為兩類。第一類是直接採用日本原版、由原作者設計的插圖,但可能將底色略改;第二類則是出版社的原創設計,利用同一期數內單元故事的插圖重繪、拼湊及上色而成,是為香港版單行本的特色。

封面直接採用日本原版:第 16、21、45 卷(駐港記者梁粉噹後製)

封面直接採用日本插圖,但底色略改:第 1、16、19、21、23、26-30 卷(駐港記者梁粉噹後製)

  縱觀香港《叮噹》單行本原有設計,除了第 1、16、19、21、23、26 至 30 及 45 卷採用日版原圖(或略加修飾以外),其他期數都採用了香港原創封面,即使翻譯於1996年12月後改成《多啦A夢》推出,亦維持了這樣的安排(註:第 45 卷於 1998 年 7 月推出,由於當時「叮噹」經已改名,因此從來只有「多啦A夢」版本,封面亦採用原圖)。

封面由文化傳信原創設計,利用同一期數內單元故事的插圖重新繪製或拼湊而成:第 2-15、17-18、20、22、24-25、31-44 卷(駐港記者梁粉噹後製)

  然而,最近再版的【50 周年紀念版】似乎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第 1 至 8 卷採用港版原有設計,但在第 9 卷以後的封面就換上日本原裝的插圖,不過經過本站深入調查後,發現文化傳信早於 2008 年再版的時候已經作出如此改動!

最近再版的【50 周年紀念版】仍持續採用文化傳信原創設計封面:第 1 至 8 卷(駐港記者梁粉噹後製)

改名後封面沿用舊封面,2008年起部份轉用日版插圖

  早前本站發佈研究文章之時,有香港網友留言指出港版單行本封面的改動可能早於 2010 年或之前已經出現。有見及此,本站找來不同刷數的香港單行本嘗試解開疑團,在此亦感謝各位粉絲的相助和提點。

  相信華文界的朋友及香港的讀者都記得,「叮噹」漫畫是在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 1996 年 9 月逝世以後重新命名為「多啦A夢」再推出的,而香港文化傳信則於 1996 年 12 月起開始以「多啦A夢」名義將單行本再版。理論上,這本來應該算作「多啦A夢」的第一版漫畫,當時版權資料頁則標示為「第二版*第一次印刷發行」。(換言之,曾以舊譯《叮噹》出版的第 1 至 44 卷於《多啦A夢》版概以「第二版」標示;而第 45 卷從來就只推出過《多啦A夢》版,印刷資料頁上則標示為「第一版發行」)

《叮噹》於 1996 年起改譯為《多啦A夢》,首版多啦A夢單行本基本上保留《叮噹》年代原有封面推出,包括使用香港原創封面的期數,圖為第 20 卷港日兩版封面以及版權頁資料對照(駐港記者梁粉噹後製)

  以這本於 2000 年 3 月出版的《多啦A夢》第 9 卷為例,是為「第二版第三次印刷發行」,封面保留了港版原創插圖(由該卷內「銀河鐵路
」一話的插圖上色而成);而翻查另外數本於 2002 年至 2004 年間再版的單行本,分別註明為「第二版第三次印刷發行」和「第二版第四次印刷發行」,同樣採用香港封面。由此可論證,《叮噹》改名為《多啦A夢》以後,使用港版封面的期數繼續存在。

第 9 卷港版原創與日版原裝封面以及版權頁資料對照(駐港記者梁粉噹後製)

第 10 卷港版原創與日版原裝封面以及版權頁資料對照(駐港記者梁粉噹後製)

第 24 卷港版原創與日版原裝封面以及版權頁資料對照(駐港記者梁粉噹後製)

第 44 卷圖為港版原創與日版原裝封面兩版封面以及版權頁資料對照(駐港記者梁粉噹後製)

  在網友協力下,本站又找來了一本於 2008 年 12 月推出的《多啦A夢》單行本第 22 卷,該書封面已經換成日本原裝的插圖(但圖的底色似乎依然和日版不同;舊港版封面為「野狗『一仔』的國家」之插圖,而日版原作者親繪的插圖則以法寶「徵稅鳥」為題)。以過往每約 2 至 3 年再版單行本的時間推斷,從第 9 卷起將港版原創封面期數改用日版原圖的安排極有可能是 2008 年或之前出現,同時一定是於 2004 年之後。

2008 年 12 月出版的第 22 卷封面已改回日本原版,圖為港版改跟原版與日版兩版封面以及版權頁資料對照(駐港記者梁粉噹後製)

從《叮噹》和《多啦A夢》年代的封面一覽圖再三論證

  其實在《叮噹》年代部分再版的單行本書末刊載的漫畫廣告,就已經能夠一次過看清第 1 至 44 卷的封面了。而於 2012 年 8 月推出的首刷香港版《多啦A夢讀本F》中附送的貼紙亦展示了當時香港版《多啦A夢》單行本 1 至 45 卷封面的狀況,由此可見在該時點大部分本來使用香港原創封面的單行本已改用日本原版插圖,這亦可以與《ドラえ本F》日本原版的貼紙作一比較,而第 1 至 8 卷則原封不同。

《叮噹》香港中文版的 1 至 44 卷封面一覽(取自 1995 年 6 月的《叮噹大長篇 宇宙開拓史》第二版,駐港記者梁粉噹後製)

《多啦A夢讀本F》香港中文版的 45 卷封面貼紙(網友提供)

《ドラえ本F》日本原版的 45 卷封面貼紙(網友提供)

  至於為何首 8 卷至今保留了港版的獨特設計(包括 2020 年起推出的【50 周年紀念版】),原因不得而知。其實各地譯本的《多啦A夢》單行本很多時候都有其本身的設計,讀者們又喜歡哪一款封面呢?


◎我們有 TELEGRAM 頻道囉!→快加入
作者:香港記者 梁粉噹 (FanDongL)

我叫粉噹,多啦A夢對我來說是個不可思議的存在。當我曾經還是哆啦A夢中文網的讀者,發夢也想不到居然有成為網站記者的一天。從我愛上多啦A夢開始,他的存在一直為我帶來不一樣的挑戰與改變。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圈中分享消息的交流夥伴喔!

Facebook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