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訪談】《哆啦A夢》動畫導演小倉宏文:我與哆啦A夢是同一代人

2021-09-07站長 文章專欄 日本 動畫

  《哆啦A夢》誕生已有 50 周年、動畫也播出了 40 周年,日本朝日電視台在今年的《哆啦A夢》動畫特別篇前特別訪問了現任動畫導演小倉宏文先生,從過去的回憶到現在的堅持,他也講述了他對《哆啦A夢》的情感。

(日本朝日電視台)

  小倉宏文表示,他大約 50 歲,所以我和《哆啦A夢》是同一代人,從開播就在看朝日電視台播出至今的電視動畫系列,在學校也會討論《哆啦A夢》短篇劇情。小時候他常與玩伴互相討論《哆啦A夢》劇情與道具,之後兩人時隔 25 年沒聯絡,結果當小倉宏文當上《哆啦A夢》動畫導演之後,對方馬上就發了訊息來說「我看《哆啦A夢》的時候,導演是你的名字!」、「你是真星的英雄!」(真星是小倉宏文的出身地,日本岡山縣的一個小村莊),讓他十分感動。1980 年《哆啦A夢》首部電影版《大雄的恐龍》上映時,他還曾經去電影院看,但電影院當下水洩不通,他根本看不到,好是失望,結果只好轉而買了一隻哆啦A夢布偶回家,即使過了 40 多年,那隻哆啦A夢布偶還在,不過因為太舊,所以縫了很多次。

  至於小倉宏文是如何成為《哆啦A夢》導演的呢?他說,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我能夠「潛入」到《哆啦A夢》的製作現場,大概是 2014、2015 年左右的事。在那之後我成為分境與演出,直到 2020 年有幸成為導演,不覺得自己有不知道如何表現這部作品的恐懼,但是因為將這個「日本最著名且充滿歷史的內容」承擔了起來,所以當然會有將前人留下的成果加以發揚光大的壓力。在他成為《哆啦A夢》導演之後,在行為上也更為謹慎,比如他不再會穿短褲去便利超商。

  小倉宏文表示,動畫導演是一個涉及很多人的工作,而且《哆啦A夢》是持續很久的作品,所以有時會發生複雜的事情,並不是他或周遭團隊的意見說了就算,在這種時候,他要確保團隊們不要迷失,他意識到他不可避免地一定要擔任帶頭的角色。在製作作品時,他則會注意「改編」(variation),他不希望給觀眾以前已經看過這個故事的感覺,所以有時他會作改編,但仍然要維持經典,當然也有可能轉而採用更經典的方式去做。他認為,原作《哆啦A夢》本身的變化幅度就很大,而動畫的幅度不能反而比不上原作,「我覺得我們需要有接受任何東西的度量」。

  在改編原作為動畫作品時,他認為其實是一種在分析原作的動作,觀賞原作的角度不同,因此他常會發現原作的深度,也會有新的發現。比如在短篇故事中埋下的伏筆、角色本身的眼光等等,從不同角度得以了解原作漫畫對劇情或對白的安排都有其意義,他認為這是因為這項工作才有的體驗。

  小倉導演對現在的哆啦A夢配音演員陣容充滿了強烈的信任。小倉導演畢竟是 2015 年才加入《哆啦A夢》動畫,但配音演員團隊已有超過 10 年經驗,各自間的關係性早已建立起來,因此他對配音演員給予了莫大的信任,不必特意安排或指導,他就相信配音演員肯定能把故事發揮得很好。

小倉宏文,2010 年導演處女作是《黑執事 II》,此後又參與《工作細胞》等作品,至於《哆啦A夢》,他則是於 2015 年起開始擔任分鏡和演出,2020 年被任命為導演。

相關文章


◎我們有 TELEGRAM 頻道囉!→快加入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