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欄 香港澳門 電影

【資深叮噹迷特稿2】《多啦A夢:宇宙小戰爭2021》香港版上乘的翻譯和演繹:喜出望外

2022-08-05香港記者 梁粉噹

  (續前篇)在香港版預告片公布的時候,其實有點失望。但看過正片以後,雖然打破了香港《多啦A夢》大長篇電影系列 20 多年來由現役電視版配音員聲演的傳統,但本片翻譯認真參考了香港舊版譯法、對白亦寫得地道,「初代大雄」曾慶珏依然入型入格,而預告片疑似換聲的小夫,最後仍由演了廿年的黃鳳英聲演,而新的配音員亦算「交足貨」,這些因素合起來,令這部經典作品的重製版變得更有意義,份外感動。

◎文/資深叮噹迷

「初代大雄」、「二代阿福/小夫」令《叮噹》感覺滿溢

  大長篇《宇宙小戰爭》是很多代叮噹粉絲都應該看過的作品(不過在戲院觀看時旁邊的小朋友們顯然是首次看這部作品,對每一個情節都好緊張)。香港中文版的大長篇單行本近年鮮有再版,兩個動畫版都屬於「叮噹」年代,分別是 1989 年的 TVB 配音版,以及 1995 年左右由歷紹行發行的影帶及 LD 鐳射碟版,兩者唯一共同是「叮噹」都是林保全配音。

「初代大雄」曾慶珏配過 1989 年的 TVB 版本《宇宙小戰爭》。

  「初代大雄」曾慶珏配過的是 TVB 版本,亦是她第一次退行前最後《叮噹》作品之一。今次《宇宙小戰爭2021》再由她聲演大雄,令人回想起 2006 年在戲院看大山版《貓狗時空傳》*的感覺,之後兩部水田版《新大雄的恐龍》和《新魔界大冒險》都是由她配的,至少對我這個資深叮噹迷來說是零違和感(盧素娟、陸惠玲和歷紹行的版本也很喜歡),竟原來事隔 14 年。

*當時香港上映進度較日本遲

今次《宇宙小戰爭2021》再由曾慶珏聲演大雄,令筆者回想起 2006 年在戲院看《貓狗時空傳》的感覺,之後《新大雄的恐龍》等都是由她配的,至少對作為資深叮噹迷的筆者是零違和感(盧素娟、陸惠玲和歷紹行的版本也很喜歡)。

  預告片的對白顯然有點沙啞和刻意(仍比寰宇 90 年代大長篇重配版*時的感冒聲好),但正片配得很自然(比起公映版《Stand By Me 多啦A夢 2》似乎更匹配畫面),雖然有點老態,聽起感覺像大山版大雄小原乃梨子後期的演繹方式,是這把聲音令我可以再次代入以前看《叮噹》的感覺。

*指 2006 年由寰宇影片重新發行的五部 90 年代多啦A夢電影。其中《迷宮之旅》及《夢幻三劍士》由曾慶珏接替盧素娟聲演大雄。
這五部都是重新翻譯和配音的版本,與 1995 年由歷紹行發行的《叮噹》版本不同,而且是採取先在電視台播出再推出影碟的模式。

  曾慶珏代表 80 年代的話,「第二代阿福/小夫」黃鳳英就代表了 90 年代和 2000 年代。黃鳳英本身的聲線不像「初代阿福」方煥蘭般沙啞(反而林丹鳳是這一系,像原版肝付兼太),但黃版本的小夫所營造出來的性格最牙擦和好玩,會以不同聲調營造氣氛,而且有急才,常常爆出精警對白,令劇情生色不少(例如:「咩嘢係 PCIA 呀?Pizza 我就識。」等),與此同時她亦掌握角色懦弱的一面(「好驚驚呀~」)。阿福/小夫這角色在《宇宙小戰爭》的故事中本來就吃重,在《宇宙小戰爭2021》的戲份更多於原作,黃鳳英今次的傳神演出盡顯其功架。

黃鳳英版本的小夫所營造出來的性格最牙擦和好玩,而且有急才,往往會爆出一些精警對白,令劇情生色不少。

  在林保全的缺席下,若然沒有兩位的精湛演出,《宇宙小戰爭2021》也許就沒有既新又懷舊的感覺,這也是香港版獨有的感覺。

公映版新配音員塑出與角色相稱的聲音

  90 年代由歷紹行發行的叮噹劇場版錄影帶及影碟有一個特徵(包括《宇宙小戰爭》),就是叮噹都由林保全繼續擔演,而其他主角由非電視台、即所謂「自由身」的配音員擔演,但他們的聲線和演繹都與原聲極為相似,同樣視為經典。

  香港《多啦A夢》年代的電影系列(2001 年《大雄的太陽王傳說》起),一直以來主角五人以及「大雄媽媽」(直至區瑞華退休為止)都會由電視版配音員原聲出演。2021 年《Stand By Me 多啦A夢 2》(SBM2)因為種種原因而令這廿年的傳統終結。

  先前在其他《多啦A夢》公映版擔演過客席角色的配音員楊婉潼,就在《SBM2》擔演了主角「多啦A夢」。比起上次的演出,《宇宙小戰爭2021》中楊婉潼調整了聲線,在說話咬字上貼近了黃昕瑜和林保全的版本,不過在石頭帽一幕仍然有點少女角色的狀態;第二次聲演「胖虎」的簡懷甄亦比起上一套更自然,或許上一次始終是成年胖虎的戲份較多。

第二次聲演「多啦A夢」以及「胖虎」的楊婉潼和簡懷甄演繹比起《SBM2》更自然。

  《SBM2》邀請了「初代靜香」孫明貞復出,配小學生靜香沒甚麼違和感,反而較多戲份的成年版靜香的聲線有點不合;今次擔演「靜香」的是一位新配音員,其聲線跟飾演該角有 30 多年的梁少霞並不相近,聽起來似是較參考日本水田原版嘉數由美的演繹,整體而言還算「入戲」。(8/9:配音員確認為何凱怡

今次擔演「靜香」的新配音員聽起來似是較參考日本原版嘉數由美的演繹,整體而言還算「入戲」。

沿用舊港版譯名 譯法準確且對白地道

  在近年香港版漫畫和動畫日漸息微,連店舖、刊物也忘記了香港一向任何情況下都用「多啦A夢」而非「哆啦A夢」、網上資料信手拈來的年代,今次《宇宙小戰爭2021》的翻譯水平之高令人喜出望外。

翻譯明顯有做足功課,角色及法寶等名字完整地參考了香港漫畫版和舊動畫版的譯名,實在難得。

  對白毫不生硬之外,翻譯亦十分準確,明顯有做足功課。無論是「巴比」、「比利嘉星」、「基路摩亞將軍」、「杜拉格魯指揮官」,還有種種「法寶」(!)的名字,完整地參考了香港漫畫版和舊動畫版的譯名,實在難得。其中「金寶」和「比利堡」更是來自 90 年代歷紹行版本,沒有硬譯成「比利普利斯」之類!而對白之中,「自由を我らに」這句寫成「自由與我們同在」,相信是參考了《星戰》的名句「願原力與你同在」,貼題之餘同樣有力。

  整體而言,從資深叮噹迷的角度來看,《多啦A夢》電影香港粵語版本在幾乎「失聲」的危機之中算是達到了最佳的結果,在這場意外下反而更感受到與舊版本的連繫(若有電視台配音版這也值得期待)。而作品本身,欣賞之處在【前篇】已經詳細談及,不過果然藤子.F.不二雄的原著故事的層次和魅力是後人難以完全仿傚得到。過去數年的全新故事都頗不錯,但這才是《多啦A夢》大長篇的原點。

《電影多啦A夢:大雄之宇宙小戰爭2021》
.香港上映:2022 年 8 月 4 日 星際放暑假(7月30、31日 優先場)
.澳門上映:2022 年 8 月 5 日
.電影發行:洲立影片發行(香港)有限公司
.上映版本:粵語配音
.港版 粵語版90秒預告 粵語版30秒預告

哆啦A夢」各地譯名未盡相同,如台灣用「哆啦A夢」與「道具」、香港則為「多啦A夢」與「法寶」等。哆啦A夢中文網團隊來自各地,譯名使用未必周全。您可點擊文中連結查閱詳情,或者參考「本站中譯原則與哆啦A夢譯名介紹」。
作者:香港記者 梁粉噹

我叫粉噹,多啦A夢對我來說是個不可思議的存在。當我曾經還是哆啦A夢中文網的讀者,發夢也想不到居然有成為網站記者的一天。從我愛上多啦A夢開始,他的存在一直為我帶來不一樣的挑戰與改變。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圈中分享消息的交流夥伴喔!

Facebook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