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欄 電影

【有雷感想】《小說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出自原作的變與不變

2022-02-05站長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小說版已在 2 月 4 日推出,哆啦A夢夢中文網站長已搶先購得《大雄的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小說版,並全部閱讀完畢,大致知道了電影的劇情走向。整體而言,本次電影對原作的改編堪比《大雄的新魔界大冒險》,不僅更重視情感,劇情上也更成熟,達到與原作不同的高潮場面,無論是喜愛原作或者是希望有所創新的觀眾,相信都能對《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的表現感到期待。

本文涉及劇情內容。如果您完全不想搶先獲知電影劇情走向,建議您暫勿觀看。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小說感想。(哆啦A夢中文網後製)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改編自 1985 年於日本上映的《大雄的宇宙小戰爭》,是 2016 年《新‧日本誕生》之後,時隔 6 年上映的重製作品。自 2006 年以來,哆啦A夢重製電影各種各樣,但大致不出「忠實原作」與「改革創新」兩種方向,前者如《新‧大魔境》,幾乎忠實照著原作劇情走向,僅以動畫技術上的革新見長;後者如《新魔界大冒險》,對原作有較大幅度的變動,但改動成果每每引起爭議。以《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而言,它較貼近《大雄的新魔界大冒險》,大幅改動原作,但其改動又非毫無章法,總是能從原作中看出蛛絲馬跡,讓人感受到製作團隊是在精讀原作後方決定有所改、有所不改,其中又以後半部分,即哆啦A夢一行人登上畢利卡星後,劇情有較大的變動。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小說封面。(小學館)

  之所以將《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的改動與《大雄的新魔界大冒險》相比,也在於兩者都更重視情感細節,都新增了與主要角色有情感關聯的新角色,也對後半段的冒險歷程有較大幅度的改編。《新魔界大冒險》有梅杜莎、《宇宙小戰爭 2021》則有比娜。比娜雖是總統巴比的幕僚長,但她更是巴比的姊姊,對她而言巴比始終是一個 10 歲的少年。比娜心中總是牽掛著巴比,對巴比無微不至的愛護,也讓巴比即使逃到地球,也從親切的靜香上看到比娜的影子(《金銀島》中靜香與莎菈長得很像,《宇宙小戰爭 2021》又創作一個和靜香很像的比娜,靜香的長相難道這麼大眾臉?)。這個角色的效果正如同導演山口晉在訪談中提的,增強了本作在情感面的堆疊,同時也讓觀眾能夠從另一個面向觀照巴比。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小說插圖。(小學館)

  編劇佐藤大在訪談中曾提到,本作中將原作曾提到的「加冕儀式」作為劇情高潮,這也是本作劇情後半段與原作有較大出入的原因。從小說劇情的整體鋪陳來看,也改善原作中較不合理的政變過程:為什麼 PCIA 千辛萬苦追到巴比後,還要關著他到加冕當天才處死?為什麼局勢改變、獨裁者吉魯摩爾出逃後,人民馬上就得知消息前來圍捕?在本作中,一切都有了合理的原因:如同中國古代的禪讓政治,吉魯摩爾希望巴比在「加冕式」當天,賦予其政權正當性。也就是說,只有巴比從心理上低頭投降,才象徵他掌握畢利卡星的民心!

  原作中,巴比在吉魯摩爾政權的法庭被判死刑,巴比在法庭上慷慨陳詞,但沒有什麼影響力;然而在本作劇情改動後,巴比不再是在封閉的法庭內發言,小說中甚至有個章節就以「巴比的演說」為題,強化了這幕對整部劇情的影響。還好,巴比畢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漢獻帝,他有來自地球的強力後援。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小說目次。(小學館)

  除了「加冕儀式」劇情高潮外,本作小說主要的劇情變動還加入了哆啦A夢等人在畢利卡星上尋找「縮小燈」的冒險。原作中,哆啦A夢等人前往畢利卡星的目的就是要找「縮小燈」以對抗吉魯摩爾,但卻在地下組織被抓捕而在這部分毫無作為;本作中則有更為豐富的呈現,呈現完全不同於原作的風貌,值得哆啦A夢迷多多關注。

  《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所更重視的情感,不只在於巴比與比娜之間。在原作中讓人印象深刻的小夫,在本作小說中也更為著重其心理活動,一向怯懦、總是哭喊「媽媽」的小夫,真的心甘情願與哆啦A夢一行人一起到宇宙拯救巴比嗎?為什麼他願意拋開膽小,展現自己在機械上的過人天才?此外,相較於原作給人冷酷無情又聰明印象的杜拉可魯魯長官,本作小說中的杜拉可魯魯長官也多了一絲人性。他一樣是哆啦A夢電影史上最聰明的反派人物之一,但他卻開始懷疑自己的作為,就連哆啦A夢等人在本作小說的最後,都還對他存有一絲絲敬意;就連巴比本人誠實不說謊的個性,在本作中也有更多發揮機會。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電視廣告一幕。這幕在原作中並未出現。(YOUTUBE)

  有所詳,必有所略。電影得在一定時間內說好故事,《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片長 1 小時 47 分,已經比原作(1 小時 38 分)要長,自然需要取捨。雖說《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主要改動出現在後半段,但其實改動從一開始大雄等人拍電影、與巴比相遇的過程就已開始,簡略了不少內容;而相較原作,自由同盟盟主「健卜」的戲份相較下也自然有所弱化,原作中露可露可的搞笑橋段也有若干變動。

  有所變,卻也有所不變。對 2006 年後的哆啦A夢電影,論者每每有「幼兒化」與「成熟化」的爭論,前者如《宇宙英雄記》,劇情簡單暴力,卻有成人不忍卒睹;後者如《綠之巨人傳》,有野心的想塑造一個成熟的世界觀,卻又得遷就兒童觀眾,難免有不倫不類之譏。從小說劇情看,《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無疑是邁向「成熟化」的,但卻是奠基於原作之上的「成熟化」,畢竟整體劇情脈絡不變,吉魯摩爾的暴政與 PCIA 的恐怖不變,「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也還是劇情的重要轉折點。然而,從人物塑造、劇情張力與嶄新技術上,《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相信都有可稱之處。

  《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上映後,相信也會有對其政治隱喻的討論。有論者認為《大雄的宇宙小戰爭》中的情報組織「PCIA」是指「畢利卡星的中央情報局(CIA)」,但當站長回顧完整劇情後,卻對故事與智利政局的若合符節感到驚奇。1973 年 9 月 11 日,在美國 CIA 干預下,智利陸軍總司令皮諾契特發動政變,推翻民選總統阿葉德,阿葉德自殺,軍政府自此掌權,並成立由孔特拉斯統領的特務組織 DINA,大肆殘害異己(畢利卡星人口約 1 千萬,與政變時的智利人口數也差不多)。故事中,民選總統巴比在地球人的協助下,成功扭轉乾坤;現實裡,軍政府儘管掌權長達 17 年,最後還是在民主選舉中落敗。無論如何,終究重回民主軌道。

  即便本作與原作相隔 30 年,對獨裁者的控訴與對極權專制的反抗,也依舊毫不過時。

哆啦A夢」各地譯名未盡相同,如台灣用「哆啦A夢」與「道具」、香港則為「多啦A夢」與「法寶」等。哆啦A夢中文網團隊來自各地,譯名使用未必周全。您可點擊文中連結查閱詳情,或者參考「本站中譯原則與哆啦A夢譯名介紹」。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