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欄 香港澳門 動畫 角色 新知新奇

[香港] 《多啦A夢》主角配音員全亮相《好聲好戲》 但情節與現實出現「平行時空」?

2022-09-24香港記者 梁粉噹

  以配音為主題的綜藝節目《好聲好戲》第 2 季今晚(9/24)總決賽,由第 1 季至今,基本上《多啦A夢》幾乎所有現役主角配音員都有在幕前亮相,並現場聲演其角色。然而,一些情節卻與《多啦A夢》近一兩年電視及電影版的配音異象構成鮮明對比。

  在第 2 季中,除了有「第二代阿福/小夫」黃鳳英繼續長駐擔任導師,「第三代大雄」陸惠玲、「第二代靜宜(靜兒)/ 靜香」梁少霞、「第五代技安/胖虎」黃啟昌亦相繼在節目中亮相,就連任上一代「大雄爸爸」的資深配音員潘文柏也有參與其中。而今輯裡面亦觸及了各配音員鮮為人知的一面。

「大雄」陸惠玲為人感性 行善獲讚揚

  「第三代大雄」陸惠玲在《好聲好戲》(II) 第 1 集經已登場,並即場用大雄的聲線自我介紹,而她接任大雄這角色經已 15 年,在「第二代大雄」盧素娟擔正的年代,她曾聲演大雄的玄孫小雄(又譯:舍華斯、世修)。

在「第二代大雄」盧素娟擔正的年代,陸惠玲曾於大山版第 1566 話〈小雄的報告〉聲演大雄的玄孫小雄。(資料圖片)

  在第 4 集中(9/5),擔任導師的配音員龍天生突然說陸惠玲為人感性,常想做好事,他說陸惠玲原來曾為一個患癌病、但喜歡她演繹的角色的小朋友去灌錄一些對白。

「第三代大雄」陸惠玲在《好聲好戲》用大雄的聲線自我介紹。(資料圖片,本站後製節目截圖)

  而當中所指的小朋友,其實是「兒童癌病基金」團隊照顧的小朋友耀天(相關報導)。紓緩團隊得知耀天喜愛《多啦A夢》,於是透過龍天生認識了「多啦A夢」及「大雄」的電視版現役配音員黃昕瑜及陸惠玲,並冒昧邀請她們獻聲,創作一個短篇故事,希望藉此鼓勵遭病魔纏身的他。而兩位配音員亦爽快答應,也希望能以一己之力為耀天帶來歡樂。

「多啦A夢」及「大雄」的電視版現役配音員黃昕瑜及陸惠玲表示是次合作十分有意義,而且都是舉手之勞,希望用她們的專業為耀天帶來正能量。(資料圖片,「兒童癌病基金」專題故事)

「靜香」梁少霞殿堂級登場 潘文柏獲介紹為「大雄爸爸」

  繼在 J2 台播出的關連節目《聲級學堂》以後,「第二代靜宜(靜兒)/ 靜香」梁少霞以及「第四代大雄爸爸」*潘文柏再次於《好聲好戲》系列節目中亮相幕前。

*註:有參與上一季的張炳強近年被形容為《多啦A夢大電影》2D 系列的「大雄爸爸」(2001 – 2020),其實他先在 1989 年至 1991 年間配演電視版,即「第二代爸爸」。他亦在《新大雄的恐龍》聲演恐龍獵人,張炳強最經典的角色為《城市獵人》中的孟波,如此選角甚有玩味。

  節目主持指出梁少霞最經典的莫過於《多啦A夢》裡的女主角靜香,(由 1991 年該輯電視版聲演至今)長達 30 年,可以說是陪伴香港觀眾成長,亦成為了現時電視版唯一一位由《叮噹》年代聲演至今的主角配音員。

「第二代靜宜(靜兒)/ 靜香」梁少霞由 1991 年該輯電視版聲演至今長達 30 年,可以說是陪伴香港觀眾成長。(資料圖片,本站後製節目截圖)

  本來梁少霞亦從 2001 年起一直同時聲演《電影多啦A夢》戲院公映版本的靜香,但 2021 年的《Stand By Me 多啦A夢 2》(SBM2)因合約問題未能採用電視版配音員,該片改由「初代靜宜」孫明貞復出聲演,而後來再推出的 TVB 配音版則重由梁少霞配音*。

*註:對上一次「兩代同堂」為大山版的《大雄與風之使者》,2005 年的公映版大雄由盧素娟聲演,但由於盧於 2006 年病逝,2007 年《風之使者》TVB 配音版中的大雄由曾慶珏聲演。曾慶珏在此之前已經配演《大雄的貓狗時空傳》。

  而潘文柏則是電視版歷任「大雄爸爸/野比大助」之中任期最長久的一位(2001 – 2019)。在節目中雖然有提到「大雄爸爸」為其經典角色,不過自 2021 年 4 月起的電視版「大雄爸爸」已由葉振聲接替,而潘對上一次參演該角已經是任「自由身」配音員時期所參與的《SBM2》公映版本。

「第四代大雄爸爸」潘文柏再次於《好聲好戲》系列節目中亮相幕前。(資料圖片,本站後製節目截圖)

  香港的配音員大致分兩類,一類為直接任職於電視台,而另一類則是「自由身」。而電視台配音員方面,視乎每位配音員所簽的合約,很多時亦容許出外接工作(電視台則充當其經理人)*。不過在 2010 年代中至 2021 年間電視台陸續裁員(相關文章,站外連結),直至管理層變更以後作風才改變。而《Stand By Me 多啦A夢 2》**碰巧於這段裁員時期上映,雖然未能確定因果關係,而當時片商洲立的回應指因為「合約問題」而無法一如以往起用電視版《多啦A夢》的主角配音員。

*按:1992 年由安樂影視發行的《叮噹西遊記》,雖然主角並不依從當時電視版的安排,但在該作擔演主角的配音員包括郭立文(叮噹)、袁淑珍(大雄)、盧素娟(靜兒)、亞福(林丹鳳)、技安(馮錦堂)全為任職於電視台的配音員。

**按:後來推出的《Stand By Me 多啦A夢 2》TVB 配音版,全數沿用電視版配音員,令不少觀眾感到意外甚至驚喜。一度令觀眾觀望來年公映版《電影多啦A夢》能夠回復由電視版主角擔演的傳統,不過事與願違,儘然今年香港版製作水準頗高(相關文章)。

昔日原來百花齊放 《好聲好戲》中最諷刺的一幕

  另一邊廂,在《好聲好戲》(II) 第 9 集中,有提到主持阮兆祥曾參與 2019 年公映的港產動畫《大偵探福爾摩斯:逃獄大追捕》的主角之一配音,而黃鳳英正是該作的配音導演。而且曾在《好戲》亮相的黃啟昌、曹啟謙、梁偉德、劉惠雲、蕭徽勇等任職於電視台的配音員也有參與電影的配音工作,亦有其他自由身配音員參與,情況就如 2001 年至 2020 年的《電影多啦A夢》的劇場公映版本。

藝員阮兆祥曾參與 2019 年公映的港產動畫電影配音,該作亦有黃啟昌、曹啟謙等任職於電視台的配音員以及其他自由身配音員參與。(資料圖片,本站後製節目截圖)

阮兆祥曾參與 2019 年公映的港產動畫,由黃鳳英擔任配音導演。(資料圖片,本站後製節目截圖)

  但《好聲好戲》(II) 這段情節正正與香港電視及電影版《多啦A夢》近兩年屢出異象的配音狀況相比就顯得甚為諷刺。

  如前述,香港的配音行業的流動性不及日本,而 TVB 的外語片集和節目大多由無綫電視配音組製作(指任職於電視台的配音員),一旦配音員因為種種原因離開電視台角色就會易角(相關文章)。

  「第二代阿福/小夫」黃鳳英於 1993 年底加入 TVB, 2011 – 2012 年左右離職,先轉職另一電視台、再轉為自由身及擔任配音導演,而電視版小夫的角色就交由林丹鳳聲演。不過,黃鳳英依然續演每年公映版本的小夫,包括 2021 年於劇場上映的《Stand By Me 多啦A夢 2》及今年上映的《大雄之宇宙小戰爭2021》。不過其他主角今年依然「換人」,儘管製作和翻譯水平不俗(相關文章)。

黃鳳英離開電視台後依然續演公映版本的小夫,包括今年上映的《大雄之宇宙小戰爭2021》。(資料圖片,日本預告片截圖)

  有觀眾指,《好聲好戲》這一幕,談及電視台配音員和自由身配音員能共演電影作品的往事在此情況下頗為諷刺,儼如平行時空。更令多啦A夢粉絲困惑的是,黃鳳英重返電視台後數度在《多啦A夢》第 8 輯重新聲演小夫一角(一個她聲演了 26 年的角色),又再突然消聲暱跡,甚至改為俗稱為「二打六」(跑龍套)的角色(相關文章),再次揭示了行業生態、電視台制度或諸如人事、成本等原因而觸發易角的問題。

人事關係促成的現象、還是基於創意的抉擇

  以往電視、電影或影視媒介兩版各自有不一樣的班底其實亦常有。但或許觀眾最期待始終是與角色匹配和專業的表現,以及持續性。

  以 90 年代《美少女戰士》為例,被視為梁少霞的經典角色之一的「水野亞美」其實是出自 TVB 版本,而該角當時的 VCD 版本則曾由陸惠玲、劉惠雲等人聲演,而梁在 VCD 版本亦聲演過「火野麗」。

  到了 21 世紀,本來《多啦A夢》公映版自 2001 年開始就有電視版配音員續演主角的傳統*,但直至 2021 年的《SBM2》打破了廿年慣例。與此同時,電視版的配角配音亦因為人事變動而有大變陣,即使配音員後來重返電視台,易了手的角色似乎都無法復活,當然相信這亦視乎每個個案而定,例如持續性、原配音員或繼任人的演出風評和個人意願等。

*註:配角配音員多與電視版不同,但準主角大雄媽媽區瑞華則有聲演 2001 年至 2009 年的香港上映作品,其後陳安瑩接任(撇除《人魚大海戰》、《SBM1》)。

  重返電視台而能夠重新擔任原配角色的例子亦有,聲演「叮噹/多啦A夢」的林保全曾於 1991 至 1993 年轉職另一電視台,但重返 TVB 後就再次擔演「叮噹/多啦A夢」一角。而在 1993 年至 1995 年期間由歷紹行推出的《叮噹》劇場版系列及「週年紀念精裝版」短篇錄影帶和鐳射影碟,「叮噹」一角亦由林保全聲演。而林保全就一直聲演「叮噹/多啦A夢」一角直至 2015 年去世為止。

撇除另由安樂影視 1992 年發行的《叮噹西遊記》中「叮噹」由郭立文配音以外,歷紹行發行的叮噹劇場版及短篇系列,「叮噹」一角都由林保全聲演。(資料圖片,Carousell)

  更可圈可點的是,2009 年前後,「水田版」啟播以前香港有觀眾意見一直擾攘是否應該跟隨日本全數更換配音員,結果香港「大山版」原班人馬過渡(另一方面或因為香港版大雄當時易角不久);若然當時「多啦A夢」經已換由其他人聲演,現時一發行商打著「懷念保全叔」的旗號而舉辦的【電影 多啦A夢~時光機之旅 2009-2015~】重映活動大概亦不會存在,這又是另一平行時空。(相關文章

※鳴謝各路資深叮噹迷協力及監修

哆啦A夢」各地譯名未盡相同,如台灣用「哆啦A夢」與「道具」、香港則為「多啦A夢」與「法寶」等。哆啦A夢中文網團隊來自各地,譯名使用未必周全。您可點擊文中連結查閱詳情,或者參考「本站中譯原則與哆啦A夢譯名介紹」。
作者:香港記者 梁粉噹

我叫粉噹,多啦A夢對我來說是個不可思議的存在。當我曾經還是哆啦A夢中文網的讀者,發夢也想不到居然有成為網站記者的一天。從我愛上多啦A夢開始,他的存在一直為我帶來不一樣的挑戰與改變。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圈中分享消息的交流夥伴喔!

Facebook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