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哆啦A夢翻譯問題:系列 2──翻譯上的困難

2013-06-30站長 文章專欄 新知新奇

◎鈴鐺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們從歷史層面,理解了哆啦A夢這數十年來在台灣的發展,對翻譯造成的影響。接著,我們再從哆啦A夢本質上來探討,為什麼哆啦A夢會有這麼多翻譯問題?

貳、 翻譯上的困難

  不只角色名多變,故事內的專有名詞翻譯更是複雜,這些都會造成哆啦A夢翻譯上的困難。以下稍微提出幾個例子,但大部分是沒有完美的解決方法的。由於涉及大量日文知識,本篇可能會較為艱澀,還請多多包涵。

一、 超多諧音梗

  藤子老師非常喜歡玩諧音遊戲,光是角色名就有不少諧音雙關。大雄的名字(Nobita)便有「長大雄壯」以及「拖拖拉拉」兩種意義。而在今(2013)年電影《祕密道具博物館》上映前特別篇《最強!跌倒專家Z》中,甚至也利用大雄名字諧音「拉長了」以及「延期了」,讓大雄陷入絕境。出木杉(Dekisugi)也與「太厲害」諧音。其他配角也一樣,例如「河井伊奈子」(Kawai Inako)諧音「可愛的女孩」;「多目」(Tame)音近「一事無成」(Dame)等等。這些都是翻成中文後無法表達的。

  此外,數量龐大的道具中,有諧音名的更是多不勝數。我們可以將哆啦A夢的道具,就諧音的方式分為三類。

1. 將原有的詞稍改幾字


▲「ころばし屋」(Korobashiya,跌倒專家)。(Google)

  這種是最棘手的諧音雙關。例如「ころばし屋」(Korobashiya,跌倒專家)其實就是「殺し屋」(Koroshiya,殺手)添加 BA 一個音而成的,這也是為什麼大雄一開始會聽錯。但翻成中文後完全無法諧音,這造成大雄聽錯變得毫無道理。另外還有一例,那就是「時限バカ弾」(Jigen Bakadan)這個道具,是將日文「時限爆弾」(Jigen Bakudan,定時炸彈)稍微改一個音,這要怎麼翻譯呢?漫畫版的「定時笨蛋炸彈」是逐字翻譯,的確表達了它字面上的意義,卻沒能表現出雙關的詼諧之處。筆者認為最優良的翻譯,應該是中文也有雙關的「定時笨彈」,可惜沒有任何版本採用。


▲「暗記パン」(Anki Pan,記憶吐司)。

  另外,「暗記パン」(Anki Pan,記憶吐司)就巧妙地把「紅豆麵包」(Anpan,アンパン)變成了一個神奇的道具。

2. 與原有的詞發音相同卻暗藏他義


▲「Yロウ」(Wai Rou,賄賂棒)。

  例如「Yロウ」(Wai Rou,賄賂棒)發音與「賄賂」相同,但道具外型卻又是如字面意思的Y型蠟燭。其他例子還有「顧名思義貝類組合」裡面所有的貝類;「ひい木」(Hi-Ki,偏心樹)取日文「偏心」一詞結尾與「樹」發音相同。此類道具翻譯通常也不可能達到雙關。

3. 將兩個音近的東西組合起來


▲「翻訳こんにゃく」(Honyaku Konnyaku,翻譯蒟蒻)。

  例如「翻訳こんにゃく」(Honyaku Konnyaku,翻譯蒟蒻)是將兩個音近的詞放在一起,不過這種最沒有什麼翻譯問題。此外有「オーバーオーバー」(O-ba- O-ba-,誇張外套)誇張與外套兩詞寫法念法皆相同;「無視虫」(Mushi Mushi,無視蟲)等等。翻譯這種道具時通常只能忍痛忽略它的雙關,一板一眼地翻出意思。

  若是漫畫版,還可以在漫畫框外標上註釋,但動畫中卻難以放入注釋。電視字幕要求的是簡潔有力,若放入大量解釋文字,一來無法馬上閱讀完畢,二來嚴重破壞畫面。況且有的觀眾不看字幕,只由國語配音來理解劇情,若譯者完全不去動腦,試圖讓中文也有諧音,而只一味地加註說明,那麼觀賞的樂趣便會大打折扣。

二、 涉及日本文化

  畢竟哆啦A夢是以日本為背景的故事,其中難免會出現日本的歷史、文化等難以用淺顯的中文表達的事物。

1. 歷史


▲《二十世紀のおとのさま》。

  翻譯歷史名詞時,一定要對日本歷史有所相當了解,否則只會貽笑大方。例如短篇故事《二十世紀のおとのさま》(Niju-seiki no Otonosama),這個標題到底是指二十世紀的什麼?江戶時代(17 至 19 世紀)的「おとのさま」(Otonosama)通常是日本人對「旗本」以上的尊稱,而旗本通常是「擁有領地的、將軍的直臣」的人,簡單來說,就是對有權有勢的人的稱呼。翻譯的時候不可能解釋這麼多,只能找一個中文裡最接近的詞來代替。漫畫、動畫中所翻譯的「王爺」、「領主大人」、「城主大人」、「官府大人」,各種版本都還算能表達其意義,不過大然出版社翻譯的「天皇」就差了十萬八千里。

  哆啦A夢聽到大雄想要找一個「領主大人」,就質疑他是不是在玩「黄門ごっこ」(Koumon Gokko,黃門遊戲)。黃門是一種官名,其中最有名的是「水戶黃門」。但臺灣人對這個名字是陌生的,翻譯時常會陷入「到底要採用原名,還是要選用中文固有的詞」的兩難,不易抉擇。

  由於哆啦A夢常會用時光機回到古代,所以這類問題時常會出現,值得我們多加探討。

2. 文化差異

  照慣例提一個實例來討論。日本和臺灣一樣會在過年時給小孩錢,臺灣一般稱「紅包」、「壓歲錢」, 而日本稱之為「お年玉」(Otoshidama)。

▲有綁上禮繩的日式壓歲錢袋。

  日本人不會把壓歲錢裝進紅色信封裡,而是用日式的紙袋,而且通常是白色的。這時,若翻譯成「紅包」,反而會混淆視聽:畫面上明明是白色的,怎麼會說是紅色的呢?這種時候,選用比較不會起爭議的「壓歲錢」才是上策。

3. 直接與日文有關

  哆啦A夢的道具有許多是直接與日文相關的。像是道具「聲音凝固劑」,會從使用者口中跑出他所喊的日文字形狀的固體;「諺語遊戲機」則是用來學習日本諺語;接龍遊戲也常出現在劇情裡,「接龍變身膠囊」、「接龍變身糖」、「接龍運送」等道具都得透過接龍來使用。這些就完完全全無法翻譯成通順的中文了,以《接龍變身膠囊》故事為例,大雄為了讓靜香騎天馬,預計的變身流程是:

  えんぴつ(enpitsu,鉛筆)→つばき(tsubaki,山茶花)→きって(kitte,郵票)→てんま(tenma,天馬)

  翻成中文完全無法產生接龍的效果,因此整個故事趣味盡失。

  以上是哆啦A夢本身難以翻譯的各種原因。然而除了這些先天因素之外,臺灣的環境也有許多後天因素,造成更多「哆啦A夢翻譯問題」。這些部分將會在之後的文章進行探討。

(《哆啦A夢翻譯問題》系列文章共四篇,此為第二篇,本網連載中,待續)

◎哆啦A夢中文網歡迎各界哆啦A夢同好來稿,無論是研究文章、自繪圖片皆歡迎,詳細來稿資訊請參考此處說明。哆啦A夢中文網期待你的來稿,替華文哆啦界增添新風貌!

延伸閱讀[評論] 哆啦A夢翻譯問題:系列 1──時代的眼淚


◎我們有 TELEGRAM 頻道囉!→快加入
站長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