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欄 中國大陸 漫畫

【哆啦A夢眾籌之旅4】變臉:《哆啦A夢學》封面改3次 《哆啦·點單》改了不下30次

2022-09-23站長

  中國大陸最近以眾籌的方式出版了兩本來自日本的《哆啦A夢(多啦A夢)》研究刊物,即 PHP 社的《哆啦A夢學》和小學館的《哆啦·點單》(小學館原名「ド·ラ·カルト」)。究竟中國大陸的出版者是如何爭取到這兩本書的版權?這兩本書在編輯、製作的時候,又是如何與日方往返審定、如何在大陸境內得到核准正式出版,其中又有哪些不為人知的祕辛與不得不然的調整?哆啦A夢中文網這次取得眾籌項目發起人關中阿福與叢書主編黃渭多達一萬兩千餘字的來稿,由他們分享這些引進哆啦A夢刊物的種種幕後祕話。

(資料圖片)

◎叢書主編:黃渭
  和《哆啦·點單》封面的千變萬化相比,《哆啦A夢學》的封面折騰的動靜要小得多,但儘管如此,也折騰了好幾回。最初的時候,我們就是直接把原版的封面漢化了一番。但才發現這樣真不行。原因是原版封面太古樸,而唯一出彩的哆啦A夢鳥瞰圖,其實是印在了書的腰封上,並不是封面的一部分。直接把它印到封面上,PHP 社是不同意的,而且腰封是圍著書轉一圈的,如果把腰封變成書的封面的一部分,封底也不搭。所以,只能另起爐灶了。

  於是,我們的封面,就變成了如下圖這樣了。沒想到 PHP 社還挺滿意的,一下子就通過了監修。接下來又經過了幾版微調。主要是哆啦A夢學這幾個字,一直定不下來。大家看這一版,是不是有點意思?但這個夢字,怕別人過度聯想,所以又改了。

(黃渭提供)

(黃渭提供)

  終於終於,現在算是定下來了。

  比起《哆啦A夢學》,《哆啦·點單》的封面,夠寫一部中篇小說了。限於篇幅,我們也只能掐頭去尾,長話短說,選取前中後最重要的幾個封面的背後故事說說了。

  首先,原封面,當時也是覺得太古樸,所以簽協議時就約定不用。小學館也同意了。於是,這就有了我們下圖的第一版的封面和封底。

(黃渭提供)

  應該說,這一版沒啥亮點,但還比較熱鬧,重點也突出了。結果,直接就被小學館否了。可能是雙方對選用官方圖素的理解不同。我們的理解是只要是官方的,我們都可以用。但後來才搞明白,圖素只能從書中找。這樣可選的範圍就一下子縮小了很多。

  於是,我們從書中選用了如下這張圖,做成了封面。

(黃渭提供)

  但沒想到,又生枝節。小學館在徵求藤子工作室時,後者還是希望保留原書的原貌,於是,轉了一大圈,書的封面設計又回到了原點。但比較麻煩的是,這本書出版於 1998 年,由於年代久遠,無法取得封面的原始設計素材,所以最後,我只能土法上馬,我以原封面為基礎,進行一比一還原重新繪製。希望大家沒看出來差異。

  此後,這個封面來回變了好幾次,但差別都不算太大。但沒想到書名又出問題了,

  原來我們把書的譯名定為「哆啦A夢賞」。由於這本書的主要內容是對漫畫內容進行研究和賞析,所以阿福哥為這本書想了一個譯名:《哆啦A夢賞》,這樣既能和另一本《哆啦A夢學》形成書名格式上的統一,也能很貼切的反映出這本書的內容。

  這裡還要特別感謝上海碧日和吉林美術出版,允許我們使用吉林美術出版社早年設計且沿用至今的大家都很熟悉的那個哆啦體。為了表示我們對版權方和吉林美術出版社的尊重,我們只用了「哆啦A夢」這四個專屬字形字體,「賞」這個字,我們沒有進行臆造,而是另外標了出來。

  於是,封面就成了這樣。

(黃渭提供)

  大家都覺得挺好,然而,沒過多久,情況就發生了變化。日方表示最好不要意譯書名,這個書名最好還是直譯。原書為ド·ラ·カルト,其中的カルト有菜單的意思,但是如果直譯為菜單,怕讀者會不知所云,這也正是最初我沒有將原日文書名直譯為哆啦點單哆啦菜單的原因。為此,我們還與日方進行了好幾輪的解釋與溝通,結果日方都堅持要用哆啦點單這個中文譯名。既然如此,我們也只好作罷了。

  但如此一來,就發生了一連串的問題。首先是哆啦點單,這四個字中缺少A夢二字,又增加了點單二字,我只好依葫蘆畫瓢,按吉美體臆造了點單二字,於是封面又變成了這樣。

(黃渭提供)

  但此舉還是讓日方給否了。原因自然也很簡單,畢竟點單二字是我們新造出來的,官方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認可和採納。所以,日方建議,書名的漢化設計還是盡可能貼合日本原書書名的樣式風格。於是我又做了一版,就成這個樣子。

(黃渭提供)

  老實說,包括我,小夥伴,還有很多讀友對哆啦點單這個書名很不贊同,確實,它不太符合中文的習慣用法,很生硬。但怎麼說呢,既然是版權方的意見,我們也不好多說什麼了。就如此吧。

  最後,在另一位設計師傑克那裡,外封的顏色、圖素大小等又做了適度的調配與改動,終於定稿了。其實,在此期間,還有無數次的改動,這裡就不一一列舉了。

  於是,在經過了數十次的修改後,這本譯為《哆啦·點單》的書終於把外封確定下來了。這個過程,來來回回,差點把幾位設計師和美工都搞到要崩潰了。(待續)

(作者出身於中國大陸,刊登時盡量以原文引錄,文中用詞、立場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哆啦A夢眾籌之旅1】關於《哆啦A夢學》和《哆啦·點單》
延伸閱讀【哆啦A夢眾籌之旅2】《哆啦A夢學》和《哆啦·點單》的授權:三年漫漫出版路
延伸閱讀【哆啦A夢眾籌之旅3】進化:把兩本黑白書彩色化

哆啦A夢」各地譯名未盡相同,如台灣用「哆啦A夢」與「道具」、香港則為「多啦A夢」與「法寶」等。哆啦A夢中文網團隊來自各地,譯名使用未必周全。您可點擊文中連結查閱詳情,或者參考「本站中譯原則與哆啦A夢譯名介紹」。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