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專欄 香港澳門 動畫 角色

[香港] 《多啦A夢》電視新一輯首播:黃鳳英事隔9年再演小夫!新畫風集數搶閘首播!

2022-06-07香港記者 梁粉噹

  新一輯《多啦A夢》已於 6 月 6 日正式首播!當中主角配音員更替以及新畫風故事於香港首登場成兩大亮點!《多啦A夢》第8輯第2集:林丹鳳配演小夫!黃鳳英版小夫怎麼了?

《多啦A夢 (VIII))》(資料圖片,myTV SUPER)

黃鳳英事隔9年再度配演電視版「小夫」

  黃鳳英是香港《多啦A夢》電視版「小夫」的第二代配音員。她在《叮噹》年代、即角色仍稱「阿福」的時候接替初代配音員方煥蘭聲演該角,由電視版 1996 年播映的輯數聲演至 2012 年(於公映版電影則持續聲演)。2013 年才由本來任電視版代配的林丹鳳接替。

  據了解,黃鳳英於 2022 年 3 月重返電視台配音組,而「骨川小夫」目前是唯一一個重新由她擔演的角色,也是她事隔 9 年再度為電視版「小夫」配音*。(6 月 13 日播映的一集小夫由林丹鳳聲演,詳情請參見本站的後續報道。)

*以集數播出日期計算

「骨川小夫」一角的電視版配音員於最新一輯首集由「黃鳳英」聲演。(資料圖片,節目截圖)

  另一邊廂,大雄爸爸及媽媽的配音員則維持原案,繼續由第 7 輯起上任的葉振聲袁淑珍聲演。

  據昔日訪問,「初代大雄」曾慶珏是黃鳳英當年入行的伯樂、師傅。而黃鳳英版本的小夫為數代香港觀眾所熟悉(包括《叮噹大富翁》),演繹中往往加入了富家少爺的獨特口吻(與《櫻桃小丸子》的花輪同學類同)。

  林丹鳳雖然是 2000 年代「小夫」一角的代配,然而其實她早於 1992 年發行的《叮噹西遊記》錄影帶和影碟聲演過阿福一角,可謂亦與該角色有種不解緣。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早在配音相關的綜藝節目合作,不過今次才是「第五代技安/胖虎」黃啟昌和「第二代阿福/小夫」黃鳳英首次共演的《多啦A夢》集數。

  更多香港《多啦A夢》配音資料,請參考本站《多啦A夢在香港》專頁。

插播日本2020年新畫風故事!成香港水田版插播跨年集數首例

  首播日(6 月 6 日)播映的《多啦A夢》有 2 個單元故事,其中〈停不下來的開心扭蛋機〉是日本於 2020 年 9 月首播的集數(水田版第 1085 話),成為首次於香港播出「新畫風」故事的安排,同時也是香港開播水田版以來首次於同日播映橫跨數年的集數。

香港播出的「新畫風」故事〈停不下來的開心扭蛋機〉(資料圖片,節目截圖)

  所謂「新畫風」是指日本水田版於 2017 年進行的畫風改革(相關文章),除了人物造型有少許變化以外(例如胖虎的眼晴變回有眼白),背景亦由水彩風格改用廣告彩,故此色彩較鮮明和有光澤。

舊畫風(資料圖片,節目截圖)

新畫風(資料圖片,節目截圖)

  不過,根據下星期(6 月 13 日)的節目表顯示,即將播出的集數接續於〈假象有異性緣襟章〉(水田版第 768 話),播回日本 2016 年的故事,故相信是次插播有可能是只一次性安排。故一時間又出現回到舊畫風的狀態(日本有時亦會重播舊話數)。

2022 年 6 月 13 日翡翠台節目表節錄(資料圖片,官網節目表截圖)

  其中一個推測原因是,原本與〈假象有異性緣襟章〉拼播的第 767 話〈大雄的傑克與魔豆〉已提前於 2021 年 10 月 11 日播出,故此需要以另一故事來填補。

  然而,〈停不下來的開心扭蛋機〉屬於 2020 年的集數,目前即使在台灣或韓國仍未播出。但正如前一篇報導所提及,跨年跳播並非無先例,2001 年大山版《多啦A夢》的集數包含了 1990 年、1995 年若干年份的集數。80、90 年代《叮噹/多啦A夢》並非全年播映,故此會有「補播」情況。

字幕輸入錯誤 胖虎本名被誤寫為「岡田武」

  於首播日播映的〈停不下來的開心扭蛋機〉當中,劇情講述胖虎從「開心扭蛋機」扭出大獎,得到在職業棒球賽大顯身手的機會。而球賽主持叫喊胖虎的本名時,字幕顯示了錯字「岡田武」而非正譯「剛田武」。「岡田」在日語讀 OKADA,而「剛田」才是畫面所示的 GODA,相信是字幕製作過程中的手誤。此問題後來在 myTV SUPER 上架後不久已被修正。

字幕顯示了錯字「岡田武」而非正譯「剛田武」。(資料圖片,節目截圖)

  事實上,《多啦A夢》電視播映的字幕錯誤輸入角色名稱並非只此一次,過往也曾有「大啦A夢」、「多拉A夢」、「太雄」等錯字的情況出現。

〈停不下來的開心扭蛋機〉中法寶「開心扭蛋機」由前任胖虎陳卓智客串聲演。(資料圖片,節目截圖)

哆啦A夢」各地譯名未盡相同,如台灣用「哆啦A夢」與「道具」、香港則為「多啦A夢」與「法寶」等。哆啦A夢中文網團隊來自各地,譯名使用未必周全。您可點擊文中連結查閱詳情,或者參考「本站中譯原則與哆啦A夢譯名介紹」。
作者:香港記者 梁粉噹

我叫粉噹,多啦A夢對我來說是個不可思議的存在。當我曾經還是哆啦A夢中文網的讀者,發夢也想不到居然有成為網站記者的一天。從我愛上多啦A夢開始,他的存在一直為我帶來不一樣的挑戰與改變。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圈中分享消息的交流夥伴喔!

Facebook 聯絡信箱 更多文章»