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欄 日本 電影

【導演專訪】曾想重製《海底鬼岩城》?山口晉談《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與他的「五年計畫」

2022-03-18站長

  這次負責《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的山口晉導演,曾長期參與《哆啦A夢》電視動畫與電影的製作,而這是他首度擔任電影導演。這樣的山口導演又是如何製作出這次的《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又推薦哪些對這部作品的看點呢?對《哆啦A夢》會有什麼想法?哆啦A夢中文網融合多家日本媒體專訪,帶您透過導演的分享,更深入了解電影製作背後的故事。

(Animage Plus)

受藤子老師魅力所吸引

-在製作《哆啦A夢》動畫之前,是否有看過《哆啦A夢》的動畫或原作漫畫呢?

山口晉:《哆啦A夢》幾乎可以說是我小學時代的全部,我完全沉迷其中。我的哥哥就像御宅族的先驅那樣的人,雖然我可能也受到他的影響,但應該還是受 F 老師(藤子.F.不二雄老師)原作的魅力所吸引。

  我讀小學的時候,刊登《哆啦A夢》原作漫畫的《快樂快樂月刊》創刊,之後也變得越來越受歡迎,1979 年二度動畫化,隔年改編電影版等等盛大的場面我是親身體驗的,對我來說是一部具有深厚回憶的作品。

  此外我因為立志成為動畫師,所以小時候就開始畫畫,直到小學六年級我都是用 F 老師那樣的筆觸作畫,升中學之後雖然想畫更寫實更帥氣的畫,但我覺得還是擺脫不了 F 老師的筆觸(笑)。

-請導演告訴我們你最想要的哆啦A夢道具吧!

山口晉:基本上一定就是「竹蜻蜓」和「任意門」啊。此外雖然不是因為這次製作了《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其實我蠻憧憬利用「縮小燈」進到小小的模型庭園(箱庭)中遊玩,也喚起了我的想像力。

  我自己很喜歡玩家家酒遊戲,我想大家都試過在玩沙場裡製作地形,並把它當作立體模型玩吧。《哆啦A夢》當中經常出現利用「縮小燈」的故事,我想是我夢想中的道具之一。

(資料圖片)

維持理所當然的有趣性

-告訴我們您在工作上與《哆啦A夢》有關的感想,以及實際參與過後發現或者印象改變的點吧。

山口晉:我體會到了要維持理所當然的有趣性有多不容易,重新認識到 F 老師有多麼偉大。將電視動畫或漫畫改編成電影版時,結構是不一樣的,將漫畫的格子保持原樣放大並無法成為動畫,所以我有刻意地避免產生異樣感,同時又保持忠實原作的印象,動畫領域的專業人士就應該為作品加上動畫特有的要素,我是一邊這樣想一邊製作的。

-如果漫畫或電視動畫是日常的東西,那電影劇場版就像是特別的獎賞或禮物。我每次都很期待電影上映,不過每次都要滿足那樣的期望很辛苦吧。

山口晉:電視動畫和電影的世界觀也不一樣,這個差異從最早的電影《大雄的恐龍》開始,描寫白堊紀的恐龍時代冒險的故事。原作漫畫裡的故事也有日常以外的要素,最後一定會回到原來世界這點則是不變的,但在電影中則再邁出了一步。

  以遊戲為例,在玩賽車遊戲時看到背景有高聳的山峰或者海邊的沙灘,可能會想「如果能夠稍微離開賽道行駛的話會很好玩」。同樣地,將系列作品所描繪出的東西加以稍稍擴大,提供更深一層的樂趣,我想這就是大長篇、這就是電影吧。

-您能舉出在《哆啦A夢》中喜歡的故事或作品嗎?

山口晉:屋頂裡的宇宙戰爭/星際大戰爆發》跟《神槍手大雄》,我曾經希望「絕對要把它做成 30 分鐘長」,能夠真的做到我覺得十分高興和幸運。還有我每次都會提到的《搬到幽靈古堡裡去/搬到幽靈城堡去》,世界觀十分廣大,若加以延伸的話就可以變成長篇,我很喜歡在一般的系列中也能有這樣的故事,會讓我感到十分興奮。

(資料圖片)

-你覺得《哆啦A夢》這個作品有何魅力,能長期受到歡迎?

山口晉:《哆啦A夢》中描繪的東西,有的可以在智慧型手機或遊戲中模擬,有的隨著科學進步已經成為現實,不過F 老師打從一開始就持續畫出小孩子和長大後的大人認為「能夠這樣的話真好」的發明。

  雖然在《哆啦A夢之歌》中唱著大家的夢想與願望如「我想要在天空自由地飛翔」,但若是看著《哆啦A夢》長大的孩子能夠實現自己的夢想,我想那就太棒了。

-「如果有哆啦A夢的話該有多好」這個夢想無論是 20 年前的孩子或是現在的孩子都沒變呢。

山口晉:對啊,即使時代改變也是一樣。現在熱門的動畫主角大多是帥氣的人、帥氣的戰鬥、打倒邪惡,這樣的作品很多,而哆啦A夢雖然可愛,但並不帥氣。

  同樣是帶著眼鏡的兒童角色,孩子們大概比較想成為哈利波特,而不是大雄吧。這樣的人很少能成為主角,但能夠獲得孩子們的支持真是太美好了。如果沒有他的話對作品會是很大的問題呢。

-如果是帥哥美女又很優秀的主角,感覺很難以親近,也難以與之共感吧。

山口晉:當然,如果觀眾因為受到喜歡的動漫主角影響,而成為體育選手或演員的話是很棒的事情,不過我想 F 老師給我提示了另一個方向。

(Animage Plus)

製作哆啦A夢電影的「五年計畫」

-那麼,《電影哆啦A夢》是期待已久的導演作品嗎?

山口晉:是的,是我的夙願!我來自繪圖領域,但近年來業界有增加影像中資訊量的趨勢,我常常懷疑如果我朝同一個方向走,將來會遇到瓶頸。

  這不僅是因為想更輕鬆地作畫,也是因為我內心把宮崎駿的《未來少年柯南》(1978)當作動畫基礎,可以從那種簡單的會動的畫感受到樂趣,不就是動畫的本質嗎?考慮到這一點,我希望有一天能為《哆啦A夢》製作一部電影。

  《哆啦A夢》已經持續 50 年,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蹟,我很想參與其中,以足夠的預算和規劃來紮實地製作一部電影作品──就像年輕的宮崎駿和大塚康生揮舞著手臂的時候,我希望能夠親手製作像他們東映動畫路線的「漫畫電影」,這是我在開始動畫工作時的夢想之一。

-原來如此,說到這個,製作《哆啦A夢》的新銳動畫正是承襲了製作《根性青蛙》和《魯邦三世》第一季(1971~1972)的 A 製作公司的製作流程。

山口晉:曾擔任《哆啦A夢》導演的芝山努,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動畫師之一。我一直希望我能有《根性青蛙》或《新小鬼 Q 太郎》的片頭那樣的作畫。如果角色抬高腳愉悅地奔跑,我覺得光是這樣動畫就會很有趣。

-在這次的《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中,靜香從鯨魚型宇宙戰艦逃跑的那一幕,展現出了那種活潑動作的魅力。那麼,請告訴我們您是如何在這部作品中首度成為導演的。

山口晉:以前只參加過作畫,說起來有點誇張,但我決定「在死前要製作一次《電影哆啦A夢》」,就是這個信念讓我展開「五年計畫」的行動。

-那是什麼?

山口晉:首先,我主動說「請讓我擔任電視系列的演出」,那之後幫忙了電視特別篇乃至電影的演出,並跟周遭的人宣傳說「我可以用這樣的時間作出這麼多事」。雖說是「五年計畫」,但其實不知道花了多少年(笑),最後終於到了可以被託付電影的重責大任。

-從小就很喜歡的作品的動畫,終於能由自己來做,夢想終於實現了呢。

山口晉:正常情況下,一部 50 年來都有人閱讀的作品,還能持續推出動畫,這本身就很珍貴,這都是托《哆啦A夢》與粉絲們的福。我想這也是《哆啦A夢》具有獨特魅力與力量的證據。

(資料圖片)

選擇《宇宙小戰爭》重製的背後

-這次選擇重製《大雄的宇宙小戰爭》,是導演的意願嗎?

山口晉:是的。在檔期上要原創作品很困難,於是當我被問到「那漫畫原作中哪個比較好?」的時候,我立刻希望做《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其實也有人推薦《大雄的海底鬼岩城》,不過讓我暴雷一下,最後海底車會死。雖然他不是人類,但我不太願意用主要角色的死亡來博取感動。

  此外,水中的表現極為艱難。即使停下來,頭髮和衣服也必須要動,而這也會影響站立方式。無論如何照射「適應燈」,我都覺得像在空氣中一樣繪製是不對的。在這一點上,外太空還是比較容易的(笑)。

-(笑)確實,在水底的描繪似乎很難。

山口晉:我的世代也經歷了松本零士熱潮,比起《宇宙戰艦大和號》,我更是《銀河鐵道 999》派,但就像那個時代的科幻作品會有光束交會的戰鬥一樣,正因為是熟悉的世界觀,我更想要那樣做。

  由於原作上映距今已有 35 年以上,因此有諸如「是否符合現在這個時代?」或者「更新為現代的風格會更好嗎?」之類的意見。但我不想加得太過頭讓它完全成為別的作品,所以我覺得即使不合時宜也有加以呈現的道理,沒想到隨著世界情勢的變化,變得十分應景了。

-原本不是你的本意,但世界局勢卻變成這樣了?

山口晉:因為《哆啦A夢》並不是傳達社會或政治性訊息的作品。我收到 F 老師所傳遞的訊息,優先把這部作品當成大多數人能夠喜愛的娛樂作品來製作,而設定或道具如畢利卡星的叛軍「PCIA」與獨裁者吉爾摩亞都是為此而生。

  我們雖然覺得隨著時代改變,要以現代風格對作品做微調,但我製作這部電影時盡量避免更改原作。

(資料圖片)

-這次負責劇本的佐藤大是以《星際牛仔》等科幻作品而聞名,是由於那個取向而選擇的嗎?

山口晉:佐藤先生是由新銳動畫介紹的。佐藤先生不分軟硬題材類型,創作過很多作品,我們在會議上討論的時候,感覺很合得來,能夠很容易地進行工作。

  如果要在劇情中描繪友情,雖然意思不同,不過以前《根性青蛙》的歌裡有一句「會哭會笑會吵架」,我覺得必須表現出這種意見衝突場面。在故事中段,針對是否要為了幫助巴比而飛到外太空,小夫和大雄等人爭吵起來,那是一個重要的場景,劇本裡的前後銜接做得很好,我覺得「交給佐藤先生真是太好了」。

與前作間的變與不變

-前作《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是個巨大的存在,這部作品是否有沿襲前作的部分?

山口晉:中學二年級時我在電影院看《大雄的宇宙開拓史》,那時候的動畫是《機動戰士鋼彈》、《傳說巨神伊甸王》和《小拳王 2》等等……《大雄的宇宙小戰爭》上映時我已經是高中生,前一年上映的則是《風之谷》,我還是對那些作品比較有興趣……。

-當時的十幾歲動畫迷,大概都是這樣吧。

山口晉:所以與其說是直接受到前作的影響或對前作的回憶,倒不如說是從頭開始接觸原作,採取「以我們的做法」的方針。

-意思是也有和漫畫原作不同的部分對吧。從大方向來說,就是到故事中段為止巴比和大雄他們共同行動,還有出現原作中沒登場的巴比的姊姊比娜。

山口晉:試圖改變與巴比分離的時機是在與(編劇)佐藤先生討論之後,在結構上做大幅更動的部分。首先當我重新閱讀原作後,我發現巴比很早就被 PCIA 帶走,感覺跟小夫、胖虎還不是很親近。所以我想展現大雄他們 5 人組與巴比加深友情的過程,在他們變得親近之後,巴比的決心之強可以從巴比自願去 PCIA 總部這個事實體現出來。

  關於增加比娜這個角色,是因為感覺巴比的設定太可憐,沒有家人,才 10 歲就背負總統的重擔,實在太不容易……。儘管之後還有監護人般的角色「健卜」出現,但我無論如何都懷有「為了什麼才努力到現在」的疑問。如果沒有安排一位可以在那個人面前哭泣的角色,感覺情感上多少會有點辛酸。創作出新的角色難免會有各種問題,但我希望無論如何這次都能夠增加,而這個願望也實現了。

(資料圖片)

-這次白組製作的 CG 迷你模型融入到電影中成為話題,這也是山口導演的提案嗎?

山口晉:其實這是我提出的其中一個點子,我說「若能把電影中小夫的模型真的做成立體模型,做為宣傳物在某處展出的話,感覺會很有趣」,之後不知不覺變成白組那邊要做給我們,我們看了他們做出來的東西後就說「若能朝這個方向去做的話,就麻煩你們做了」,實際上是這樣來的(笑)。

-原來是這樣啊(笑)。

山口晉:看了那個以後我反而貪心起來,就請他們製作「最後畢利卡星街景那一幕的迷你模型」,如果觀眾看了覺得「質感突然改變了」,產生這種極端的異樣感也算是失敗,所以只要懂的人懂就好,也許這很大一部分只是我們製作團隊的自我滿足……。

  實際製作的模型與動畫的圖案、色調、構圖感等等要能完美結合十分困難,我們根據我們描繪的 2D 圖層請白組做調整,對 80 年代的特攝作品給予尊重,稍微留下一點異樣感來打造作品。《星際大戰》採用了一種叫接景(Matte Painting )的技術,將背景畫與實際影像合成,對我們來說在實景中採用描繪好的圖片而不是完全都用 CG 製作 是十分興奮的,而這次則正好相反,我們讓實際影像出現在動畫當中,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特攝精神,是我們非常注重的一點,希望觀眾能察覺到。

-原來如此!確實原作《大雄的宇宙小戰爭》也是可以感受到對特攝作品的投入呢。
山口晉:關於小夫的迷你模型,由於是小學生為自己作的特攝電影而準備的,所以我請白組以去除部分細節的方向來做。正如我提過的,最近的動畫作品作畫越來越精緻,但我不認為那是《哆啦A夢》的目標。比如說鯨魚型宇宙戰艦是用 CG 作的,其實是可以進行表面處理增加許多東西,但是我不想因為是 CG 就增加資訊量,要考慮到全體資訊量的分配。

(資料圖片)

關於主題曲與配音員

-《電影哆啦A夢》每次主題曲都是很大的話題,而本作的主題曲是 Official髭男dism 的《Universe》,這也是首名曲呢。

山口晉:前作《大雄的宇宙小戰爭》的主題曲是武田鐵矢的《少年期》,不用說也知道是巨大的存在,但我覺得《Universe》有過之而無不及。當我聽到 Official 髭男 dism 的鋼琴前奏時,我就確信這首歌會成功。由於我是從動畫師延伸擔任演出,所以包括音樂、主題曲、插曲、客座配音員等等在內,我不得不一定程度委託音響導演幫忙,而很幸運地大家工作都做得很好。

-Billy BanBan的插曲《打從心底感謝》是在潛入畢利卡星前一天晚上的時候播放,跟場景非常搭,是以在那個場景播放為前提請人作詞等等的嗎?
山口晉:起用 Billy BanBan 是製作人的請求。我在工作的時候聽到了試聽帶。由於在製作本作的過程中沒能按計畫進行,所以非常慌忙,但當聽到 Billy BanBan 的歌聲時感覺心靈被淨化了。雖然只是暫時的(笑)。

  結果,我被這首歌吸引,並思考「讓它加入哆啦A夢、大雄與胖虎身負特殊任務,與靜香和小夫分開的場景」,試著擴展了那個場景,最後我覺得高潮迭起,效果很好,就這樣子決定了。

-本作有許多客座配音員,您對松岡茉優、牛奶男孩、香川照之的聲音表現有什麼感想?
山口晉:當聽到松岡茉優(飾比娜)所說的第一句台詞「杜拉可魯魯」時,我覺得「請到她真是太好了」。她雖然有女主角的高度,但不是只靠可愛或甜美就能成立的角色,為了讓巴比這個角色有說服力,我將她當作精神後盾,所以是一個必須要徹底理解才能演繹的角色,她十分可靠地發揮了出來。(延伸閱讀:[日本] 松岡茉優談《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努力是因為有重要的人在

  也許這樣說有點不禮貌(笑),但牛奶男孩(飾地下組織領導人和飛行員)正因是第一次擔任電影配音員所以有種拼死努力的精神,非常適合擔任對抗叛軍的地下組織領導人和飛行員,對我們來說算是運氣不錯。並不是身材差很多的組合或者是常常說笑的角色,而是為了救國而認真奮鬥的年輕人,他們十分適合。(延伸閱讀:[日本] 《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第3波客座配音陣容!搞笑團體「牛奶男孩」入陣

  其實我在信中對香川照之(飾吉魯摩爾)提出了「請配最討厭的角色」這樣失禮的要求,但他很欣然地就接受了。在配音時,雖然他是重量級演員,但他配音是搭配手勢與體態來演繹的。我雖然希望他演出讓人憎恨的角色,但他卻意外地展現出人性。雖然是失算,但我想將之納入其中也不失為是個好角色。(延伸閱讀:[電影] 《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確定2022年3月4日上映!《半澤直樹》大和田來獻聲

(資料圖片)

21世紀的「宇宙小戰爭」

-請介紹本作的看點與注目點吧。

山口晉:在原作中小夫也被稱為「主角」或是「副主角」,而我覺得大部分的人都是想著要拿出勇氣去做,卻總是光說不練,小夫正是這類人的代表。我覺得很多人同樣屈服於壓力,被迫做不想做的事情,總覺得「自己才是正確的」,但「到底該怎麼做比較好?」這個答案我借用小夫用自己的方式描繪了出來。

  有時候我覺得大雄太英雄了,明明老是失敗,為什麼大家總是圍繞在他身旁,以他為中心,結果他就成為了領導者一般的人物呢?我希望能夠描繪出大雄並不帥這點的意義。我刻意描繪出大雄做事老是失敗的部分,這是我個人希望觀眾能看到並有所啟發的地方。

-《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2021》是經過 1 年的延期才上映的,對粉絲來說是期待已久的一部作品,不知山口導演是否也有同樣感覺?

山口晉:對,我可能是最期待的人吧(笑)。因為終於成為期待已久的《電影哆啦A夢》導演,幾乎在電影完成的同時就因為新冠肺炎的影響而延期上映,所以我有「難道電影完成只是我夢中才會發生的事嗎」這種辛酸的心境,總算能夠迎接上映日真的很高興。

  我既不羞恥也不膽怯,想真正描繪少年少女們的友情與冒險,並且是一部希望觀眾看完之後能覺得「我也要好好努力!」的作品。無論是喜歡舊作的人或是沒看過的人、喜歡原作的人或根本一無所知的人,希望大家都能一起來以全新的心情觀賞 21 世紀的《大雄的宇宙小戰爭》!

-請對期待上映的觀眾說些話吧。

山口晉:雖然因新冠肺炎而延期一年上映,但我們還是設法讓它上映了。這是一部普通的少年少女們在奮鬥的同時為了友誼而鼓起勇氣冒險的作品,這在現今的動畫界算是難得的作品。

  另外我想讓即使不認識《哆啦A夢》的人也能享受這部電影,所以我跟編劇佐藤大說,這部作品不該模仿包含舊作在內的別的作品。我知道使用過去的主題曲,大家會十分感動,也知道大家會喜歡模仿的彩蛋,但是我是純粹依照原作並切合現在這個時代來打造的。我們希望無論是《哆啦A夢》的粉絲或是剛知道《哆啦A夢》的人都能透過觀看這部電影達到娛樂的效果。

-謝謝!我希望可以看好幾次!
 

.訪談來源:Animage Plus (1)Animage Plus (2)Animate Times
.翻譯初稿:站長
.翻譯校對:左鈴鐺

🚩我們的譯名以台灣哆啦A夢道具為主,香港多啦A夢法寶為副。[詳情]
🔔追蹤我們的社群,讓你哆啦A夢新聞不漏接。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