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欄 中國大陸 漫畫

【哆啦A夢眾籌之旅2】《哆啦A夢學》和《哆啦·點單》的授權:三年漫漫出版路

2022-09-16站長

  中國大陸最近以眾籌的方式出版了兩本來自日本的《哆啦A夢(多啦A夢)》研究刊物,即 PHP 社的《哆啦A夢學》和小學館的《哆啦·點單》(小學館原名「ド·ラ·カルト」)。究竟中國大陸的出版者是如何爭取到這兩本書的版權?這兩本書在編輯、製作的時候,又是如何與日方往返審定、如何在大陸境內得到核准正式出版,其中又有哪些不為人知的祕辛與不得不然的調整?哆啦A夢中文網這次取得眾籌項目發起人關中阿福與叢書主編黃渭多達一萬兩千餘字的來稿,由他們分享這些引進哆啦A夢刊物的種種幕後祕話。

(資料圖片)

◎項目發起人:關中阿福
  事實上,我們打算願意試一試的一個主要原因,也正是因為這兩本書都是所謂不起眼的小書,體量不算大,篇幅不算長。也沒有別的機構與我們競爭,哈。

  事實也是如此,2018 年 9 月,我們首先通過臺灣的仲介商博達著作權代理有限公司,聯繫上了日本的 PHP 社。事情進行的異常的順利。而且無論是臺灣的對接我們的同事還是日方,都非常的友善與和氣,到年底,雙方很快就簽定了協議。

(黃渭)

  值得一提的是,臺灣博達公司和日本 PHP 社的合作夥伴們還於 2019 年 8 月參加了在北京舉辦的一年一度的中國國際圖書博覽會,我們第一次面對面的相見了。大家相談甚歡,我們還通過博達公司又從 PHP 社拿了一本書,關於《銀河鐵道 999》的作者松本零士寫的回憶錄。可惜,這本書至今也沒出版。唉,一場疫情,把一切都打亂了。

  這裡,我特別想感謝一下博達公司和 PHP 社,他們真的是我打過交道的最和氣最友好的授權商。我們做圖書的經驗不足,流程也不怎麼規範,一次又一次的延期,儘管這些鍋很大程度上確實得有疫情來背,但不管怎麼說,按合同規定,我們未按時出版,對方完全可以收回版權。但他們一次又一次的體諒我們,給我們寬限,鼓勵我們走下去,真的非常感謝。

  然而,同樣是萬萬沒有想到,接下來去拿《哆啦·點單》這本書竟然又用了兩年的時間!

(黃渭)

  開始的階段,我們光是向小學館和它們的中國圖書代理上海碧日公司介紹我們是誰,為什麼要拿這本書,這本書打算怎麼出,有什麼樣的預期,就來來回回溝通了半年多。然後,便是因為這本書太過古老,小學館和他的中國圖書代理機構上海碧日公司要去核實這本書這麼多年來的版權情況,又差不多是小半年。

  雖然這個時間大大超出了我的預料,但我倒也能理解。畢竟,這樣一本小體量的書,在小學館看來,可能真的不能叫一樁生意吧,太不值得一提了,所以我在猜想,我們在所有的乙方中大概是最靠後的那個吧?

  大約在過了整整一年後,終於終於,小學館批准了我們的授權申請。然後就開始訂立合同,然而,這個合同,前前後後又折騰了小半年的時間。每一個流程,都需要時間,都需要等待。好在此時,我們也已經習慣到麻木了,所以倒也沒有太焦慮了。

  又過了幾個月,合同終於生效了。接下來的事,又把我們弄懵逼了。從小學館那邊傳來的消息:這本書的原版電子版已經失落無考了,他們只能把日文的高清電子掃描版給我們。這……

  好在這本書也是黑白的,也是以文字居多,而且黑白漫畫,高清掃,再修圖,也還是能完全還原的,只是這樣一來,僅僅是這樣版面的重新整理和修圖,又用了好幾個月的時間。但總算前期的幾乎所有障礙都掃清了。

  這樣算下來,這本《哆啦·點單》從開始談簽約到具備交付出版社出版,已經過去了三年!真是不易啊。但怎麼說呢,哆啦A夢是一個聞名世界的頂流IP,而我們則是由幾個僅僅是熱愛哆啦A夢的老男孩臨時搭起的草台班子,所以,最終,我們居然能親自來參與和推動這本書的出版,也值了!

  哦,對了,這期間,上海碧日公司的日本老總和其他兩位負責人還專程到我們上海辦公室親自上門來拜訪(PS:我在猜測,人家是不是最初也是想看看,這幫人是不是靠譜啊,噗……當然,我沒有別的意思,真的可以理解,可以理解的)

  不管怎麼說,總算這個事算是成了。在這裡,我也想特別表達一下我對上海碧日的各位同仁的謝意。特別是直接與我們對接的胡浩先生,他比我還大一歲,也是七零後。既是我的同齡人,我又得叫一聲老哥。人真的很好,一點架子沒有,經常能設身處地的為我們考慮,替我們著想,給我們出主意。坦率的說,這麼一本小書的授權費,真的無法與他和同事四年的人力成本付出成正比,但他從來沒有過不耐煩,總是很熱心的幫我們處理各種事項。所以,我想在這裡,向胡浩先生(胡浩哥)表達我們最誠摯的謝意!

  好了,兩本書終於都拿下了,而且基本上都達到了可以出版的條件。但事實上卻是,我們面臨著一個特別大的困境,或者說最大障礙,就是,《哆啦A夢學》簽約異常順利,期限是三年。而幾乎是前後腳啟動的《哆啦·點單》,僅僅簽約就花了差不多三年時間。所以兩者在出版發行起止時段上,其實存在一個巨大的時間差!!!

  也就是說,《哆啦A夢學》的出版上市已經要違約逾期了,而《哆啦·點單》中文版的引進事宜才剛剛搞定。再加上期間又遭遇了新冠疫情,所以說,如果不是PHP社的寬容,我們想兩本書同時出,一併送到讀者手上的天真單純的想法,恐怕是萬萬不可能實現的。

  這也給了我們一個教訓---人為的想把並不是同一家出版社的兩本書,強行捆綁做成貌似一套書來出,面臨著多麼大的風險,大概我們以後永遠都不會這麼幹了!!!(待續)

(作者出身於中國大陸,刊登時盡量以原文引錄,文中用詞、立場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哆啦A夢眾籌之旅1】關於《哆啦A夢學》和《哆啦·點單》

哆啦A夢」各地譯名未盡相同,如台灣用「哆啦A夢」與「道具」、香港則為「多啦A夢」與「法寶」等。哆啦A夢中文網團隊來自各地,譯名使用未必周全。您可點擊文中連結查閱詳情,或者參考「本站中譯原則與哆啦A夢譯名介紹」。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