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哆啦A夢翻譯問題:系列 1──時代的眼淚

2013-06-24站長 文章專欄 新知新奇

◎鈴鐺

  哆啦A夢這部作品不僅在日本被稱為國民動畫,也在臺灣具有相當高的人氣。然而,你知道在「哆啦A夢」中,充滿了大量的「錯誤翻譯」嗎?就連耳熟能詳的「ㄤ ㄤㄤ~」片頭曲,中文字幕也已經錯了十幾年!究竟為什麼哆啦A夢會出現那麼多翻譯問題呢?是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由於文章很長,所以分成四個大方向來連載,以下是第一段,就讓我們仔細分析,哆啦A夢在台灣的發展歷程與遭遇到的困難吧!


▲圖 1 台灣青文出版社舊時出版的《機器貓小叮噹》封面標題。

壹、背景──時代的眼淚

  1970 年代,當時稱為「小叮噹」,藉由盜版打入臺灣市場後,便深受臺灣人喜愛,包含青文、陽銘、金牌等多家出版社爭先印製,甚至出現臺灣人自行模仿的漫畫,模仿功力之高,甚至常會讓人以為是藤子・F・不二雄親筆所繪。歷經40多年來,作品裡同一個角色就有這麼多名字(如表 1):


▲表 1 台灣《哆啦A夢》1970年代以來中文譯名一覽

  這只是其中主要的一小部分,其實每個人都還有更多名字。另外像是大雄的玄孫有「世雄」、「世修」等名,大雄爸爸有「大助」、「野比」、「伸助」等名,各種翻譯顯得雜亂無章。究竟為何一個角色會有這麼多種名字?

一、 反日政策

  時間要拉回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所屬的軸心國戰敗,中華民國政府從日本手中接收臺灣。為了讓臺灣人改掉講日語的習慣,政府大力推動「國語運動」,禁止臺灣人民說「國語」以外的語言,包含日語、閩南語、客家語、原住民語等各種語言都受到箝制。1972 年,日本與中華民國斷交,改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將臺灣人的反日情結推至高峰。同時,日本產品大舉攻臺,壓迫臺灣工業,政府不得不宣導大家要「愛用國貨」。這種情形下,政府絕對無法容忍人民愛看的漫畫居然是日本貨,出版社當然也因應潮流,在小叮噹的翻譯上動手腳──

1. 角色名字本土化

  當時五個角色的中文名字,就屬「葉大雄」最廣為人知了。其他像是「陳宜靜」、「王阿福」、「武技安」、「王聰明」等,也能在部分篇幅中發現。事實上,連「小叮噹」這個名字的由來,都被改寫成:他原本叫「蕭叮噹」,因為有一次簽名時不會寫「蕭」,就寫成「小」了。


▲圖 2 本土化角色名。大雄的衣服上寫著「L.M.K」就是畫家劉明昆的縮寫。(青文出版社)

2. 漫畫場景臺灣化

  漫畫中的故事背景,全被改成臺灣的地名。例如主角們都是住在「臺北」,也能看到阿福炫耀他們全家去「東部」玩,也常可看到大雄等人提到「陽明山」等等。


▲圖 3 本土化的地名。(青文出版社)

3. 漫畫日文狀聲詞注音化

  日本漫畫中常會有各種「擬聲語」及「擬態語」。翻譯者很用心,會把他們全部塗掉,重新用注音符號寫上去。例如「ザーザー」(Za-Za-,雨聲)就會被改為「ㄏㄨㄚ ㄌㄚ」等等。當然,背景或物品上的日文字也會一併改成中文。

  若是故事無法簡單地改為臺灣版,臺灣人甚至會自己重新繪製。因此,出版商成功將小叮噹去日本化,避過出版物審查,打入市場。當然,出版社百家爭鳴,除了主要角色名字外,其他的翻譯自然是亂成一團,毫無統一。

二、 解嚴至今

  1987 年,在臺施行長達 38 年的戒嚴宣告解除,人民重新獲得言論自由,國語運動終止,出版物管理也從軍方轉移至行政院新聞局。由於著作權法未臻完善,小叮噹仍然盜版猖獗。不過隨著 1992 年立法院大修著作權法,以及隔年「大然出版社」取得日本小學館授權發行,小叮噹終於有一個正式的歸屬。

  1996 年,作者藤子・F・不二雄因病辭世。隔年,因應作者「希望大家都能用音譯稱呼 Doraemon」的遺願,華語圈產生重大翻譯改變。臺灣的「小叮噹」以及中國大陸慣稱的「機器貓」都改為「哆啦A夢」,香港也將原先稱呼的「叮噹」改為「多啦A夢」。而其他角色,除了「葉大雄」不變之外,也都改為「陳靜香」、「王小夫」、等新名。胖虎的姓氏一般並不常見,這是因為其實在日文中,大家都叫他「ジャイアン」 (官方拼音多做 Jian 或 Gian,這也是早期「技安」的由來,不過,事實上其中的「i」是近似「ㄞ」的發音,而非「ㄧ」。)弔詭的是,小叮鈴卻沒有隨著哆啦A夢改名而改名,於是就這麼混合著用到下個世紀。


▲圖4 1997 年,大然出版社的漫畫雜誌《Z世代》上,出現了改名的廣告。

  這個重大的更名引發華語圈小叮噹迷一陣騷動與反彈,一來覺得舊名叫習慣了,二來覺得新名中英混雜,用字艱澀詭異,怎麼看都不像正常的名字。但還是尊重作者遺願,接受出版品印刷採用新名,只是許多人私底下還是會使用「小叮噹」稱呼他。

  然而好景不常,大然出版社漸走下坡,版權轉移至青文出版社後不久,大然就倒閉了。青文因此重新翻譯出版了大然曾經翻譯過的哆啦A夢 45 卷,以及前 17 集大長篇,造成了兩種版本的官方翻譯,譯名不統一問題再添一樁。

三、 角色名還原意識抬頭

  早期不只盜版漫畫,連盜版小叮噹電影也相當猖獗,當然也在著作權法大幅修訂後銷聲匿跡。邁入21世紀後,臺灣終於第一次獲得日本正式授權電影「大雄的太陽王傳說」在臺上映,轟動一時,造就哆啦電影在臺歷史不敗票房。此後日本也逐漸重視海外發展,大雄等人的姓名再度產生變化。雖然說名字不變,但姓氏還原成日式的了。「葉大雄」改為「野比大雄」,「陳靜香」變成「源靜香」等等,小叮鈴也在之後改為哆啦美。但此時又有一波聲浪出現,認為只改姓不改名,反而成了四不像。反對者認為既然要日本化,那就不該沿用中文自創的「大雄」,而要使用原文「のび太」的對應漢字「伸太」,「小夫」也該改為「脛夫」,「胖虎」這個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名稱更該廢掉。但一來日本沒有強制要求改名,二來「大雄」改為「伸太」這種意見其實大部分人無法接受,所以並沒有被採用。

  以上,便是哆啦A夢角色之所以有許多名字的簡史。只能說因為他實在太早來到臺灣了,演變至今才會造就了各式各樣的翻譯。當然,不能說過去的翻譯就是錯的,這就是「時代的眼淚」呀!

(《哆啦A夢翻譯問題》系列文章共四篇,本網連載中,待續)

◎哆啦A夢中文網歡迎各界哆啦A夢同好來稿,無論是研究文章、自繪圖片皆歡迎,詳細來稿資訊請參考此處說明。哆啦A夢中文網期待你的來稿,替華文哆啦界增添新風貌!

延伸閱讀[評論] 哆啦A夢翻譯問題:系列 2──翻譯上的困難


◎我們有 TELEGRAM 頻道囉!→快加入
站長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