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專訪《大雄的南極冰天雪地大冒險》譯者 就是本網日文顧問左鈴鐺!

2017-08-26站長 文章專欄 台灣 電影 新知新奇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南極冰天雪地大冒險》8 月 25 日在台灣上映了,相信應該有不少哆啦A夢迷已經觀賞了這部電影的精彩內容。不過你知道嗎?這次的電影正片是由哆啦A夢中文網的日文顧問「左鈴鐺」翻譯的唷(片尾曲也是左鈴鐺初步翻譯,由站長修飾而成)!我們也特別訪問到他,讓他為我們披露電影翻譯的幕後祕辛。


翻譯環境的示意圖。用電腦看著劇本翻譯,旁邊還可以看到許多哆啦A夢電影的海報,可見左鈴鐺對哆啦A夢的熱愛。(左鈴鐺提供)

自己最愛的哆啦A夢 自己翻!

Q.接下這一次翻譯工作的時候,心情是怎麼樣的呢?

  A.本來其實是因為哆啦A夢中文網正在跟片商談合作宣傳的事宜,而長久以來,我也都持續在中文網進行日本下集預告或即時新聞的翻譯,我才以網站工作人員之一的身分出席,談著談著對方 CEO 突然問我願不願意翻譯這次電影。我簡直受寵若驚。老實說我大學會選擇日文系就是因為喜歡哆啦A夢,但是眼看哆啦A夢的翻譯品質參差不齊,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接手翻譯,想不到這樣的夢想居然實現了!

Q.據我們了解,你以前很愛看哆啦A夢動畫,還曾經跑去跟華視抗議動畫的翻譯跟刪剪問題。現在能夠被電影官方認可為譯者,中間有甚麼樣的感觸想跟我們分享嗎?

  A.是啊,我是八年級生,從還沒上幼稚園就很喜歡《哆啦A夢》(那時候還叫小叮噹),不過我沒有買漫畫,都是看電視的,每天晚上一定準時收看,還因此不願意補習哩。也因為《哆啦A夢》對日文和漫畫產生興趣,而開始學習。不過自從 2009 年電視開始播出水田版哆啦(新哆啦A夢)後,眼見譯製品質一落千丈,真的是氣到都睡不好,跟電視台抗議爭取了好久,他們才允諾願意改進(雖然現在品質仍然參差不齊)。而現在我作為這部電影的正式翻譯者,突然感到角色對調了,以往我都是看到別人哪裡翻不好,指出他們的錯誤,現在則是要讓全台灣的人看到我的翻譯。當然,有任何部分想討論的話,我也很歡迎提出來跟我交流,如果有幸能翻譯其他作品的話,也才知道哪裡需要改進。


左鈴鐺收藏了許多哆啦A夢電影相關的正版影碟,支持正版是每個哆啦A夢迷都應該有的好習慣唷!(左鈴鐺提供)

Q.既然你覺得有一些翻譯參差不齊,那你接下這次電影官方翻譯之後,有沒有特別堅守的原則?

  A.這次接下翻譯任務後,首先專有名詞如道具等部分,我當然是活用了哆啦A夢中文網與哆啦A夢 WIKI 龐大的資料庫,找到固有的名詞來進行套用;遇到南極科普的專業名詞,我則是自己先把相關知識補足,並查詢國教院等專業機構的正式用詞來確定。至於角色們口語的對談,我也盡量讓它生活化,不會死板板的,盡量讓配音員們念起來就像一般人在聊天一樣。過去有部分翻譯可能會遇到的名詞不統一、對白太生硬甚至搞錯意思等問題我都盡量避免了。也許還是有一些不足的部份,但我絕對是絞盡腦汁再三推敲用字!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南極冰天雪地大冒險》最終版配音劇本的封面。(左鈴鐺提供)

絞盡腦汁推敲出翻譯 推劇情!

Q.在《南極冰天雪地大冒險》當中,你覺得最難翻譯的部分是什麼?覺得最該把握的重點又是甚麼?

  A.老實說,最一開始片商並沒有給我影片,只有文字劇本。而日文有很多時候「這裡/那裡」的概念,或是時態的表達跟中文是不同的;這部分我必須要推敲上下文來判斷正確的翻譯,片商事後也還是有給我影片進行校對,所以比較沒有太大的問題。不過胖虎在片中實在是丑角擔當,一直講出錯誤的詞語,例如他一直唸錯「亞特蘭提斯」這個詞,我就得想出一個符合中文可能唸錯的詞,否則若是像以前他把「伊卡洛斯」唸成「兩卡洛斯」雖然也是可以,但感覺就太誇張了(笑)。

  最讓我傷腦筋的就是,胖虎曾經把帕歐帕歐叫成「ウリ坊」(小豬仔),被小夫糾正說「那個詞是指小豬的意思」,但是現代中文並沒有一個詞專門用來指「小豬」。我在這上面苦思了良久,到截稿前才突然想到另一個替代方案:「小毛頭」。帕歐帕歐因為全身毛茸茸的,又有一顆大頭,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小毛頭,不過小毛頭其實是年輕男子或嬰兒的意思,小夫才會糾正他。話是這麼說,現在越來越多人會叫自己養的寵物「毛小孩」或「小毛頭」,因此胖虎這樣叫牠老實說也沒什麼大問題,就當作是小夫單純想嗆他吧(笑)。

  整部電影翻譯下來的重點,我認為果然還是譯者必須要完整把握劇情走向,並提供正確的翻譯,才不會誤導觀眾。


左鈴鐺提供的自畫像。除了翻譯之外,其實左鈴鐺也很會畫漫畫!這張就是他親筆畫出的作品。(左鈴鐺提供)

Q.翻譯完整部《南極冰天雪地大冒險》, 你覺得最讓人引人入勝的橋段是?會願意推薦大家進到電影院觀賞的劇情是哪部份呢?

  A.我最喜歡的橋段是整體電影劇情對「10 萬年」這個概念的巧妙結合(詳情就請大家進電影院看電影囉);第二喜歡的部份就是「真假哆啦A夢」的部份了。當然從觀眾的視角可能不難判斷真假,但是對大雄來說,他們面對的是兩個幾乎一模一樣的哆啦A夢,而且時間不容許他們再猶豫了,必須做出一個選擇。這一段劇情我覺得很棒,可以看出大雄和哆啦A夢之間有多麼深厚的友誼。

  以及這部電影的配樂真的是史上最磅礡!只聽音樂的話搞不好會以為自己在看某個英國魔法師的電影(笑)。衝著配樂這點就足夠去電影院享受了,再加上劇情結構紮實不拖泥帶水,甚至可說是 2006 年以來最佳原創劇情都不為過(要我在秘密道具博物館跟這部之間選擇,果然還是很難吧?不能當作兩個都是第一名嗎?)!


這部《我的哆啦才不是這樣咧!》也是喜歡畫漫畫的左鈴鐺創作的作品,在巴哈刊登時也獲得精選閣樓推薦。為了推廣自己的作品,他更將用繁體中文創作的作品,自己翻譯成日語版,也展現了他的中日翻譯實力。(左鈴鐺提供)

全神貫注的進行翻譯 超開心!

Q.在進行翻譯,看到哆啦A夢電影劇本真實模樣的時候,有沒有甚麼感動或好奇?翻譯過程有沒有甚麼習慣,以保持自己的全神貫注?

  A.老實說這部電影不僅是我第一次正式接觸翻譯哆啦A夢,也是我第一次翻譯影視作品。我本人對動漫的製作過程也很有興趣,所以能看到劇本真的很開心:「哇!原來配音員就是看著這些東西配音的!」而且劇本裡有很多橋段都只寫著「自由發揮」,讓人不禁敬佩配音員的努力:必須要對角色有足夠的認同與融入,才能在自由發揮的橋段配出角色精神啊!

  由於翻譯工作需要一直動腦,對我來說聽音樂反而是會分心的,因此我幾乎只是乖乖坐在電腦前,一邊查資料一邊翻譯而已。「翻譯哆啦A夢」這件事情本身就已經足夠讓我產生全神貫注的動力,不需要另外有什麼外力來提振精神。

Q.那麼最後,有什麼話想對網友說的嗎?

  A.讓我們一起邁向 2112,見證哆啦A夢誕生吧!

延伸閱讀《大雄的南極冰天雪地大冒險》台灣特設網站


◎我們有 TELEGRAM 頻道囉!→快加入
站長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