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欄 中國大陸 漫畫

【哆啦A夢眾籌之旅5】改圖:哆啦A夢學--世界地圖大變樣

2022-09-25站長

  中國大陸最近以眾籌的方式出版了兩本來自日本的《哆啦A夢(多啦A夢)》研究刊物,即 PHP 社的《哆啦A夢學》和小學館的《哆啦·點單》(小學館原名「ド·ラ·カルト」)。究竟中國大陸的出版者是如何爭取到這兩本書的版權?這兩本書在編輯、製作的時候,又是如何與日方往返審定、如何在大陸境內得到核准正式出版,其中又有哪些不為人知的祕辛與不得不然的調整?哆啦A夢中文網這次取得眾籌項目發起人關中阿福與叢書主編黃渭多達一萬兩千餘字的來稿,由他們分享這些引進哆啦A夢刊物的種種幕後祕話。

(資料圖片)

◎叢書主編:黃渭

  起初,日本原版的《哆啦A夢學》的書中就沒有什麼圖片,真正唯一可以稱得上是大圖的其實就一張,是一幅跨頁的世界地圖,上面標注了哆啦A夢的漫畫和動畫在世界各地的傳播路徑。可就是這本書真正可以稱得上的一張唯一大圖,也難逃湮滅的命運。

(黃渭提供)

  按照國家相關的規定,凡出版物中涉及地圖,尤其是中國地圖和世界地圖,為避免產生不必要的國際影響,這部分內容需要專門報審。但這裡面有一個邏輯的悖論,即最新的要求---並不是你只要把這若干頁含有地圖相關的頁面發給有關部門審核即可,而是要求你把即將下廠的樣書的完整樣稿全部要發給主管機構審查!

  這就讓人傷腦筋了,因為一旦新書都到了要下廠印刷的階段了,那出版的期限其實就是刻不容緩了,此時再去申報地圖許可,是不是能審核通過,或者說是不是要修改,以及何時審核意見才能下來,這都是未知數。據出版社說,可能多達半年甚至更久,而且最終的結果未必是利好消息。可問題是,又不允許在做書的一開始就把單獨的含有地圖元素的章節送審。那樣的話,還可以同步推進,節省些時間。

  如此一來,讓人左右為難,送審也不是,不送審也不是。最後,我們權衡利弊,還是決定將這張地圖換掉。注意,是換掉,不是刪掉。因為如果只是簡單的刪除,這一部分上下文的關聯就會變得很鬆散,對讀者也不公平。

  於是,我們採取的辦法就是仍然按作者原意原稿,保持哆啦A夢在全世界的動漫之旅的路線不變,給行經途中的每一座著名城市全部畫出該城市的標誌性建築物。如此一來,畫面感更強烈,座標也更醒目,更主要的是,作者試圖用地圖標注法所呈現的資訊,我們一點沒弄丟。

(黃渭提供)

按:圖中文字為中國大陸實際印刷安排,不代表本站立場;香港早於 1973 年就由《兒童樂園》引進《叮噹》為中文化濫觴,並於 1982 年播出動畫,圖中則未列出,是屬缺憾。詳情請見本站「《多啦A夢》在香港」的介紹。

  這副地圖的設計靈感,是我從漫畫中尋找的,在官方漫畫中,哆啦A夢和大雄他們玩過一個遊戲叫做「雙六」。這種遊戲的玩法就是根據骰子上相應的點數,在棋盤格上前進後退,很多七零後和八零後的朋友也都玩過這個遊戲,而在棋盤上放置相應的標誌性建築物的靈感則是來自於很多人小時候玩的「大富翁」遊戲。

  我想,雖然終究沒有保住原書的原貌,但我們這樣做,相信大家也可以接受與理解,對吧?(待續)

(作者出身於中國大陸,刊登時盡量以原文引錄,文中用詞、立場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

哆啦A夢」各地譯名未盡相同,如台灣用「哆啦A夢」與「道具」、香港則為「多啦A夢」與「法寶」等。哆啦A夢中文網團隊來自各地,譯名使用未必周全。您可點擊文中連結查閱詳情,或者參考「本站中譯原則與哆啦A夢譯名介紹」。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