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欄 香港澳門 道具法寶 新知新奇

【專題報道】哆?多!香港媒體寫「多啦A夢」時的種種奇怪現象:各地譯名大兜亂

2022-08-27香港記者 梁粉噹

  「叮噹」自 1973 年走入香港近半世紀,悠久發展史僅次於日本,今天仍廣受不同年齡層歡迎,而不少媒體或社交專頁亦會報導「多啦A夢」的最新動向。不過近年,即使是一些以往表現較專業的媒體,都出現了不少翻譯用語混淆的情況,本站按時間推移檢示了一些個案,看看箇中的變化,調查結果甚為驚人。


「叮噹」、「多啦A夢」、「法寶」為香港版的基本

  「ドラえもん」的香港正式譯名為「多啦A夢」,自 1996 年 12 月前後逐漸從舊譯「叮噹」更名以後並無改變。香港推出的漫畫版稱為「香港中文版」,而動畫版一般稱為「粵語版本」或「廣東話配音」。商品方面,更名初期一度使用日文和英文標記,中文標記則從 2003 年起使用,直至 2010 年代初仍常使用,但近年似乎因為跨市場營銷的關係又變成以英文「Doraemon」為主。(更多資料:《多啦A夢》在香港

  以下有來自不同時期的「叮噹/多啦A夢」香港版宣傳物和商品,以及電視版的節目標題畫面:

香港於 1982 年起以《叮噹》名義播出動畫版,為日本以外及使用中文地區中最早,以粵語(廣東話)製作及播出。節目於 1999 年 6 月 30 日易名《多啦A夢》,一直播映至今,歷經四十年。上圖第一行和左下角的圖片是大山版動畫 1990 年代至 2000 年代的節目標題畫面,而右下角現時最新一輯水田版動畫在點播平台的封面。(資料圖片,節目截圖、myTV SUPER)

1997 年「叮噹遊香港」電話卡系列,廣告文案將電話卡形容為「拉近距離新法寶」,當時香港電訊的企劃宣傳口號為「只要有夢想,凡事可成真」。當時叮噹商品及廣告會附以日文標記,而在此廣告的右下角可見到該日文標記。(資料圖片,Carousel)

2015 年推出 的「多啦A夢 3D 八達通」,當時產品包裝上仍使用香港版中文標記,今天較為少見。(資料圖片,香港八達通)

2015 年的「多啦A夢 3D 八達通」,當時的宣傳圖片仍使用香港版中文標記,並採用了「神奇法寶」的稱呼。(資料圖片,香港八達通)

2022 年最新的多啦A夢月餅禮盒,盒上使用英文標記「Doraemon」,但餅卡和宣傳品都有使用「多啦A夢」。(資料圖片,東海堂)

  另一源於香港版的多啦A夢用語就是「法寶」。「法寶」一詞為香港「ひみつ道具(どうぐ)」的傳統及正式譯法,自 1973 年《兒童樂園》版本使用(相關文章)。雖然有些版本會取其意稱為「工具」*,甚至稱之為「發明」,「法寶」一詞除了在叮噹書籍和動畫版一直使用,現時上映中的《大雄之宇宙小戰爭2021》一樣沿用(相關文章)。長寫為「神奇法寶」、「秘密法寶」或「未來法寶」。

*按:在中文裡,「工具」或「用具」其實比起「道具」一詞更接近「どうぐ」在日文的意思。而「どうぐ」在英文的相對語為「tool」或者「gadget」,後者更有「小玩意」的意思;若單純看字面的意思,中文裡「道具」一詞泛指「舞台用具」;而「法寶」則可解作「有神奇功效的寶物」,「神奇法寶」亦即是此意,而「秘密法寶」更接近「ひみつどうぐ」在日文的原意。這只是從字面去檢視各詞涵義,台港等地各版本有其各自的發展情況。而在香港,西片《迷你兵團2》(Minions: The Rise of Gru)的對白提到的「gadget」,亦意譯作「法寶」。

2021 年「多啦A夢 | 神奇法寶」系列蛋糕,商品廣告用英文標記「Doraemon」。(資料圖片,東海堂)

  以下片段就來自 2022 年 8 月 15 日在香港播出的水田版第 788 話中〈瞌睡貼紙〉中大雄向多啦A夢討「法寶」的經典劇情。

2022 年 8 月 15 日在香港播出的水田版第 788 話中〈瞌睡貼紙〉,同時收錄了《宇宙小戰爭2021》預告片中杜拉格魯講到「法寶縮小電筒」的對白,17 年前同一日(2005 年 8 月 15 日播出)的大山版第 1722 話《轟雷棒》的同類劇情中亦使用「法寶」。

個案研究:日本麥當勞2022年8月最新企劃 VS 香港麥當勞2020年企劃

  日本麥當勞「開心樂園餐」於今月推出「多啦A夢趣緻自由研究」(ドラえもん わくわくじゆうけんきゅう)系列(或譯「心動研究」),包含不少取材自法寶意念的玩具,香港《Milk》雜誌的介紹就採用了「法寶系列」的準確翻譯。

《MILK》雜誌關於日本麥當勞 2022 年夏天「開心樂園餐」的多啦A夢企劃報導,準確地使用了「多啦A夢」和「法寶」的港版譯法。(資料圖片,《MILK》)

  事實上,香港麥當勞 2020 年推出類似系列時,其社交專頁文案甚至電視廣告都準確地使用了「神奇法寶」的香港稱呼,可見一脈相承。

香港麥當勞 2020 年的開心樂園餐送出的「多啦A夢」玩具系列更是慶祝多啦A夢 50 週年的一環,文案和電視宣傳片的旁白都沿用「多啦A夢」和「神奇法寶」的用語。(資料圖片,香港麥當勞 Facebook)

  不過,香港頗為暢銷的《U Magazine》消閒及文化雜誌在一篇關於日本麥當勞 2022 年 8 月同一企劃的帖文,雖然整篇都用港式粵語寫成(例如使用了「M記」,港人對麥當勞的暱稱之一),文字上就使用了台譯「哆啦A夢」而不是「多啦A夢」。該帖文案亦使用了台譯「哆啦美」,不過圖片上的文字卻使用了港譯「多啦美」。

  而翻查該雜誌昔日的文章,混淆「哆」「多」的情況似乎是近一兩年才特別頻密。

《U Magazine》 關於日本麥當勞多啦A夢企劃的內容,雖然貼文用港式粵語寫成,包括使用了港人對麥當勞的暱稱「M記」,但就使用了「哆啦A夢」而非「多啦A夢」。(資料圖片,U Magazine)

個案研究:《U Magazine》近十年的報導

  《U Magazine》為 2005 年創刊的香港消閒及文化雜誌,以香港讀者為主。

  而《U Magazine》與香港「多啦A夢」的關係其實非淺。該雜誌創刊以來不時以「多啦A夢」作招徠,隨書附送「別注版」精品,圖為 2018 年 12 月該雜誌所送的「多啦A夢 折疊環保袋」,以及 2020 年 10 月送出的「多啦A夢周年限定收納洗衣籃」,這些情況下的帖文都使用了港譯「多啦A夢」無誤。

《U Magazine》多年來都會不時推出一些代理授權的別注版「多啦A夢精品」。(資料圖片,U Magazine)

《U Magazine》多年來都會不時推出一些代理授權的別注版「多啦A夢精品」。(資料圖片,U Magazine)

  事實上,《U Magazine》舊日的報導大都準確採用「多啦A夢」的香港譯法,甚至連「法寶」名稱都甚為準確,不過用語混淆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狀況是近一兩年特別嚴重,例如:

  2020 年 3 月 12 日《U Magazine》一篇介紹日本多啦A夢與 Felissimo 的聯乘企劃的帖文就使用了「哆啦A夢」而非「多啦A夢」,但帖文都是以港式粵語書寫。

2020 年 3 月 12 日《U Magazine》一篇介紹日本多啦A夢與 Felissimo 的聯乘企劃的帖文使用了「哆啦A夢」而非「多啦A夢」,但帖文都是以港式粵語書寫。(資料圖片,U Magazine)

  而該誌於 2022 年 8 月另一篇關於馬來西亞 Family Mart 聯乘企劃的報道亦使用了「哆啦A夢」。

《U Magazine》今年 8 月一篇介紹馬來西亞Family Mart 多啦A夢企劃用了「哆啦A夢」而非「多啦A夢」。(資料圖片,U Magazine)

  而有同月這篇「翻炒」的報道(2019 年的舊聞),標題雖然使用了「多啦A夢」,但就使用了「道具」而非「法寶」。

《U Magazine》今年 8 月一篇介紹多啦A夢收藏家的報道中,雖然使用了香港正式譯名「多啦A夢」,卻使用了「道具」而非「法寶」,與該雜誌以往的報道不同。(資料圖片,U Magazine)

昨是而今非?昔日報道較嚴謹、地道譯名準確率較高

  究竟成因如何,有待深入稽考,但若然回溯《U Magazine》過往 10 年更多關於「多啦A夢」動態的報導之時,不論該報導內容是關於香港、日本還是其他地區,都會發現其實準確地使用「多啦A夢」和「法寶」此香港譯法的例子反而居多。

  例如,回溯至 2020 年 6 月,該誌關於 UNIQLO 聯乘T恤企劃報道,都在帖文裡準確使用了「多啦A夢」和「法寶」二詞。

《U Magazine》於 2020 年 6 月刊出的 UNIQLO 企劃介紹文清楚地形容「多啦A夢」主題的 UT 上印有的是「經典法寶圖案」。(資料圖片,U Magazine)

  不單如此,《U Magazine》2017 年 2 月一篇取材自日本 Twitter 的帖文,儘管是自行翻譯的內容,文中除了準確使地用了「多啦A夢法寶」之外,榜上每一件「法寶」名稱更採用了香港動畫或漫畫版的譯名,沒有照抄日文漢字或隨意在網絡上搜到的內容。當中「人生從頭開始機」(圖片中作「重」)更是香港大山版動畫時期的譯名(2007 年 8 月 27 日播出之 SP 集數)。

《U Magazine》於 2017 年 2 月 21 日刊登了一篇單純關於「多啦A夢」作品內容的帖文,內容為比較兒童和大人希望擁有的「多啦A夢法寶」排名,圖中亦保留了日文「ひみつ道具」原字,而表中的譯名都是香港動畫版和漫畫版使用的譯名。(資料圖片,U Magazine)

  關於「法寶」的帖文還有其他例子:2018 年 8 月一篇講述香港 A1 Bakery「記憶麵包」產品的帖文,當中亦準確使用了「法寶」一詞。

2018 年 8 月《U Magazine》一篇關於 A1 Bakery 推出的「記憶麵包」產品的帖文,亦是使用香港用語「法寶」。(資料圖片,U Magazine)

  香港以外的企劃同樣:2019 年 3 月該誌關於「泰國 7 仔」(港人對 7-ELEVEN 的另一暱稱)的企劃報導中,片段的字幕亦準確地使用了「多啦A夢」。

2019 年 3 月《U Magazine》一篇關於泰國 7-ELEVEN 的聯乘企劃亦準確地使用港譯「多啦A夢」。(資料圖片,U Magazine)

  遠至 2014 年 9 月一篇關於香港海洋公園「哈囉喂」(萬聖節)聯乘企劃的報道,該活動本來就包含了「多啦A夢法寶屋」這個項目,而這企劃亦是一項正式官方授權的活動。

香港海洋公園 2014 年萬聖節贈設了多啦A夢主題的展區,當中包括「多啦A夢法寶屋」,這亦有在以上《U Magazine》的報導提及。(資料圖片,U Magazine)

  當然,翻譯混用的情況未必只是近年的事,下圖出現於 2016 年(「多啦A夢專機」記者會的報道)。

《U Magazine》2016 年 9 月一篇關於日本航空公司「多啦A夢」客機的報導使用了「哆啦A夢」,但帖文以港式粵語寫成。(資料圖片,U Magazine)

混淆「哆」「多」的成因為何? 編輯疏忽還是資源問題?

  這些混淆「哆」「多」的例子可能各有成因,但即使網上搜尋出來的資料多如繁星,專門雜誌本身不可能沒有基本的編輯方針去辨別真偽,但亦有可能撰稿人所參考的網頁資料本身亦未必準確,又或坊間香港版的參考資料並不充足。

  但當再版中的香港版《多啦A夢》漫畫版、播映中的電視動畫甚至電影版光碟根本都一直使用「多啦A夢」的時候,可推測這些文章的作者可能連這些明顯的材料都沒有參考。另一個原因可能是編輯為了追逐大數據而選擇較高觸及率的詞語多於準確性。

  此外,不少日本網站若然要製作一個繁體中文版的網站之時,很多時都會以台灣讀者為受眾;資源較充足和有地域認知的品牌和網站則會按香港和台灣兩個不同市場和受眾作出調整,最近 UNIQLO 的「多啦A夢 可持續發展/哆啦A夢 永續發展」企劃就是一個好例子。如單純以前者的內容作參考去撰寫文章,若是受眾有別,反而會水肚不服。

日本北海道新千歲機場的 Doraemon Waku Waku Sky Park 設立了簡單的繁體中文網頁,網址URL寫著「TW」,內文以台譯「哆啦A夢」為主,不過亦使用了「法寶」這用語。事實上「法寶」這用語在台灣播映大山版動畫時期亦有使用。(資料圖片)

台灣 2006 年 7-11 的大山版時期企劃,內文用上「法寶」和「神奇法寶」。(資料圖片,osakaleo @痞客邦PIXNET)

  混淆「哆」「多」、「法寶」寫成「道具」的情況其實不止出現於香港雜誌和網站,亦出現於香港店舖,可以留意跟進報道。

特別介紹:「神奇小子」變「新奇小子」

  《U Magazine》於 2021 年 12 月 6 日一篇關於日本東京澀谷多啦A夢銅像的帖文,雖然準確地使用了「多啦A夢」這香港譯名,但帖文裡藤子・F・不二雄另一筆下人物パーマン,則使用了台譯「小超人帕門」,而圖片註解卻標示為「新奇小子」,但該漫畫和角色的香港譯名其實應該是「神奇小子」。

《U Magazine》關於東京多啦A夢銅像的帖文,當中藤子‧F‧不二雄筆下另一著名角色パーマン,文字內容使用了台譯「小超人帕門」,但圖片註解更誤植為「新奇小子」,而香港的正式譯名為「神奇小子」。(資料圖片,《U Magazine》)

  《神奇小子》曾在 1984 年於香港的亞視本港台播出,亦有推出廣東話主題曲,而文化傳信亦在 90 年代推出過香港中文版單行本。

↓《神奇小子》1984年香港版動畫主題曲

《神奇小子》香港中文版單行本,以上是90年代由文化傳信推出的版本。(資料圖片,Carousel)

後記

  距離上篇相關帖文約一個月,U Magazine 9 月 22 日傍晚發文介紹泰國限定版的《宇宙小戰爭2021》爆谷筒,是次準確採用香港譯名「多啦A夢」。

※鳴謝各路資深叮噹迷協力及監修資料

延伸閱讀【深入調查】神奇法寶還是秘密道具?港版譯名由來弄清楚(前篇:1973-2001)
延伸閱讀【深入調查】神奇法寶還是秘密道具?港版譯名由來弄清楚(後篇:2001-2022)
延伸閱讀[遊戲] 任天堂香港官網用「多啦A夢」搜尋零結果 遊戲稱支援港版唯實體包裝僅有台譯
延伸閱讀[香港] 經典神奇法寶公仔系列!香港7-11「Doraemon & Friends」多啦A夢聯乘企劃回顧
延伸閱讀 [香港] UNIQLO多啦A夢聯乘系列上架!舖內網站文案採港譯「法寶」無誤、惟社交專頁現錯亂
  

🚩我們的譯名以台灣哆啦A夢道具為主,香港多啦A夢法寶為副。[詳情]
🔔追蹤我們的社群,讓你哆啦A夢新聞不漏接。
作者:香港記者 梁粉噹

我叫粉噹,多啦A夢對我來說是個不可思議的存在。當我曾經還是哆啦A夢中文網的讀者,發夢也想不到居然有成為網站記者的一天。從我愛上多啦A夢開始,他的存在一直為我帶來不一樣的挑戰與改變。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圈中分享消息的交流夥伴喔!

Facebook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