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觀點 香港澳門 日本 活動 新知新奇

[香港] 罕有!藤子・F・不二雄香港電視訪問片段曝光 《閃電傳真機》上大談《叮噹/多啦A夢》創作秘話

2024-01-21香港記者 梁粉噹

  《叮噹/多啦A夢》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曾於 1995 年到訪香港,為「叮噹音樂劇」揭幕,而他竟然更接受了 TVB 兒童節目《閃電傳真機》訪問。在近日曝光的片段裡,進行專訪的不是譚玉瑛,而是後來的「旅遊王子」蔡子健!最有趣的是,藤子先生談及的內容和日本一向的訪問內容似乎稍有不同!?

◎影片 1:00 至 1:39 為主持導言部份,藤子先生專訪部份由 1:40 開始。
※本片段字幕由本站後製,為片中「粵語/廣東話」對白實際用詞;另可開啟「中文(書面語)」或「英文」CC字幕。
※經本站考查,片段中的粵語傳譯和藤子先生口述內容稍有出入,有可能是基於更完整的訪問撮要而成,詳見下文分析

藤子・F・不二雄為何來到香港?

  1995 年是《叮噹/多啦A夢》漫畫連載 25 週年,為隆重其事大型「叮噹音樂劇之大雄的恐龍」衝出日本去到亞洲各地巡迴演出(香港、台灣、馬來西亞),而香港是首站。而就在公演首日(1995 年 4 月 1 日),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藤本弘)連同日本叮噹配音員大山羨代等來到香港參加記者會,接受不同傳媒訪問。

  今年(2024 年)日本慶祝藤子老師誕生 90 週年,就在這個年頭當年的片段竟然重見天日了。

1995 年 4 月 1 日《叮噹音樂劇之大雄的恐龍》香港記者會的情形,一張非常經典的照片。藤子・F・不二雄坐在中間,左面穿著和服的是日本大雄配音員小原乃梨子,而另一邊分別是叮噹配音員大山羨代和靜宜配音員野村道子,坐在最左面的是代理商國際影業創辦人近藤宏。站在藤子先生和大山後面的年輕人是首席助理萩原伸一,即麥原伸太郎;而照片最左面的是藤子創作公司社長伊藤善章。當時音樂劇只以廣東話演出,日本聲優來港純粹擔任嘉賓。(資料圖片,大山羨代自傳〈ぼくドラえもんでした〉〔《我曾是多啦A夢》〕)

《閃電傳真機》中的《傳真通訊社》訪問

  無綫電視(TVB)的兒童節目《閃電傳真機》逢星期一至五播映,而當中《傳真通訊社》的環節模仿新聞及資訊節目(當時 TVB《城市追擊》和亞視的《今日睇真D》鬥得火紅火綠)。在這 1995 年 4 月的一集中,在錄影廠中主持節目的是譚玉瑛(環節內角色叫譚通訊)、魯文傑(魯傳真)以及一位童星陳嘉嘉。

《閃電傳真機》中的《傳真通訊社》環節。(資料圖片,《閃電傳真機》)

  眾主持傾談喜歡甚麼漫畫家,童星嘉嘉說喜歡畫《美少女戰士》的武內直子,而魯文傑則說喜歡畫《龍珠》的鳥山明,然後魯文傑就介紹到《叮噹》的原作者「藤子不二雄」(二人時代的舊筆名)已經來到香港,而譚玉瑛立刻說很喜歡《叮噹》,並唱出了《叮噹》主題曲,又說也很喜歡《Q太郎》。

  除《Q太郎》以外,以上談及的作品都是香港 90 年代大熱的日本動漫作品,而從談話內容亦再度確認 1995 年的時點『ドラえもん』仍然叫《叮噹》。近年不少日本或外國的讀者以為「叮噹」就一定等如盜版時代,此實為謬誤。

藤子・F・不二雄在工作室的情形,而身後貼著的是香港版《叮噹音樂劇之大雄的恐龍》的海報,而在桌前工作的是萩原伸一(麥原伸太郎)。(資料圖片,『ドラえもん物語 ~藤子・F・不二雄先生の背中~』〔《多啦A夢物語~藤子・F・不二雄老師的背影~》〕)

罕見藤子・F・不二雄香港電視訪問 竟然有日本訪談未見過內容?

  畫面一轉,特派記者蔡子健與藤子・F・不二雄做專訪,蔡子健用廣東話發問,而藤子先生則用日語作答,而《閃電傳真機》剪輯播映的版本則以一把傳譯員的聲音蓋過原聲,訪問內容如下〔下列顯示經書面化的版本,可以按此彈出粵語原文〕:

蔡子健:藤子先生呀,想問下你呢。叮噹有這麼多有趣的故事以及神奇工具(即神奇法寶)。是怎樣構思出來的? 藤子・F・不二雄:這個問題該怎樣回答好呢。每一個人,無論是大人或者是小朋友,都有很多不同的夢想。譬如想變得更棒、更聰明、更強壯…甚至變得更有錢。其實我自己…也有很多這種夢想。就是因為…這麼多這種願望,所以我就可以構思到很多不同的故事,所以就可以發明很多很有趣的神奇工具。

蔡子健:為何「叮噹」是一隻貓,而不是其他動物呢?

藤子・F・不二雄:我想畫一些適合小朋友閱讀的漫畫,所以就選他們最喜愛的物件和人物當主角,小朋友最喜歡的…就是小動物,我以前的作品《Q太郎》,主角「Q太郎」很怕狗的,所以我這次就不用做狗來當主角,最後我就選了一隻貓來當「叮噹」,但是覺得貓就不夠特別呀,所以我就把一雙耳朵拔掉,將他變成一隻機械貓。

蔡子健:那麼眾多神奇工具當中,你又最喜歡哪一種呢?

藤子・F・不二雄:根據資料顯示呢,《叮噹》這麼多種百寶當中,小朋友最喜歡的有…「時光機」、「任意門」(現港譯隨意門)以及「竹蜻蜓」。而我自己呢…也很喜歡這幾種,因為這幾件百寶呢,可以帶人很快的去到不同的地方,過去未來也行喎。

訪問聲畫不同之謎?

  蔡子健本身不懂日語,應該是透過傳譯員進行訪問。而這節訪問應該是經過剪輯、並將內容歸納而成,經過本站嘗試細聽片段裡藤子先生的原聲,部份內容和傳譯版本頗有出入,或許配音的內容是從一些剪掉的片段歸納出來。

《閃電傳真機》特派記者蔡子健與《叮噹/多啦A夢》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做專訪。(資料圖片,《閃電傳真機》)

  第一條問題翻譯的版本省略了藤子先生提及的法寶,但大意仍在;不過第二條問題的翻譯和藤子口述的內容甚為不同:藤子先生其實在說自己小時候和主角大雄很相似,讀書和運動都不行,而《叮噹》故事其實在說無人是十全十美,人總有優點和缺點,明白自己的缺點後不要放棄,要努力成為更好的人。

  這個答案其實比較常見於藤子其他專訪裡面,例如叮噹雖然擁有無窮的法寶,但仍有其缺憾,例如欠缺一對耳朵。最近由後人續作的《電影多啦A夢: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似乎也在呼應這主題。而《叮噹/多啦A夢》的誕生秘話,其實藤子先生亦已畫成漫畫,並收錄於 《多啦A夢 – 第 0 卷》,而動畫化版本則見於 1995 年中篇《2112年多啦A夢誕生》(和這訪問是同期)。但相信傳譯版本的內容並非杜撰,或許是從沒有播出的部份歸納出來的。

  至於片段裡第三條發問,翻譯內容與藤子口述的內容大致相同。

藤子・F・不二雄。(資料圖片,《閃電傳真機》)

藤子・F・不二雄曾在其他訪問及文章透露,「叮噹/多啦A夢」是他通宵趕稿時從經常造訪家中的野貓上得到靈感而來的,香港最近出版的《特選珍藏 多啦A夢 可愛治癒動物篇》封底收錄了原作者和這隻貓的合照。(資料圖片)

  另外,從香港叮噹/多啦A夢歷史角度去看這條片段,蔡子健的用詞為「神奇工具」,與當時部份文化傳信單行本的用語吻合(如大長篇 3;現跟動畫版一致用法寶),語意亦正確;而翻譯員亦有用到「百寶」(常與「法寶」混用),亦為香港版《叮噹》漫畫系列及動畫版多年的常用語。(相關文章

在《叮噹/多啦A夢》,「法寶」一語最先出於 70 年代《兒童樂園》,80 年代起電視動畫一直沿用,漫畫版也常用,1995 年安樂文潮更推出「叮噹法寶系列」書籍,在 2000 年以後隨著電視動畫陸續變成全年無間斷播映和電影版每年上映,漫畫出版社如文化傳信和香港青文亦一致地用「法寶」。

「工具」是「どうぐ」在中文裡的對等詞,「道具」在傳統中文只解作「舞台用具(Props)」。「法寶」是中文本身有的詞彙,可解作「有神奇功效的寶物」,「神奇法寶」亦即此意,故香港常譯及定譯為「法寶」。而現時《多啦A夢》(水田版)主題曲〈夢〉首句歌詞「神奇力量贈我 袋仔的法寶」蘊含此意。

《叮噹》香港中文版正式單行本於 1992 年起陸續出版 ,當中曾使用「神奇工具」一詞。(資料圖片,《叮噹大長篇3:大魔境》香港中文版)

1995 年由安樂文潮出版的《叮噹法寶使用手冊1》書舌有原作者的話。(資料圖片,《叮噹法寶使用手冊1》香港中文版)

  這個日本殿堂級漫畫家的香港專訪雖然簡短,但足見當時 TVB 兒童節目的前衛和國際性,在 2024 年的今天反而甚是罕見。這次亦應該是藤子先生最後一次來港,因為翌年 9 月 23 日他在繪畫《多啦A夢》大長篇的時候突然離世。藤子先生其實亦曾接受其他香港傳媒的訪問,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呢?

※片段來源:老孩子兒歌網
※鳴謝資深叮噹迷協力及監修

延伸閱讀[香港] 新聞節目現《叮噹》1983年配音及漫畫製作片段 與2023年的狀況有何不同?
延伸閱讀《多啦A夢》在香港

(2024/01/21 05:08 發布;2024/01/21 23:38、2024/01/22 02:02、2024/01/23 13:24、2024/01/23 23:07、2024/01/24 23:47 修訂備註及字眼)

🚩我們的譯名以台灣哆啦A夢道具為主,香港多啦A夢法寶為副。[詳情]
🔔在Google News上追蹤我們或追蹤我們的社群,讓你哆啦A夢新聞不漏接。
作者:香港記者 梁粉噹

我叫Oscar(朗仔)。作為第四世代嘅香港多啦A夢Fans,由最初單單拍攝幾張商店、戲院圖片,到今日不斷研究《叮噹》歷史、整理「神奇法寶」翻譯等香港資料。希望盡自己所能,喺網上將呢啲資訊同研究分享畀大家!

FacebookE-mail更多文章»

道具.法寶百科 (more)

哆啦A夢新聞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