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澳門 漫畫

[香港] 《多啦A夢》第45卷再版 附送全新限定〈南海大冒險×瓶中艦隻大海戰〉插圖幻彩貼紙 【特寫:港、日版歷史揭秘】

2024-05-15香港記者 梁粉噹

  「打開百寶袋,一同尋找無限驚喜!」香港中文版《多啦A夢》單行本第 45 卷於 2024 年 5 月再版上市!今期漫畫附送的封面插圖幻彩貼紙,包含了短篇故事〈南海大冒險〉和〈瓶中艦隻大海戰〉的元素!另外,第 45 卷在香港和日本的出版史上都具特珠意義,本文資深揭秘。


  文化傳信自 2020 年起以【50 周年紀念版】名義(後改稱「周年紀念版」、「新裝版」)再版《多啦A夢》香港中文版單行本,更附送了港版限定的幻彩貼紙!

  《多啦A夢》第 45 卷終於再版了,今期繼續贈送幻彩貼紙,貼紙造型是原作者將兩部原著短篇〈南海大冒險〉和〈瓶中艦隻大海戰〉的元素揉合而成的插圖。這類以漫畫封面插圖為設計的或許連日本商品也甚少推出(!?)

《多啦A夢》第 45 卷香港宣傳海報(資料圖片,文化傳信日本漫畫組)

由麥原伸太郎上色?!第45卷日本版與香港版的封面異同

  單行本的封面插圖一向由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親筆繪畫。而第 45 卷封面的上色則由他的入室弟子麥原伸太郎負責。在麥原伸太郎執筆的傳記漫畫《多啦A夢物語~藤子・F・不二雄老師的背影~》亦重構了當時的一幕。

麥原伸太郎:「真不敢相信自己可以為真正的多啦A夢封面上色」、「真的很想讓小時候的自己看到這一幕」、「這大概是我加入藤子Pro以來畫得最高興的手稿」。(資料圖片,『ドラえもん物語 ~藤子・F・不二雄先生の背中~』〔《多啦A夢物語~藤子・F・不二雄老師的背影~》〕)

  《多啦A夢》單行本第 45 卷封面的日本原版插圖配搭綠色漸層的背景,文化傳信於 1998 年初次推出其香港版單行本時亦原裝採用,再版時亦有沿用。不過,約 2008 至 2009 年文化傳信更新了近乎所有短篇單行本的封面(稱為「新裝版」),第 45 卷封面亦仿照其他卷數的做法,保留藤子先生的原圖,但背景改為較有動感的波點設計,此版本的封面自此沿用,包括這次 2024 年再版。

第 45 卷香港中文版初版於 1998 年 7 月推出,由文化傳信以《多啦A夢》名義出版,封面使用了日版原裝插圖,包含了〈南海大冒險〉與〈瓶中艦隻大海戰〉兩部短篇的元素,以綠色漸層背景襯托。到 2000 年代後期再版,香港版封面雖保留原有插圖,但底色改為淺黃色與波點作背景,風格與其他「新裝版」一致。(資料圖片)

出版時點對內容有影響?第45卷日本版與香港版的特殊意義

  《多啦A夢》第 45 卷無論在日本還是香港都有特殊的意義。

  日本原版《多啦A夢》第 45 卷於 1996 年 4 月 26 日出版,與 1993 年出版的第 44 卷相隔達三年。某程度是因為藤子・F・不二雄早於 1991 年停畫短篇(最後一話為〈可怕的『百鬼線香』和『說明繪卷』〉,最先揭載於《小學一年生》4 月號),而當時藤子老師身體亦抱恙,只能集中精神處理每年的大長篇。而每一卷單行本都由原作者選輯,故此出版進度都停下來。

  直到 1994 年適逢叮噹誕生 25 週年,藤子老師就繪畫了一共 51 頁的中篇〈從加拿巴星來的人〉,分三個月在數本雜誌同時連載,並且在日本《快樂龍》(台譯:快樂快樂月刊,コロコロコミック)1994 年 9 月號以別冊形式結集贈予讀者,封面更標示為「第 44.5 卷」。而本故事修訂和加筆的版本最後連同其他故事收錄於 1996 年推出的第 45 卷。

日本《快樂龍》1994 年 9 月號隨書附送的《多啦A夢》25 週年紀念別冊「第 44.5 卷」《特別篇 從加拿巴星來的人 完全版》。(資料圖片,日本の古本屋)

《多啦A夢》第 45 卷日本初版連書腰,上面寫著「待望的第 45 卷」、「讓大家久候」,並寫明收錄了「長篇」〈從加拿巴星來的人〉,的而且確的幅度比起全卷收錄的故事都要長,現多數形容為「中篇」,以免與「大長篇」的簡稱混淆。(資料圖片,Yahoo!オークション)

  而香港文化傳信於 1994 年以《叮噹》名義完成出版當時既有的短篇(1-44)和大長篇單行本(1-14),並在初次發行的第 14 卷大長篇《夢幻三劍士》的時候亦特別刊出公告,指「我們的冒險告一段落,有消息再通知大家」,暗示香港版當時已追上日本的進度,直至 1998 年 7 月才出版單行本第 45 卷的香港中文版,惟當時已易名為「多啦A夢」,故無法以「叮噹」名義推出。

  因此,基於日本本身的出版進度和香港版易名的時點,較遲出版的第 45 卷從來就只推出過「多啦A夢」版本,成為全套短篇單行本中的孤例。其餘第 1 至 44 卷在 1992 至 1996 年間都曾推出過「叮噹」版本。無論「叮噹」還是「多啦A夢」,兩者都是正式授權的香港中文版。

  注意:近年坊間將港版歷史和台版歷史混淆,甚至衍生出「叮噹=盜版」的大錯特錯說法。其實 ,1995 年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來訪香港為音樂劇揭幕的時候,翻譯仍然是「叮噹」(相關文章)。

第45卷香港2024年版最新翻譯修訂

  此外,最近再版的單行本其實由第 37 卷左右就開始有若干翻譯修訂,包括一些對白中所提及的百寶袋裏的「工具」(原為意譯)整理成定譯 / 專有名詞「法寶」,與動畫版及其他《多啦A夢》叢書保持一致。而第 45 卷同時有修訂個別法寶的名稱,原本的「四次元垃圾箱」改成「四度空間垃圾箱」。

  事實上,文化傳信《叮噹》第 1 至 44 卷及《叮噹大長篇》第 1 至 15 卷的香港初版,普遍都將日語「〇次元」都翻譯成「〇度空間」,電視版同樣(包括「四度空間百寶袋」,四次元ポケット ,「四次元口袋」並非香港一向譯法)。由於當時是以月刊及半月刊的形式出版(撇除較遲出版的大長篇第 15 卷),翻譯相對較為連貫。第 45 卷於 1998 年才於香港出版,或因人手交替等因素下造成部分字詞翻譯不連貫。

「四度空間垃圾箱」這個譯名首次在香港正式單行本出現,是在 1994 年出版的叮噹大長篇漫畫《迷宮之旅》登場,之後改譯多啦A夢的單行本以及後來推出的文庫版與大全集收錄的《迷宮之旅》均有沿用譯名「四度空間垃圾箱」。(資料圖片,《藤子.F.不二雄大全集 多啦A夢》香港中文版第 5 卷)

  而今次法寶改譯「四度空間垃圾箱」,除了是沿用翻譯習慣,更是沿用大長篇第 13 卷《迷宮之旅》登場時的譯名(香港正式單行本首次登場,按出版序)。同社 2022 年出版的《Stand By Me 多啦A夢 2》彩色電影版亦有沿用「四度空間垃圾箱」,保持了系列上的一致。

文化傳信於 2022 年 6 月出版的彩色漫畫版《Stand By Me 多啦A夢 2》的法寶介紹中也有提及「四度空間垃圾箱」。(資料圖片,彩色漫畫版《Stand By Me 多啦A夢 2》香港中文版)

  不過,仍然有其他字詞(如角色譯名等)原汁原味保留,例如本卷〈時間捲軸〉一話裡登場的大雄兒子「ノビスケ」(nobisuke),理應如其他卷數譯作「雄助」,但就譯作「小雄」,是從初版已經出現的情況(在香港中文版中,「小雄」是大雄玄孫的名稱,兩個角色不能撞名)。部分早前再版的單行本亦有類似情形,但不一定是錯誤,而是保留原典的做法,詳細稍後會另起專文解說。

《多啦A夢》第 45 卷(資料圖片)

  《多啦A夢》香港中文版單行本再版以來深受歡迎,甚至首十幾期一度賣斷後都好評再版過(據報第 11 卷和第 12 卷現時斷市,暫未有再版消息)。無論是初次接觸漫畫抑或為了限定貼紙入手的粉絲都有,連公共圖書館也有添置外借書目。

  這次再版大致以一月一冊的形式推出,橫跨了 2020 年「日本多啦A夢誕生 50 週年」、2023 年「香港《兒童樂園》版《叮噹》50 週年」到現在「藤子.F.不二雄誕生 90 週年」,全系列一共 45 卷都附送港版限定幻彩貼紙。

  適逢藤子誕生 90 週年,各地出版社都陸續新出版或再版《多啦A夢》或其他藤子作品的相關書籍。據悉,文化傳信今年亦有《多啦A夢》相關書籍出版安排,包括因應新書而規劃再版的《多啦A夢 PLUS》系列以及精選集《特選珍藏 多啦A夢》。至於千呼萬喚的《多啦A夢大長篇》會否也有機會再版呢?

  此外,文化傳信近日亦獲得授權新推出其他日本漫畫,《多啦A夢》會否也有機會新出版一些未有中文版本的書籍呢?甚至會否有機會再版昔日同樣由文化傳信出版的藤子・F・不二雄漫畫作品〔《神奇小子》(パーマン)、《小鬼Q太郎》(オバケのQ太郎)、《超能力魔美》(エスパー魔美)、《酸梅星王子》(ウメ星デンカ)、《外星毛查查》(モジャ公)〕的香港版單行本呢?

  《多啦A夢》單行本現時的標準售價為港幣 38 元。關於販售通路等詳情請參閱下列資訊。

漫畫小知識:《叮噹/多啦A夢》短篇單行本(日本簡稱的「てんコミ」)正式授權之香港中文版第 1 至 45 卷及《PLUS》系列一直只由文化傳信出版(海豹叢書的編纂方式和素材來源不同,日後另文介紹)。大部分短篇單行本均存在「叮噹」與「多啦A夢」版本,第 45 卷(因 1998 年初版之時,漫畫版已全面採用新譯名「多啦A夢」)及《PLUS》系列(首冊於 2005 年出版)除外。
香港青文出版社則出版大長篇18-24、部份單一電影漫畫版、彩色電影版、《最新神奇百寶大事典》及學習系列等。

翻譯小知識:文化傳信所推出的香港中文版《啦A夢》向來使用香港漫畫版標準的「多啦A夢」標記(即一點一笑標記「.︿」,「多」字不從口),跟台灣中文版的「啦A夢」大不相同,是兩套不同的中文版系統,各具獨特發展和特色。從作品中的專有名詞翻譯亦能見其差異,例如「ひみつ道具」香港翻譯為「法寶」、台灣翻譯為「道具」,「どら焼き」香港翻譯為「豆沙餅/豆沙包」、台灣翻譯為「銅鑼燒」。

香港和台灣雖然都書寫繁體中文(正體中文),但本身存在不同的語言習慣和用語。近年有不少商業操作直接將兩版歸拼為單一繁體中文版本(例如任天堂近年推出的中文版遊戲)或以台灣版翻譯取締香港譯本(例如東立出版的部份《蠟筆小新》叢書,如愛藏版和精華版,已取消了香港中文版),亦有不少內容單純以台灣讀者為主而編譯的繁體中文商品或品牌網站,構成不少資訊和譯名混淆等情況。而《多啦A夢》香港中文版叢書(定義上以港澳受眾為主)自七十年代至今仍有出版,包括再版和新譯書籍。

※鳴謝資深叮噹迷協力及監修有關第 45 卷的港、日出版等歷史資料

販售通路

.各大書報攤、漫畫店,以及附設漫畫專櫃的書局均有代售,各書局於一週內陸續上架
.另可前往「文化傳信集團有限公司」的線上購買平台「Citicomics Shop」選購
.有關文化傳信出版書籍的分銷商可參考「文化傳信日本漫畫銷售點
.於觀塘及葵芳專賣多啦A夢產品、另設有線上商店的「多迷館」亦有出售相關書目

延伸閱讀

漫畫資料漫畫 – 哆啦A夢短篇集/多啦A夢單行本(哆啦A夢中文網資料庫)
再版疑雲[香港] 獨/《多啦A夢》45卷將以50周年紀念版形式重版!? 文化傳信:第3卷即將推出(本站新聞,2020-12-04)
歷史補遺[香港] 真相大白!港版《多啦A夢》大部份單行本早於2008年改封面!(本站研究,2021-07-23)

🚩我們的譯名以台灣哆啦A夢道具為主,香港多啦A夢法寶為副。[詳情]
🔔在Google News上追蹤我們或追蹤我們的社群,讓你哆啦A夢新聞不漏接。
作者:香港記者 梁粉噹

我叫Oscar(朗仔)。作為第四世代嘅香港多啦A夢Fans,由最初單單拍攝幾張商店、戲院圖片,到今日不斷研究《叮噹》歷史、整理「神奇法寶」翻譯等香港資料。希望盡自己所能,喺網上將呢啲資訊同研究分享畀大家!

FacebookE-mail更多文章»

道具.法寶百科 (more)

哆啦A夢新聞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