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欄 香港澳門 活動 商品 新知新奇

[香港] 深入「多啦A夢未來百貨公司 in Hong Kong」內裡乾坤大揭秘

2022-09-30香港記者 梁粉噹

  「多啦A夢未來百貨公司 in Hong Kong」期間限定店登陸九龍塘又一城,本站記者現場採訪。POP-UP STORE 的設計跟台場本店的設計有何連繫、商品有何特別、是否照顧香港粉絲,就來一起探究吧!

「多啦A夢未來百貨公司 in Hong Kong」。(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還原日本台場店裝潢

  「多啦A夢未來百貨公司 in Hong Kong」期間限定店坐落於商場的中庭(即每年巨型聖誕樹和擺設的位置),外圍鋪著紅色磚頭的牆紙相信是仿照日本「多啦A夢未來百貨公司」(ドラえもん未来デパート)的設計。

紅磚佈景參考台場本店仿歐洲高級百貨公司的外牆設計。(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在門口恭迎顧客的是穿著禮服的多啦A夢,這身打扮亦是百貨店的限定造型;而大雄、靜香、胖虎、小夫、多啦美和迷你多啦亦同樣以禮服示人,漫畫造型出自藤子・F・不二雄最後弟子麥原伸太郎的手筆。

禮服多啦A夢和眾主角紙板。(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雖然是 POP-UP STORE,又一城中庭位置算是整個商場最當眼的地方,亦能從較高樓層看到商店。內裡號稱有 300 種商品,有限定商品、擺設、亦有以「神奇法寶」為設計的用品,對於喜愛儲日本版商品的粉絲相信有一定吸引力。

從商場較高樓層亦能看到商店。(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多啦A夢未來百貨公司」本店 2019 年於日本東京台場開幕,這次突然在香港開設期間限定店令不少人感到意外。據負責人透露,計劃一直受到疫情和物流問題影響而延期,而雖然營運商是 Benelic(在香港和台灣都有分公司,亦是吉卜力專門店的營運商),因為不諳外地環境,今次仍有本地公司協辦。

現場展銷之限定商品,包括禮服多啦A夢及神奇法寶公仔。(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現場展銷之限定商品,包括配飾、實物化的「從心所欲手袋」及「外星人哈魯巴魯」。(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現場展銷之限定商品,包括T恤、布袋、毛巾等。(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多啦A夢未來百貨公司 in Hong Kong」限定紀念襟章(非賣品),於店內購買任何產品方可獲贈。(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而商店內的價錢牌大多都用英文標注,另外再有資訊小卡介紹法寶和角色名稱。

「法寶」港、台譯混用 單張使用「秘密道具」 譯名處理不及2012年《誕生前100年祭》認真

  每一件「神奇法寶」在不同年代人的記憶中或者會有不同的名字,但隨著演變每件法寶至今都發展出一個系統和統稱,例如在香港眾人皆知的「隨意門」與「竹蜻蜓」。

  而在作品及活動層面,處理法寶翻譯的系統一直存有異同,例如《你睇!多啦A夢嚟喇!誕生前 100 年祭》的塑像資料牌及「神奇法寶卡」就標榜參考了由「香港青文」出版的《多啦A夢 神奇百寶解說大全書》的譯法,而 2009 年 至 2019 年間的電視動畫及近十年多部電影(包括《大雄之宇宙小戰爭2021》)均以「文化傳信」的譯名為主,各有一脈相承的處理手法,而兩套香港譯法亦有共通、趨同之處。

快閃店宣傳單張。(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至於今次的快閃店活動搞手為多啦A夢香港市場的新玩家,宣傳單張把「法寶」稱為「秘密道具」、產品名稱中的「豆沙包」稱為「銅鑼燒」,有違香港《叮噹/多啦A夢》多年來的統稱。不過,其實現場職員都有以「法寶」、「豆沙包」等詞溝通,有香港媒體刊出報導時原文直錄,亦有些採取傳統的香港譯法相關報導1相關報導2,站外連結)。

多啦文字。(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至於個別法寶的名稱,在「多啦文字」角色的五十音海報上就有列出,大都與現時香港譯法一致,例如,使用了港譯「增加氣氛樂團」(ムードもりあげ楽団)而非台譯的「助興樂團」,但是著名的法寶「朋友圈」(友だちの輪)卻寫成了「朋友之環」,這是台灣華視水田版電視片集採用過的譯法,亦可能是單純的直譯。

  而「隨心所欲手袋」為營運商的原創譯法,香港譯法為「從心所欲手袋」(2014 年香港 7-11 企劃等亦採正譯)。「偽裝受歡迎襟章」亦為原創譯法,香港青文採用「徽章」,文化傳信單行本則為「表面受歡迎襟章」。

「靠墊蝸牛屋」中的「靠墊」一詞是台灣用詞,而非香港常用的「咕𠱸」(Cushion) ,單張下更使用了台譯「哆啦A夢」而非香港「多啦A夢」。(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而另一推薦商品「靠墊蝸牛屋」,「靠墊」一詞更是台灣用詞,而非香港常用的「咕𠱸」(Cushion),單張下更使用了台譯「哆啦A夢」而非「多啦A夢」,予人猜想翻譯的首稿從何而來。

客串角色罕有登場 名字是港譯、台譯還是新譯?

外星人「哈魯巴魯」是香港譯法,台灣譯「風塵樸樸」等。(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而一些較著名的客串角色亦有登場,包括在第 17 卷登場的外星人「哈魯巴魯」(ハルバル),「哈魯巴魯」是香港譯法,台灣青文譯「風塵樸樸」。不過法寶「未知とのそうぐう機」則新譯為「未知世界召喚機」,這和港譯「第三類接觸機」和台譯「呼喚幽浮機」不同。而香港之所以譯為「第三類接觸機」,是源自史蒂芬 ‧ 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台譯「史蒂芬·史匹柏」) 的名作電影「Close Encounter of the Third Kind」,港、台片名都是「第三類接觸」。

「食了來來貓食品的貓」,出自第 37 卷〈招財貓食品〉,而「多啦次郎」為最新水田電視版中新加的名字,但紙牌上誤植為「多啦次朗」。(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這隻「多啦次郎」其實亦曾在 2019 年香港《多啦A夢郵局》企劃登場,從名牌可見當時採用了港版法寶譯名「招財貓食品」。當中亦可見英文譯名使用了「Come Here Chow」(Chow解作食品), 而非和製英語「Come Come Cat Food」,後者在英語語境或會有不文意味。(資料圖片,eZone)

  另一著名客串角色,就是這隻「食了來來貓食品的貓」,出自第 37 卷,該故事文化傳信和 TVB 水田版同譯〈招財貓食品〉(香港大山版初代配音年代用「招財貓食物」),「來來貓」或許是台譯,亦可能是漢字直譯。而這隻貓在原著中並沒有名字,但在日本 2022 年 9 月 10 日播出的水田版動畫裡則給大雄起名叫「多啦次郎」(ドラ次郎)的名字,但香港未來百貨的紙牌則誤植為「多啦次朗」。

縮形隧道書座中夾了日文版多啦A夢短篇單行本、文化傳信香港中文版、以及由香港青文出版的《多啦A夢 經典角色解說大全書》。(現場譯「格列佛隧道」,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Benelic 公司的新聞稿中將收錄於第 25 卷的經典作品〈大雄的結婚前夕〉改為〈大雄的婚禮前夕〉,是從未出現過的名稱,亦與 2015 年上映的《STAND BY ME 多啦A夢》(洲立影片發行,林保全遺作)依從港版原著的宣傳資料不同。(資料圖片,本站攝影)

  由以上各種觀察可見,「多啦A夢未來百貨公司」香港期間限定店營運商的翻譯混進了港譯、台譯和新譯,那麼為何最終採用了台譯或日語漢字直寫的「秘密道具」稱呼呢?而在「未來百貨公司」的一角,就放上了推薦產品之一的「格列佛隧道書座」(此為台灣譯法,香港以「縮形隧道」為主),而書座之間夾住了日文版多啦A夢短篇單行本、文化傳信香港中文版、以及由香港青文出版的《多啦A夢 經典角色解說大全書》,令人思疑的是為何另一經典書目、也是由香港青文出版的《多啦A夢 神奇百寶解說大全書》則缺席呢?而最有趣的是,展示品中、為紀念 50 週年而出版的《多啦A夢第0卷》,書中採用的翻譯正是「法寶」。

香港青文亦出版過《多啦A夢完全大百科》(ドラえもん完全大百科),而裡面就包含了「神奇百寶解說大全」。(資料圖片,Carousell)

週年誌慶的遺憾

  1982 年《叮噹》動畫在香港首播(《多啦A夢》在香港),是首次在日本以外地區播出,同年暑假亦上映了《八寶叮噹》(即:大雄的恐龍),換言之 2022 年正是《叮噹/多啦A夢》動畫版登陸香港 40 週年;而漫畫版更率先於 1973 年在香港《兒童樂園》刊載,換言之 2023 年更是《叮噹/多啦A夢》登陸香港 50 年。在此時之際,「多啦A夢未來百貨公司」首間海外限定店揀選了香港可謂甚有意思,雖然今次是來自日本的營運商,但翻譯上的粗疏和忽略香港版基本定譯規則,表現不如 2012 年《你睇!多啦A夢嚟喇!誕生前 100 年祭》般專業,頗為可惜。

※鳴謝各路資深叮噹迷協力及監修

延伸閱讀【深入調查】神奇法寶還是秘密道具?港版譯名由來弄清楚(前篇:1973-2001)
延伸閱讀【深入調查】神奇法寶還是秘密道具?港版譯名由來弄清楚(後篇:2001-2022)

多啦 A 夢未來百貨公司 in Hong Kong
.地址:九龍塘達之路 80 號又一城 LG2 層中庭
.日期:2022 年 9 月 30 日至 2022 年 10 月 19 日
.營業時間:11:00 -21:00
.有關於日本的多啦A夢未來百貨公司,請參見本站介紹

「多啦A夢未來百貨公司 in Hong Kong」期間限定店
【活動評價】
資深叮噹迷特稿 – 誠意與傲慢的交織(前篇)
資深叮噹迷特稿 – 誠意與傲慢的交織(後篇)
精品迷「劣評」:剩貨海外散貨場 態度居高臨下
【現場直擊】
快閃店開幕前直擊
深入內裡乾坤大揭秘
【商品資訊】
確定登陸香港
發售 300 款日本國外首賣限定商品
32 件快閃店推薦商品一覽
10/11起 追加全新商品
【番外】
《多啦A夢》漫畫中關於「未來百貨公司」的設定
NHK 新聞特別報導

哆啦A夢」各地譯名未盡相同,如台灣用「哆啦A夢」與「道具」、香港則為「多啦A夢」與「法寶」等。哆啦A夢中文網團隊來自各地,譯名使用未必周全。您可點擊文中連結查閱詳情,或者參考「本站中譯原則與哆啦A夢譯名介紹」。
作者:香港記者 梁粉噹

我叫粉噹,多啦A夢對我來說是個不可思議的存在。當我曾經還是哆啦A夢中文網的讀者,發夢也想不到居然有成為網站記者的一天。從我愛上多啦A夢開始,他的存在一直為我帶來不一樣的挑戰與改變。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圈中分享消息的交流夥伴喔!

Facebook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