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觀點 中國大陸 漫畫

【哆啦A夢眾籌之旅7】兩難:在鋼絲上行走的紀念品們

2022-10-16站長

  中國大陸最近以眾籌的方式出版了兩本來自日本的《哆啦A夢(多啦A夢)》研究刊物,即 PHP 社的《哆啦A夢學》和小學館的《哆啦·點單》(小學館原名「ド·ラ·カルト」)。究竟中國大陸的出版者是如何爭取到這兩本書的版權?這兩本書在編輯、製作的時候,又是如何與日方往返審定、如何在大陸境內得到核准正式出版,其中又有哪些不為人知的祕辛與不得不然的調整?哆啦A夢中文網這次取得眾籌項目發起人關中阿福與叢書主編黃渭多達一萬兩千餘字的來稿,由他們分享這些引進哆啦A夢刊物的種種幕後祕話。

(資料圖片)

◎叢書主編:黃渭
  關於其他衍生品,這是一個非常敏感且讓人頭疼的問題。關於哆啦A夢相關授權品(包括宣傳贈品)規定的複雜性,這裡無法贅述了,這可能是一個可以上升到學術層面的研究課題了,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總之,我們需要為眾籌配一些有意義有心意的紀念贈品,但我們的初次合作是不可以直接採用引用哆啦A夢的圖素和影像的(同人的也不行),除了書本身的宣傳可以用之外。

  這其實就成了一個邏輯的悖論: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如何既不使用哆啦A夢的相關形象和標籤物件,又與哆啦A夢的書進行緊密關聯,還要不突兀不牽強,這讓小夥伴們簡直要發了瘋。

  經過幾個月的反覆推演、相互詰問、推倒重來,我們最終決定了以下幾個所謂的紀念品。

  其一,《中國電視報》複刻版。這來自於我們小夥伴的多年珍藏。他收藏有 1991 年 2 月 9 日央視譯製版《機器貓》開播時間預告及劇情介紹的兩期《中國電視報》。整整三十年了,保存完好,品相九成以上。我們將這兩份珍貴的歷史見證物進行了高精掃描呈現給大家。

  我們此次呈現的不僅僅是刊載有《機器貓》劇情梗概和播出時間的所在版面,而是將兩期電視報完整的複刻給大家。不管您是否經歷過那個年代,您通過重新流覽這兩份報紙,不但可以再次感受童年與哆啦A夢的第一次央視影像邂逅的美好回憶,還可以看到同時期的其他大量資訊,感知中國當時的社會發展與人文環境,很有意義;

  其二,經典場景復原明信片。我們特別邀請了知名的青年漫畫家天朝羽先生,為我們精心創作了十二幅極富童趣的明信片。這十二幅圖的場景均來自哆啦A夢動漫畫中最為經典、最具人氣的故事情節或情境,但主人公換成了男孩小羽(天朝羽自己的童年化身)和一隻小貓黃沙沙。分別寓意《哆啦A夢》作品中的主人公大雄和哆啦A夢。通過這一張張漂亮的明信片,我們也可以依稀看到我們自己的童年時光,比如跳房子,比如拍洋畫等。這又恰好契合了我們的懷舊主題。

  也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天朝羽先生創作的日更漫畫已近千幅,深受網友的喜愛。而主人公小羽也是個戴眼鏡的小胖男孩,而他的好夥伴也是一隻通靈性的擬人化的貓,名叫黃沙沙(並非小主人的寵物)。很多不知情的朋友可能以為這是我們的特意設定,其實不然。這真的是一種巧合。也許,我們的好朋友天朝羽仿佛就是專門來創作這套明信片的,而且,作為同齡人,他也的確是和我們一樣,看著哆啦A夢的動漫作品長大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契合與隨緣。

  凡是哆啦迷,只要看到這一幅幅畫作,絕對會獲得沉浸式的閱讀體驗,每一個經典場景和主人公的肢體語言,都讓一切盡在不言中。可以想見,屆時您的嘴角掛笑,將是我們最大的欣慰。

  其三,藏書卡。我們每做一個懷舊向的圖書專案,都會隨書附贈一張藏書卡,這也成了我們的一個傳統,自然,這次也不例外。但這次,還真的險些例外了。原因,自然還是上述的問題,不能直接用哆啦A夢的主題元素或符碼,但又得讓大家一眼能看出這張卡上的圖景與哆啦A夢有著強關聯。

  當然,這也難不倒我們的小夥伴。藏書卡的設計師小翔挑選了零分考卷、記憶麵包、竹蜻蜓、任意門、時間包袱皮等經典致敬梗的元素(這些符碼卻並非直接顯露了哆啦A夢的IP基因),佐以藍白色打底,小紅球點綴。讓人一看便是會心一笑,但卻不必說破,這其實某種程度可稱得上是設計的最高境界了。由此,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又讓我們給解決了。

  其四,藏書票。這也是我們做懷舊項目的一個傳統節目了。對於藏書票的設計,我分為了兩個部分來考慮。首先是《哆啦A夢學》,因為這本書並非是小學館出版,所以並沒有哆啦A夢的形象使用版權,因此在設計上就儘量避免出現哆啦A夢的形象主體。有一天,我偶然收拾家裡的舊東西,發現以前使用的諾基亞舊手機,而諾基亞手機的經典開機畫面,一下子給我靈感,於是便有了《哆啦A夢學》的藏書書票設計。

(黃渭提供)

  而《哆啦·點單》因為是小學館出版的,所以我想當然的認為可以使用哆啦A夢的形象,所以我就以漫畫中的形象為藍本,繪製了第一版藏書票。

(黃渭提供)

  但是我還是把版權問題想簡單了,這版設計因為涉及到版權問題,最終被否定了。而在設計第二版的時候,我們也明確了一個思路,就是在設計上能讓人一眼看出這是和哆啦A夢有關,但是還不能出現任何跟哆啦A夢有關的形象或圖案,這確實讓我犯了難,所以我又不得不繼續翻看漫畫找靈感。當我看到講述哆啦A夢誕生過程的漫畫《哆啦A夢誕生》的時候,我就想到,何不以哆啦A夢誕生為靈感進行設計呢?哆啦A夢的形象來自於貓和不倒翁,而藤子·F·不二雄老師是用筆將這種元素結合將哆啦A夢畫在紙上的。這就是最終定稿的藏書票的設計由來。

(黃渭提供)

  其五,趣味保護書衣。我們分別獲得授權的兩本書的封面,已經確定,畢竟不是同一家出版社的產出,所以要保持風格上的相對統一,確實不易。而且,兩本書的原封面都比較傳統,且內文均以文字為主。那如何能使兩本書變得更為鮮活生動呢?

  印廠的小夥伴給我們了一個很好的建議。讓我們為兩本書做兩層書衣,既起到了對書的保護作用,提升了書的檔次,且彩色的標誌性大圖又突顯了哆啦A夢的特徵。而最為有趣的是兩層書衣可以相互迭加,相映成趣,構成完整圖景,嚴絲合縫,真是非常有意思。

  其六,木制櫥櫃書函。我們按照日本常用的民居臥室的設計(當然,中國的櫥櫃也大同小異),做了一個有兩扇錯開推拉門的木制小櫥櫃,尺寸正好可以放入我們的這兩本書的體量的書(約六至八本),我們採用了原木手工加工,櫥門上進行了彩色噴繪,非常像大雄臥室的櫥櫃立面圖案風格,哆啦A夢通常會在櫥櫃裡休息。

  這個創意受到大家的普遍喜愛。大家紛紛詢問:以後你們還會再做哆啦A夢的書嗎?是不是都可以放到這個木質櫥櫃書函裡?我們也很感動,這也是我們的希望啊。

  最後,我們的外包裝運輸箱,通體採用藍白相間的哆啦A夢主元素色調,再加上紅圓點綴,非常像哆啦A夢的胖墩墩的身體,這種抽象式的寓意,也暗合了整個專案的主題。(待續)

(作者出身於中國大陸,刊登時盡量以原文引錄,文中用詞、立場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

哆啦A夢眾籌之旅系列文章

🚩我們的譯名以台灣哆啦A夢道具為主,香港多啦A夢法寶為副。[詳情]
🔔追蹤我們的社群,讓你哆啦A夢新聞不漏接。
作者:站長

網路上叫大中華哆啦王,英文是superdoraking。喜歡哆啦A夢,所以經常關注他的新聞,建立這個網站不知不覺就超過14年了。雖然哆啦A夢與我從事的政治實務工作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哆啦A夢總是能讓我不忘初心。

Facebook 個人網頁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

道具.法寶百科 (more)

哆啦A夢新聞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